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艺文行事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小说青年培养皿:与小说家朱国珍的文学约会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小说青年培养皿:与小说家朱国珍的文学约会

written by 杨 隶亚 2020-01-16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小说青年培养皿:与小说家朱国珍的文学约会

冬天的假日周末,大安森林公园聚集了一群高中青年,引颈期盼不知道在等待什么?阳光很大,迟迟未感寒意的冬季,穿着花洋装、白色帆布鞋的小说家朱国珍翩然现身,一场文学漫步之旅即将展开。

「我偶尔晚上会来大安森林公园散步,搭配什么?当然是电音舞曲!」她说。气氛开始变得有点轻松,本来素不相识的同学们都笑了。有几个同学迫不及待表示自己对创作有兴趣,想请教朱国珍老师小说到底该怎么写。朱国珍优雅地表示:「就从大安森林公园出发吧!带你们去一些日常生活的景点,我们边走边聊!」

早晨的公园非常热闹,运动跳舞、做体操或带着爱犬散步的各种年轻人或长辈,同学们跟随作家脚步来到大树底下的休息区,「刚刚是不是有人问我写作的灵感?其实,很多时候就是从日常生活而来。你们看这座公园这么多人过著自己的生活,可是他们彼此或许毫不认识,我曾经在傍晚的时候看到下班以后穿着制服的 OL,一个人坐在公园椅子吃晚餐,低头滑手机,待了好长的时间。我在想,她为什么不回家呢?是不是她也想要有一个安静的时间?又或者她不愿意回家面对一些事?」

来自复兴高中的邱羿涵同学回应,虽然平时也会观察他人,却没有如此细致入微,更多是匆匆一瞥,一扫而过。确实,公园里的孤独者与其他群体散发出完全不同的氛围,是以前不曾察觉的。

摄影|安比
摄影|安比
摄影|安比

有些树叶末梢被风吹动发出细微声响,但是同学们显得更专注了。

朱国珍提到爱尔兰小说家乔伊斯的短篇小说集《都柏林人》,她说那是关于一个都市人精神状态麻痺的故事,小说里许多人物的行动都是迟缓的,这种迟缓与麻木也从行动延伸到他们的精神意志,也很像我们现在所看到的人们,有时候是失去了一份自觉而活着,有些是在不愉快或不自知的状态长久生活。

她问同学们都看那些作家的作品?有同学有点害羞迟疑地表示,「就是一些 IG 上面,网路上或同学之间讨论度很高的。」朱国珍听了笑笑地说,有些年代很久远的作品也很好,不只是《都柏林人》,白先勇的《台北人》也是,阅读这些小说你会发现作家的眼睛是如何观察这个世界

摄影|安比

众人缓慢散步至圣家堂,没想到刚好正值某个团契活动聚会,朱国珍把说话声音放低,却依然不改幽默,她简略介绍教堂内部的建筑美学,随后指著角落的两间告解室说,「你们知道吗?其中有一间是不用跟神父面对面的。我以前好傻,总是选择前面那一间,每次都跟神父眼睛对眼睛四目相交,在他面前讲心事,又在他面前哭得泣不成声,很久以后才发现后面那间是有隔板的,好丢脸啊⋯⋯。」

同学们在安静的教堂内不敢笑出声音,但依然能见到众人抑制不住嘴巴上扬的表情。新竹高中的张综祐表示,能将心灵寄托于宗教信仰,一定是心里相当坚强,才能把自己托付给神吧?自己也曾尝试透过信仰得到心灵慰藉,但却从来没成功过。朱国珍却回答了一个相反的答案:「因为软弱。未必是坚强的人才会有信仰,或许因为心灵软弱,才更需要在信仰中有所寄托。」

那天,教堂没有唱圣诗,但教堂外的小广场已经布置了极高的圣诞树,酝酿年底的圣诞气氛,朱国珍与同学们一边聊着她的宗教信仰,继续往前方不远处的「学校咖啡馆」移动。

摄影|安比
摄影|安比

早起的学生们似乎饥肠辘辘,在咖啡与面包之间,彼此距离更近,学生变得积极,陆续发问好几个创作问题,例如:「老师的作品涵盖散文、小说、诗、剧本,而且是台湾极少数跨文类书写皆能获得首奖的创作者,想问老师是如何培养自己创作能力?」

朱国珍喝着咖啡,慢慢回应:「说到新诗,之前林荣三那首以原住民为主题的诗,大概是我人生里面写的第二还第三首诗吧。」此话一出,除了学生,其他随行的工作人员也瞬间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我的家族背景是原住民,也许是因为亲身经历所以书写起来并不刻意,包括后来的长篇小说《古正义的糖》也是一样。」

中和高中林奕安也回应:「创作不是掉书袋,比起使用艰涩的词语,用不同角度诠释作品(新诗),不仅能让读者拥有更多想像空间,也能让文字更加活跃。」

共聚台北城市的高中生,有人举手说自己正在尝试写诗,有人持续写小说,其他人带着《古正义的糖》来要作家亲笔签名,他们的年龄与朱国珍的儿子相仿,「你们上大学以后,还是要多交朋友,并不是一定指谈恋爱,而是要多认识人、多认识这个世界,我也是这样鼓励我儿子。」

朱国珍认为文学跟人生体悟是一起的。此语仿佛是作家对青年学子的呼唤,因为喜欢文学,渴望透过创作探索自我生命历程,更需要一个良好的文学环境与阅读气氛。国艺会「小说青年培养皿计画」让作家与学生能面对面,从文学散步一路聊到文学餐桌;透过提供小说给下一个世代的读者,让文学传播,例如:竹科实中学生把小说家童伟格的《西北雨》做成 AVG 游戏创作,万芳高中学生读完庄华堂《水乡》还产出明信片创作。

近年实体书店渐渐熄灯,但文学、阅读、小说并没有解散离去,青年依然想靠近文学。不晓得学生们读完《古正义的糖》会研发出什么有趣的文学产品?让我们拭目以待!

摄影|安比
摄影|安比
【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简介】

2018年,国艺会透过「专题资料库研究计画-长篇小说专题」,以专案作品为核心,扩及常态补助之长篇小说作品,进行资料调查征集、统计分析、研究撰文、影像观察,追踪补助作品后续发展和影响,并与国内第一线教育工作者合作,共同创造补助成果延伸运用价值。2019年完成「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建置。

👉👉👉更多资料,可点击前往点击前往:【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

文|杨隶亚
1984 年 10 月生,台北人。东海大学中文系,成功大学现代文学硕士毕,曾获林荣三文学奖散文首奖,联合报文学奖散文评审奖等若干奖项。作品散见各报副刊、《印刻文学生活志》、镜传媒等。出版散文集《女子汉》。

摄影|安比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