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專欄 寫作者的稿費,跟薛丁格沒有關係|寫給新手作家的沒用指南(二十二)

寫作者的稿費,跟薛丁格沒有關係|寫給新手作家的沒用指南(二十二)

written by 三島中尉 2019-09-27
寫作者的稿費,跟薛丁格沒有關係|寫給新手作家的沒用指南(二十二)

這幾天在寫作圈最熱鬧的就是女人迷的稿費事件了。我們先不討論女人迷的定位與實際作為,以及有些不知道為什麼只要出事了,整天就會忙到彷彿連上廁所拿出手機的時間都沒有的人,就單單討論稿費這件事。(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去追一下來龍去脈,三島中尉就不贅述過程了)

有些人會說,「作者是自己選擇不要稿費的,他犧牲掉稿費卻給自己賺了名聲,他可以在上面掛 ____專欄作者。」事實上,現存的文學刊物有許多仍是「無稿費」的習慣,這個習慣的成因如果要談,要從過去只有紙本刊物的時代談起。現在這個時代,2019 年,寫作者要意識到一個問題:是作者群造就了刊物,而不是刊物造就了作者群。今天就算一個再有名氣、再了不起的刊物,如果裡面的文章都爛到連讀的價值都沒有的話,這個刊物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所以許多人說的「願意犧牲利益去換取名聲」這件事很有趣。第一:有水準的刊物如果你寫得不行,塞錢也很難上,何況是無酬?第二:組成刊物的是作者的文章,如果認為作者因刊物而榮耀,甚至得到了稿約,那這些人對出版市場必一無所知。我不討厭相信這個世界有獨角獸的人,但我討厭逼著其他人跟他一起相信有獨角獸的那種人。

為什麼作者會願意無酬為刊物寫稿?說到底,不管什麼時代,要人長期的無償付出只有幾種狀況有利可圖理想與信仰。作者能不能不要稿費,無償寫稿?作者當然可以不要稿費,那是作者的自由,但用稿方卻不能不給。整件事情其實沒有這麼複雜,寫作者是勞動方,用稿方是資方,資方與勞方能不能協調?當然可以,但在資方有進行營利的狀況下不管再少經營再艱困也應該要有所表示

有時候會開玩笑地說,我們這些寫文字的人是最賤的,許多人會想,寫幾個字有什麼難?事實是,有時候寫幾個字,就真的那麼難。有些人說能將名字和某些刊物放在一起,為自己加分,但殘酷的事情是:那些會替人的名字加分的刊物都不會只把寫作者的文字當作無償的消耗品而是當作有償的商品對待這是對作者勞動基本的尊重。重點不在於酬勞的多寡,環境艱困的時候,寫作者可以犧牲一些自己的利益,但這不應該是常態。如果要他人犧牲是一種常態那這個環境並不值得讓人抱有期待因為它甚至不給人希望

回過頭談女人迷。三島中尉我相信裡面許多人是真抱有理想,也為了這個理想有所犧牲,但整體而言,一個組織的運作不在於裡面的人是不是自願犧牲,而是在有限的資源狀況下,應該給予有同樣理想的人尊重:如果你連同路人的犧牲都能視若無睹你要如何要求其他人將這些尊重與信念推廣到同溫層以外甚至是追求更日常的彼此尊重?稿費這種東西雖然很曖昧,但並不是薛丁格的稿費,不管你看它或者不看它,它都應該在那邊,不管多少它都應該在那邊,而不需要人白紙黑字寫下來才被承認它的存在。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