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艺文行事 【理想的学系】实战!走进新一代设计展!东华大学艺创系参展团队相谈

【理想的学系】实战!走进新一代设计展!东华大学艺创系参展团队相谈

written by 陈洋 2021-05-10
【理想的学系】实战!走进新一代设计展!东华大学艺创系参展团队相谈

新一代设计展自 1981 年开办,已经来到第四十届,是全球最具规模之设计科系学生主题联展。2021 新一代设计展将在五月十四日至十七日于南港展览馆举行。东华大学艺术创意产业学系将首次以毕业制作「唯为艺」参加新一代设计展,为此编辑部采访了团队里十七位同学,谈谈此次创作及准备参展的感想。

一切从「新」开始

过去,艺创系毕业专题,通常以艺文行销专案企划的形式进行,然而今年,两位指导教授余慧君、郭令权决定要做些新改变。他们希望借由此次参展,学生们可以站在艺术家或设计师的专业角度,感受可能会面临的不同问题,这样一来,毕业进入相关产业时,才能够更加理解艺术与设计专业者的处境。

面对突如其来的改变,学生们未必领情。因为没有大量实作与参与大型展会的经验,从生产作品到规划展示,他们都要从头学起,因此刚开始时难免不知所措。

短时间内面对两位教授高压的指导,许以恩觉得最困难的是理解老师的意思。没有科班经验,很多概念对她而言十分陌生,她形容自己就像初次接触到 3C 产品的乡下小孩,认为如果有更多时间,或许能够比较从容的面对此次挑战。但是,人生从来没有真正准备好的时候!

苏立诚微微地扬起了嘴角,说他自有一套应对老师的策略:「当你做到一百分时,他就会要你做到一百二十分,这样下去实在没完没了。所以他要我画三十张,我就先画十张,之后再看自己是否更想冲。」但他同时也说,其实自己从来没有被老师骂过,「他们只是希望你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当你有自己的明确想法,老师们其实不会管太多。」

只为艺术而活

为了迎接五月的新一代设计展,从去年十二月到四月,艺创系学生在东华大学理工学院进行了五场「唯为艺」系列展,预先展示作品。正如义大利文展名「Vissi d’arte!」,意思是「只为艺术而活!」,学生们在形式与内容上有许多大胆的探索,作品涵盖了装置、行为艺术、概念开发、工艺设计等面向。

 《眼睛唱的歌》是由许以恩、张雅涵、郑安庭、杨子仪四位同学共同制作的装置作品,结合了卷轴及打孔式音乐盒。她们拍摄了花莲沟仔尾四条街道的立面,再后制处理完整的街景卷轴,组装进音乐盒里。她们认为街道是一种比人更长久的存在,每一代人都会在上面留下新的痕迹,因此她们在现今街景上所见的冷气机、招牌等构件上打孔,将街景化为声景,以看似随机却有生活脉络的声音去重现当下的沟仔尾。在转动街景音乐盒时发出的无调性声音,竟能感受到一丝约翰・凯吉提倡的偶发音乐趣味。

 《色彩方格》是苏立诚从高中时期就开始酝酿的计划。他反复强调,与其说这是一件作品,倒不如说是一种概念的开发。他认为文字与符号经过长期使用,意义已经逐渐饱和,但是色彩却仍保留着丰富的可能性。围绕着这一理念,他将情绪、感受甚至记忆,转化成造型各异的色彩方格,从 A3 尺寸的视觉日记,到 4 公尺长 2 公尺宽的壁画,再到目前还在制作中的无限镜像装置,皆在此次展览中得以呈现。

吴耀龙、杨采谕、陆子容在作品《蝶语花》中,重新审视了花砖这一传统工艺。台湾素有蝴蝶王国之称,他们以台湾特有的五十六种蝴蝶为蓝本,设计六十款全新的花砖样式,以刺绣技法融入时尚工艺。选用蝴蝶是因为具有祝福的含义,希望可以通过这种形式,重述花砖工艺之美,替它在日常生活中寻找到新的价值。这组作品并成功入围新一代金点新秀设计奖工艺设计类年度最佳设计奖、工艺设计类及时尚设计类金点新秀赞助特别奖等三项大奖。

作品主题上,老师亦给予了极大的自由度,可以从学生们所选择的题材中,见到这个世代的年轻人在成长过程中关心的面向。例如杨佩蓁的作品《变形虫》便是从海废问题出发,探讨环境与生物演化的关系。赵子娟的《隐语》则是从传统文学中汲取灵感,以探索汉字形态的可能。《翻转日常》里,苏钰婷与张宇青以原子笔及水彩呈现了两种观看日常生活的方式。在《记忆宝藏》中,庄舒惟用明亮鲜艳的几何色块,重现了那些记忆中的小物,打破了人们以往对怀旧的想像。

创作的过程向来不是一帆风顺,即便制定好计划,但在实际执行中常常会发生一些意料不到的状况。为了使作品更加完整,在表达上更加准确,同学们只得不断地打破原本的框架,寻找突破的方法。

余陈渝的作品《内心戏》以陶土素烧制成,乍看之下它们是表情各异的半身胸像,实际上它们还是扩香器,将点燃的塔香放入底座,青烟便会从它们的七窍处冉冉升起。本来余陈渝打算全部手工捏制,但老师质问她:将来有量产需求时将做何打算。因此最后决定用石膏开模,用压胚的形式做出大概的造型,以提高制作效率,再手工雕刻细节,维持作品质感。

邱世翔在作品《当代日常无理图录》,捕捉了日常人际关系中令人生厌的无理行为,将其印在金纸上,制成二十四朵莲花装置。有段时间他常常会去逛金纸铺,研究花纹、材质,以作参考,使作品更加贴近真实,更具有现实带入感。

 《售・大学气泡水》是王俐文和全孝翎的作品。为了探讨教育商品化的问题,发起了一场行为艺术。她们穿着学士服,高举「售」牌,走遍全台 160 所大学,再将拍摄影像转化成实体商品,以气泡水的形式贩售。在一次快闪行动中,她们遭到了警卫的驱逐, 这件事令她们产生了顾虑,为了避免再发生类似的状况,改举白色无字牌子,再以电脑后制合成的方式加上「售」字,全孝翎说:「为了成功传达理念,有时候就不得不依靠一些旁门左道。」

突破与转变

截至采访日,距离新一代设计展只剩下一个月,同学们都进入了最后的冲刺阶段。谈起死线前的生活,苏立诚一改以往的嬉皮笑脸,严肃地表示,为此他正在做三个调整。饮食调整:不吃油腻的食物,不好消化;作息调整:减少睡眠时间,每天只用两个小时快充,迅速补充精力;情绪调整:要让自己变得像是机器人,一切都根据指令行事,只为达到最有效率的状态。吴耀龙却显得一派轻松,云淡风轻地说:「反正下个月就开始,先做就对了,有什么丢什么,没有的话,就真的做不出来了。」 庄舒惟接着补充:「作品虽然达到一定程度,但为了使展示的效果更接近完美,永远没有准备好的时候。每天都有新的想法,不会有所谓正确的答案。」。

虽然当初两位指导老师们决定参加新一代设计展时,同学们充满著不解与困惑,但在经历了磨合期的阵痛后,他们却有了新的体悟。

全孝翎感慨自己就像进行了一次田野调查,为了创作竟然真的跑遍了全台的大专院校,举牌时有不少民众因为好奇,会过去询问她们在做什么,有时甚至会提供建议,她认为这些回馈无论是错愕也好,嘲笑也罢,对自己而言都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可以站在一个不同的角度去了解自己的作品。张宇青则表示这次经历使她重新定位了自己,她说:「过去在安逸的生活里里,对自己往往会存在一些错误认知,觉得自己还不错,但实际做起来才发现自己的不足。」她认为与其躲在自我设限的舒适圈中,倒不妨将它视作一次突破自我的珍贵挑战,因为意识到自己的不足,产生继续学习的动力,才会有所成长。

采访撰文|陈洋

摄影|艾洋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