fbpx
Home 藝文行事 「五絕」的職場生存戰|金庸武俠-華山論劍特展

「五絕」的職場生存戰|金庸武俠-華山論劍特展

written by 鄭 丰 2019-07-09
「五絕」的職場生存戰|金庸武俠-華山論劍特展

少年時閱讀射鵰三部曲,不免深深為金庸筆下的「五絕」──東邪、西毒、南帝、北丐、中神通──所著迷,武林中有這麼五位絕頂高手,各懷絕技,互爭雄長,實在是再精采不過了!

然而成年之後,踏進職場、步入社會,回頭再讀射鵰,不禁會想:「五絕」對我們這些上班族又有什麼樣的啟示呢?或許我們能憑藉「五絕」的特立獨行和高超本領,讓我們在職場上左右逢源,步步高昇?

其實仔細想想還滿令人抑鬱的,因為「五絕」都不屬於打工階級:他們若非富二代(黃藥師、歐陽鋒、王重陽),便是官二代(段智興),再不就是無業(洪七公),跟我們這些整日忙著打工賺錢、養家糊口、繳稅付帳的上班族實在差了十萬八千里。我們誰生下來就是皇帝接班人呢?誰又一出生就坐擁桃花島或白駝山莊這等龐大地產?王重陽能夠自備糧草器甲,舉義師抗金,建造活死人墓,祖傳的財力想必也極為雄厚。

且讓我們將抑鬱放在一邊,假設「五絕」跟我們一樣都是打工族,甚至跟我們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即使真實的職場並不存在這等武林高人,但是或許我們曾遇見過性情近似「五絕」的人物也說不定呢?現在大家不妨天馬行空地想像一下:倘若「五絕」存在於職場,你會希望誰是你的老闆,誰是你的下屬?誰是你的同事,誰是你的客戶?誰是你的朋友,誰是你的敵人?

以下是我的答案:我希望洪七公是我的老闆。洪七公生性懶散,絕不會對業績斤斤計較;他雲遊四海,絕不會整天守在辦公室裡微觀管理;加上他豪爽仁義,對下屬必然十分體諒。更妙的是,只要暗中以美食賄賂他,討得他的歡心,搞不好他老人家還會教你幾招降龍十八掌或打狗棒法呢。在他手下做事,想必輕輕鬆鬆,快快活活。只是公司能維持多久才告倒閉,關門大吉,那可就難說得很了。

我希望王重陽是我的下屬。王重陽這人能力高強,充滿幹勁,什麼事情只要交辦下去,他絕對替你辦得妥妥貼貼。不管是籌錢集糧、舉兵抗金,還是開宗立派、營造古墓,世間好像沒有什麼他辦不到的事。而且他不愛爭功,一心出家為道,隱居古墓,一切功勞都留給上司,做他的老闆可有多愜意啊!

我希望黃藥師是我的同事。他精通天文地理、醫卜星相、奇門五行,可說是多才多藝,能力超群,一個人想必能幹十個人的活兒。若是跟他同一個部門,咱們其他的同事就都能翹起腿來,樂得清閒,讓他一個人去獨闖業績了。而他個性高傲自負,絕不屑與人爭功,就算遭人冤枉了,也要自顧身分,拒絕爭辯自清。這樣的同事不是非常好用嗎?只要對他恭順禮敬,保持距離,讓他衝出所有的業績,再把他晾在一旁孤芳自賞,整個部門就可以不勞而獲,高枕無憂了。

我希望一燈大師是我的客戶。一燈大師慈祥溫和,就算我搞砸了他的案子,只要在他面前誠心懺悔道歉,他想必會拍拍我的肩膀,柔聲安慰說:「孩子,你不用怕,放心好啦。」我若是聲淚俱下,他更會加緊力道安慰我:「乖孩子,別哭別哭!你身上的痛,伯伯一定給你治好。」如此和藹體貼、善解人意的客戶,天下哪裡找去?

老闆、下屬、同事、客戶都找齊了,如今只剩下西毒歐陽鋒了。我會希望他是我的朋友,還是敵人?

其實這兩者好像並沒什麼差別,因為就算他自稱是你的朋友,一旦有利害衝突,他定會毫無顧忌,立即在背後捅你一刀。沒見在海船將沉之際,洪七公好心救了歐陽鋒一命,歐陽鋒卻轉眼便從背後偷襲恩人麼?他若是我的敵人,那就更沒得說的了,西毒陰險狡詐,手段狠辣,不致敵死命,絕不罷休。如此說來,我倒寧願歐陽鋒是我的敵人;一來我可不想遭「朋友」背叛,二來不妨算算看,他另外還有多少敵人?「五絕」的其餘四位都是他的敵人,如果我也是他的敵人,那我不就和其他四絕做一夥了麼?有東邪、南帝、北丐、中神通站在我這邊,我還會怕西毒麼?

話說回來,如西毒這般反目不認人的假朋友、真小人,我們在職場上只怕都不免遇到過幾個。這種人只在意自己的利益,將身邊人全數視為糞土,或是能助他往上高攀的踏腳石。

其實歐陽鋒追求的也並非個人利益;他一心只想奪得「武功天下第一」的名號,可說是個只求名不顧利的人。他對名聲的盲目追求,讓他遠離豪華舒適的白駝山莊,跑來中原淌盡渾水,做盡壞事,落盡惡名,最後雖真的成了「武功天下第一」,卻已神智混亂,搞不清楚自己是誰了。

明眼人自能看出歐陽鋒的愚蠢,已經身為五絕之一了,好好的西域白駝莊主不做,卻把自己弄成個人人厭憎鄙棄的大惡人,這一切只為了得到個「武功天下第一」的虛名?這不是太蠢了麼?

在我們對西毒表達嫌惡嘆息之際,也不妨反躬自思:在職場這條道路上,我們是否也有和歐陽鋒一樣的盲點?我們曾否只著眼於獲取某個高薪職位,完成某個重大項目,贏得某種光榮名聲,而放棄了人生中已經擁有的美好事物,甚至放棄自己的道德底線?

總之,在我來看,「五絕」足以為我等職場之戒:我們不要洪七公的好吃懶散,不要黃藥師的孤傲自負,不要一燈大師的濫慈悲,也不要歐陽鋒的盲目狠毒。然而,我們要有洪七公的道德正氣,黃藥師的真才實學,一燈大師的慈悲關懷,歐陽鋒的堅持到底。另外,中神通的腳踏實地、氣度恢弘、才智兼備、不爭名利,更是值得我們打工族學習效法的。

不知天下打工族同意否?

文|鄭丰
「我知道武俠小說創作也許是個不大合潮流的夢想了,但我仍願作此一夢,為武俠創作付出時間心血,盼能為世間多寫出一部可讀性高的武俠小說。」

鄭丰,本名陳宇慧,生長於台北,大學就讀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畢業後曾在香港任職投資銀行十三年。現已離開投資銀行業,定居香港,是五個子女的母親。

自1998年開始創作武俠小說,2007年首部作品《天觀雙俠》獲全球華文新武俠大賽首獎,網路高達四百萬人次的超人氣點閱率,出版後隨即轟動港台大陸三地書市,讀者好評如潮,寫作風格被認為集金庸的大氣、古龍的佈局、梁羽生的典雅,具新世紀武俠大師接班人之姿,甚至被譽為「女版金庸」;作品以經典古武俠風格磅礡呈現,情節驚心動魄,環環相扣,令人欲罷不能,無法釋手。

武俠作品全系列累計至今突破五十萬冊銷售。著作:《天觀雙俠》(全四冊)、《靈劍》(全三冊)、《神偷天下》(全三冊)、《奇峰異石傳》(全(全三冊)、《生死谷》(全三冊)、《巫王志》(全五冊)、《杏花渡傳說》

 

聯合文學2018年12月號(410期)-金庸特輯
2019/06/26 ~ 2019/09/15「金庸武俠-華山論劍」特展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