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日用寫作閱讀推薦 【閱讀推薦】成人或成仙的未竟之途─評東燁《東海伏妖誌》

【閱讀推薦】成人或成仙的未竟之途─評東燁《東海伏妖誌》

written by 邱常婷 2020-12-16
【閱讀推薦】成人或成仙的未竟之途─評東燁《東海伏妖誌》

讀東燁的《東海伏妖誌》,我經常會想起那些自己閒暇無事時用手機迅速讀過的超長仙俠小說,永遠未完結,永遠有新的冒險、新的角色走入劇情,更有無窮盡的奸巧小人或邪惡勢力在等待,因此我讀姬羽和徐聿的故事,初時帶著幾絲驚恐,一是害怕主角大開後宮,二是擔憂劇情超展開,幸虧已知有上下兩冊,倒不需憂心完結與否。

故而在我慢慢意識到,本作實是毅然朝傳統奇幻文學的方向前進,其整體結構嚴謹,並貼合台灣歷史與地方傳說,將眾妖收束於作者創造的仙俠世界觀,我感到驚喜且好奇。《東海伏妖誌》主角徐聿是十六歲的少年,在東瀛長大,想重回中原故土,對那樣的理想中國抱有一定的幻想與憧憬,如此展開的冒險,卻因意外停留於台灣,原先預計始於中原的追尋之旅,也只能先於台灣開始,既是隱喻也是伏筆,既是開始也是結束,年少主角在此成長,隨之與寄宿太初劍中的劍靈姬羽相遇,姬羽是周天子嫡系,棲身劍中已有兩千八百年,彷彿替代了徐聿對古老中原的想像與執念,驟然發生一連串妖異事件,更讓他們不得不攜手除妖,收集姬羽四散的元靈石。

於是故事的目的顯現,六顆元靈石所代表的六種妖怪鬼物需一一收伏,也帶出在仙俠故事與妖怪傳說之外,本書的主題是「成為真正的人」,姬羽生前捨身鑄劍,本該繼續修煉邁向登仙之途,卻因兩劍失去一劍,成為半仙劍靈,她要選擇集全元靈石後,究竟是羽化登仙,抑或還陽成人,每當二人提起此事,卻總有扞格,氣氛也趨於古怪,徐聿老是輕輕取笑姬羽無法做下廚掃地等凡人瑣事(其實也就是女人該做的事),更沒有男人願意忍受她的脾氣,娶她為妻,因此還陽為凡人,所指的更是成為女人。相較之下姬羽煩惱的卻是「成人」或「成仙」,做為劍靈的她已存在兩千八百多年,時而老氣橫秋,時而又如孩童般任性,「成人」將回到有限的生命,「成仙」則是永生,後者乍看是本書的主題,卻也是最少被提及的可能性,因「成仙」是一種美好、不可企及的想像,不可企及所以才美好,才值得夢想,或許可以說,「仙」就是一種完美的人類型態,不老不死,沒有愛恨貪嗔癡,很理想,但永無法抵達,因而回過頭來探問做為凡人的真正價值,那才是真正的人。

故事的階級於是確立,「人」是最美好的形象,厄戮修煉多年,只能修得貓妖模樣,無法修得人貌,也不能訴說人語;猶公大頭如斗,長相不似人形,便以為醜,最後還將樣貌改得如徐聿長相;其餘妖怪,法力高強的總有人形,然而究竟何謂真正的人?我想便是主角徐聿,他是凡人,卻也是故事中的人類原型,一個善良、具有無窮潛能的少年英雄,只是到了最後,「人」的定義又藉由徐聿獲得翻轉,戰勝了內裡的「妖性」方能證明其「人性」,妖確實可能成為人,雖然這樣的跨越,就像人要修仙一樣,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

妖鬼的存在,於故事中與「人」對立、互相敵視,然而眾妖怪鬼物卻又總是憧憬著人的形貌,說著人的語言。「人」真的有那麼好嗎?做為讀者看到後來,不禁為這些妖鬼們感到悲傷。

在結構上,上冊以單元劇的形式帶出問題並獲得兩主角的解決,同時發現背後可能的沉痛原因,是較為穩當的寫法。下冊則更為自由,同一角色可能在前幾章即出現,卻與主角牽連極深,直到幾章之後才揭開真面目,元靈石做為重要物件,也不再一一收伏,而隨劇情起伏取回或失去,讀來更加精采。作為讀者感到比較可惜的,大概是整體氣氛毫無懸念,大多平鋪直述降妖,即便曾有微微驚悚恐怖,也是點到即止,以及或許是由於出場角色眾多,有些神怪出場是出場了,戲份卻稍少,譬如下冊的椅子姑,僅僅是為了問話讓其出現,展示用意明顯。不過作者擅長藉由對話塑造出活潑生動的角色,使得無論人或劍靈、妖怪或鬼,都具有鮮活的生命力,姬羽和徐聿的打情罵俏,也經常令人忍俊不禁。

是的,姬羽和徐聿,他們讓我想起一些日本漫畫裡可愛傲嬌、具有一點暴力傾向的女主角(再加上千年蘿的設定),以及優柔寡斷、善良到讓人懷疑是中央空調的男主角,可到了最後,當徐聿做了那個傻呼呼的,與溫順的姬羽共赴神州的夢,你方意識到這確實只是一個夢,姬羽不可能溫順,徐聿也不可能前往想像裡的中原,夢醒之後,回首前文,原來他們早已共同譜寫了屬於此地的傳說,夢雖美好,卻非真實,而姬羽和徐聿,也在這一刻擁有屬於他們獨特的角色姿態。

《東海伏妖誌》像是一幅拼貼畫,有中國古典文學的風采,以及日本漫畫般的畫面感,兼及武俠修仙類型,結尾更頗有香港動畫片《小倩》的情調,誠實的說,我對故事的結局不太滿意,大概是因為做為一名女性,我想像著姬羽能夠更強大、更自由,更不拘於愛情,在「成人」或「成仙」的可能性裡,能與徐聿攜手走向更遠的路。但另一方面,做為國中時曾在書桌下偷翻愛情小說的不用功學生,我對於能夠再讀到穹風以東燁為名撰寫的故事,感到滿足,年輕時讀的小說,同學間彼此傳閱,漸漸就翻爛了,不知道後來去了哪裡,那時我曾想,不知道這些作者還會不會繼續寫下去,倘若會,寫出的是什麼樣的故事呢?多年之後讀《東海伏妖誌》,固然有種懷舊情感,但更重要的是無意間取得當時疑問的答案,並通過十六、七歲的徐聿,意識到我已成長,年少偶遇的作者亦然。

《東海伏妖誌》, 東燁/著, 氫酸鉀/繪,聯經出版

玄靈宗掌門方尊徐福,奉秦始皇之命,出海巡訪海外仙山,途中遭逢海妖六首鮫魚,遂以本宗法器「玄靈雙劍」將其擊殺。抵達東瀛(日本)之後,徐福落地生根,定居下來。幾個世代過去,玄靈宗掌門方尊徐佾,將宗門信物「太初劍」(玄靈雙劍之一,另一劍已毀於當年徐福殺妖時)傳予其子徐聿。徐聿有意自日本渡海,回到中原尋根,不料中途遭逢颱風海難,漂流至臺灣宜蘭(頭城)。

徐聿在頭城遇到肆虐的貓妖厄戮,並發現太初劍中,藏有玄靈宗前輩姬羽所化身的劍靈。姬羽協助徐聿,收服厄戮,取得黃色元靈石,同時發現只要蒐集六顆元靈石,就能湊齊靈魄,進而成仙或還陽。而當年徐福誅殺六首鮫魚,海妖之靈化身為六妖,厄戮正是其中之一。徐聿因此立志,要收服此六妖以絕後患。為了收妖,徐聿與姬羽走遍雞籠、玉山、澎湖、臺北……等地,經歷鬼市、冥海、地穴……等場域,面對蛇首妖、五色鳳凰、巨蟹精、魔尾蛇、人魚、海翁……等大小精怪,不但與福建巡撫丁日昌結識,也揭開雞籠船商郝家的百年恩怨。

徐聿該如何收伏六妖?姬羽能否完整蒐齊元靈石?蓬萊島嶼的妖物肆虐,會給人們帶來多大影響?東燁結合歷史地誌,為過往譜寫新面貌,掀開海島四處人妖共存的奇幻之境。

文|邱常婷
東華大學華文所創作組碩士畢業,目前為台東大學兒童文學研究所博士生。作品列表:《怪物之鄉》、《天鵝死去的日子》、《夢之國度碧西兒》、《魔神仔樂園》和《新神》。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