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駐站作家 【四月駐站作家】小說 online 接龍:連明偉/張亦絢/鄧九雲出題!

【四月駐站作家】小說 online 接龍:連明偉/張亦絢/鄧九雲出題!

written by 編輯部 2021-05-24
【四月駐站作家】小說 online 接龍:連明偉/張亦絢/鄧九雲出題!
《歡迎光臨錫爾帕夏車站:2021 多向文本小說協作計畫》3 位參與創作作家:連明偉/張亦絢/鄧九雲出題!
 
邀請讀者一同進行「小說接龍」,創作你的極短篇!選擇其中一位作家題目,將作家題目當成開頭的第一句,完成一篇 300 字極短篇。由編輯部進行初步評選,再由三位作家評選,各自選出一篇。

「你可以先往前走,沒關係」——連明偉老師出題

「你可以先往前走,沒關係。」

K 選擇讓女兒盡快逃離H城,政府宣佈容許市民離城期限只剩下十天。

H 城竟被軍方改造成全天候智能監控,進行大規模搜捕守護良知真相靈魂,H 城裡有六百萬市民準備逃離,情勢急劇惡化。

K 是呼吸自由空氣成長的人,他決定用畢生積蓄買了一張單程車票。

「不要回頭看。」K 對女兒說。

K 不能再見女兒哭著笑著木無表情且漂亮的臉,他沒機會再見女兒,K 心想目送她安全離開。

「爸。」

女兒漸哭成淚人,她在K眼前竟幻化成已離世妻子年青模樣,他已分不清幻象與真實,時空停頓半響,K 讓她抱著那無力軟弱軀殼。

「爸。我不走。誰照顧你?」

「我會找辦法,相信我。」

天空轉為暗橙色,女兒已知道那是白色謊話。

文|Koto Toi

危疑之詞,拉扯之心,作者在極短的篇幅,承接欲辯難言的纏縛情境,建立一個遠景科幻卻也如實既視的背景,藉由別離,完成深刻的情感。一個家庭,父與女,駐守與逃亡,現在與未來,我們彷彿勢必在某一時刻,覺察捏造的謊言,其實是最為沉重的信物。
連明偉
短評

「我是錫爾帕夏車站大廳其中一塊的地板,我有話要說……——張亦絢老師出題

我是錫爾帕夏車站的一塊地板,我有話要說,但近日積累的鞋印使我狼狽,一片地板必須顯得無垢,人們才願俯身傾聽。這裡已經很久不被清理了,清掃的工人曾和我熟識,他總在夜裡將我刷洗乾淨,我則為他提供夜歸無處用以棲居的板塊。理清我的必定先感受我,這是我唯一能予的餽贈。工人總在第一位旅人踏進大廳前離去:雙眼掃過地面,身軀彎進暗處。夜裡我任憑他將自己的四肢散落,日出一一拾起。

那日工人再無甦醒,經過的人們指責他的失態、卻不向前探查。他在我身上蜷曲、僵硬、顯得黯淡與沉重。遠方鳴笛如雷,人們再也不得知悉,每個深冷的夜晚,他如何用雙手把一片與他無關的平面拋光,使得一塊大廳地板在人海之間,也有著草地的價值。

文|Square Lee Hemuy

「以地為床」、「倒臥受責」與「為人作嫁」都深有傳統,故事的三重性不難理解。但作者賦予了這(不正常地)「見怪不怪」現象,最洶湧的感官性。「四肢散落」代替「躺下」等,給予「地板」奇特適合的「異感」位置,更不要說「拋光」(鏡面、工藝)與「草地」(大自然或私產)帶來的「顫慄」。這是「所有的普通都被再考慮,所有的誇張都有新意義」的作品,真夠地板。
張亦絢
短評

「整晚我們都喝著帶有小豬標籤的葡萄酒,等著他們終於開著一台嶄新的貨車來⋯⋯——鄧九雲老師出題

整晚我們都喝著帶有小豬標籤的葡萄酒,等著他們終於開著一台嶄新的貨車來。酒杯早不知道被封在哪個紙箱裡,所以索性直接對瓶口喝。

「你以前曾不曾為了想要吸光最後一口珍珠奶茶,很用力用吸管吸那不到一口的量而頭暈?」我試著乾掉最後一口紅酒前時問。

「以前會啊,但幾次之後就知道那些都是本來就會有的殘餘,就不太努力了。」

「本來就會有的殘餘。」我重複。

他沈默,他不是不說,只是在想要說什麼。

「酒就不會吧?酒精就算沒喝光,也會自己揮發掉。」

我們坐在鋪了白布的沙發上,沒有再說其他的話。那瓶有小豬標籤的紅酒已經見底,瓶底的溝槽中還有殘餘的紅酒。搬家公司重新派的貨車已經在路上了,大概還要半小時才會到。對已經搬離彼此配偶欄的我們來說,這三十分鐘也是本來就有的殘餘,正在隨著我們的呼吸慢慢揮發掉。

文|宋寧

喝過珍奶的人一定都幹過這種事。「紅酒」成功平移到「珍珠奶茶」,再道出兩人婚姻關係的終點,把「殘留」的意象處理得絕妙。
鄧九雲
短評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