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看到每個人的樣子,彩虹就是最溫暖的顏色

看到每個人的樣子,彩虹就是最溫暖的顏色

written by 蕭詒徽 2019-05-17
看到每個人的樣子,彩虹就是最溫暖的顏色

經過這麼多年,我們從《孽子》讀到《獨舞》、邱妙津到葉青,同志婚姻終於即將在台灣上路,讓我們呼朋引伴,為婚姻平權吶喊的同時,一起回顧聯合文學雜誌做過的同志文學專題,跟著六位名人說文學,聊性別,外加一點點心內話,儘管文學人對同運與婚姻平權的立場不一致,但這就是我們的立場——

Q 對於日益蓬勃的同志運動,你的想法是?

 我們必須面對同志內部的異質性。無論是同志或LGBTQIA,都不是鐵板一塊,有人守貞的同時有人多P,有人想進入正常,有人卻堅持變態。族群的高度歧異性,就是最為寶貴的本質,卻也難免受到既有社會框架的限制,如忌性、厭女、崇尚男子氣概,使得在繼續複製套用這套邏輯後,造成對其他性少數的歧視與傷害。而若持續去忽略這件事(例如「相忍為OX」),我們依然很難脫離製造壓迫的位置,我們真的不如想像中的在乎平等與愛。

Q 你製作了許多與性別相關的作品,有什麼特別的回饋嗎?

 我最開心的就是他們說「從此入了劇場坑啊」。能增加劇場觀眾的基數應該是我最開心的事,這是劇場的層面。身為同志的部分,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人跟我說,他們在看劇場的時候,呈現了他們無法說出來的感受跟經驗,讓他們也想要做點什麼。不管是各種私密的慾望,或者是你身體的慾望被伴侶拒絕,或者是一個T愛上男性,這些曖昧模糊的感受,讓少數找到對應的位置。

Q 身為教師,在學校裡實踐性別教育時,遇到最大的阻礙是什麼?

 我比較不會遇到這種問題,因為我挺同色彩鮮明,反同者找我麻煩反而會引發反效果。但全國有二十萬位教師,有些人當然想要做性別教育,但他們只要提到這類事情,很快有些家長的投訴就來了。可能打到教務處,或者向校長施壓。
校長當然會說「我們尊重你的教學方法」,因為教學自由是規範在教師法,他不能明著干涉。但經過這種施壓的過程以後,老師通常不會再上了。這就是目前反同團體他們最知道的事情,是他們最大的武器。也是目前校園內權力的結構性問題。

Q 在直播上,想必也曾遇到對你的同志身分做出反應、而非關注議題的網友。你會怎麼處理呢?

 如果是質疑,像「這個人是男的還是女的」這類問題,我一向不予回應,某種程度上是在表現「這個問題不關你的事」,沒有人有義務要讓你知道他的生理性別是什麼。
有些人覺得這樣問可以造成「羞辱」的效果。這種更無須去回應它。一來我並沒有被羞辱到的感覺,二來我的關注對他們來說是一種獎勵。不需要給予他們這種獎勵。

Q 如果把同志議題和藝術作結合,你會關注的面向是?

 我希望能夠展現身為同志的不平凡跟平凡。不平凡的部分,也許是同志藝術家做出的驚人作品;但我更想展示的是平凡:同志也有人是送快遞的、是卡車司機、是鵝肉店老闆,不是每個同志都打扮得漂漂亮亮。我想要讓大家知道,同志就是路人,路人即同志。同志不是全部都是髮型設計師。

Q 印象深刻的同志文學作品?

 《童女之舞》。高中的我還在混亂的同志認同階段,那時候看了這本書,是我第一次看到女同志的故事,感受到被理解、也看見自己,這是從小到大很少出現的感受。多年後,《童女之舞》再次重新出版,我人在雪梨念碩士,朋友還特別空運寄來一本。重新再閱讀,我已不是當初青澀的我,對同志運動和性別研究都有更深的理解,也更能從不同的角度去閱讀故事中所要傳達出的那種美好卻難以再回來的愛與遺憾。

★ 完整文章刊載於聯合文學 389 期《情熱同志文學史》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