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主题特辑 编辑室报告:如果你反对婚姻平权,就是反对自己人生

编辑室报告:如果你反对婚姻平权,就是反对自己人生

written by 王聪威 2019-05-17
编辑室报告:如果你反对婚姻平权,就是反对自己人生

几年前我们做过一次同志文学专辑,也是请纪大伟拍摄杂志封面。那是非常畅销的一期,很短的时间内就卖光杂志。封面设计非常抢眼,我们参考了男性时尚杂志的摄影风格,拍出了号称「正太变大叔」的纪大伟,有种渡边谦的成熟魅力,另一方面,我们把「同志文学专门读本」封面主标八个大字直接打在他漂亮的额头上,怎么说呢,嗯……相当敢做。至于内容本身则四平八稳,概览地介绍了同志文学的发展与特色。那时候,如今风风火火的同志平权或婚姻平权运动,虽然还没跃上媒体焦点版面,但同志文学早就不是什么禁忌,许多优秀作家也早写出花团锦簇的各式作品,杂志里做相关议题或刊登文章时,也几乎为所欲为,就算少数读者有不妥的回馈,我也都禀持着「管你的」心态,有礼貌地回复。那些大型而坚硬的迫切危害一望可知,但我想大概是因为在自己长年的职场环境或朋友圈子,太习惯与同志友人一起生活一起工作,我很少意识到对方是否拥有跟异性恋一样的权利义务。
在同运扩大,婚姻平权草案刚要浮上台面之前,我跟一位年轻能干的民进党立委在某个宴会同席,他说某团体一天到晚打电话到他办公室骂他,我本来还一副「搞什么啊这些人」的无聊表情,但等他谈到有可能另立专法时,我不解地说:「为什么要另立专法?直接修民法不就好了?」他有点为难地苦笑。即便后来通过一读的增订条文草案,例如:「同性婚姻,由双方当事人自行订定。」也像是混了个小专法在里头。我搞不懂这些事有什么好争执的?不管用什么宗教理由、法律见解、人生观点来反对,我都觉得不可思议,好像他们在讨论与他们完全无关的人生。但这明明是我们所有人的人生里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又不是在脸书上封锁对方就完事了。类似另立专法或贴标签这样的事,不就是在切割我们自己的人生吗?切割我们的工作伙伴,切割我们亲爱的同学,切割我们的朋友,切割我们的子女父母,切割我们本来出于任何原因的爱?这其实不是反对同运与婚姻平权,而是反对自己的人生。

★全文刊载于联合文学杂志389期《情热同志文学史》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