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驻站作家 游艺焦谈|焦元溥 vs. 苏打绿阿龚(上):跨界是融合的过程,不是结果

游艺焦谈|焦元溥 vs. 苏打绿阿龚(上):跨界是融合的过程,不是结果

written by 李鑫 2019-10-08
游艺焦谈|焦元溥 vs. 苏打绿阿龚(上):跨界是融合的过程,不是结果

原于 2007 年初次出版的罕见音乐书写大作《游艺黑白:世界钢琴家访问录》今年迈入第十二年,最新版不只更新增订更浓缩原作,为 30 位钢琴家增加新内容,更增添 53 位钢琴家与一位大提琴家,自 2018 年 8 月到 2019 年 8 月,经过一年多的编校,成为收录 106 篇访问、107 万字、108 位钢琴家、109 位音乐家的访问录。

作者焦元溥自而立前执笔写过不惑,从音乐写到生活,职涯聊到人生,成为一套重量级的音乐演奏家(私心)图鉴,众多的故事勾勒著一个关键:古典乐有其不凡,却无比平易近人。音乐艺术无分贵贱,但对许多古典音乐听众,总不免与拥簇其他风格的爱乐同好感到一丝格格不入,甚至包括出身古典音乐谱系训练,通透乐理的创作者,也会对自身身份认同感到一丝迟疑。

随着苏打绿暂休,自小学习古典音乐、大学演奏组「科班出身」,好似不务正业在流行音乐圈的键盘暨中提琴手阿龚,正准备着自己于诚品的个人演出。有独奏、弦乐四重奏以及搭上鼓与贝斯,以有别于传统古典乐演奏会的《人工幻境》于九月登上诚品表演厅。

演出前难得能排出时间,立足于不同领域却又有着相同沟通语言的两人,在此刻促膝一谈,熟识配上拌嘴,让对谈乐趣横生。

摄影|YJ
摄影|YJ

阿龚:我在苏打绿的前十年其实很挣扎

虽然是对谈,但焦元溥不改犀利的访问者本色,话锋一转深入探究阿龚近二十年的流行音乐心路历程,更谈起了对于当代音乐跨界的定义。

其实阿龚直到高中才第一次出界:「叛逆地」接触流行音乐。当时还只是偷偷地听「新世纪音乐」、私下抓谱临摹创作,比起背谱、达到演奏老师严格的要求,曲式自由而奔放的流行音乐更让年少的他向往。大学时期选了演奏组,却常常跑去舞蹈系弹伴奏,随着舞者雀跃的流动让指尖恣意在黑白键上即兴探索,相比之下跟盯着几个世纪前的乐谱埋头苦干滋味很不同,这是他再次尝到出界的美好。

但演奏习惯性加上自己的诠释,让贝多芬与巴哈再也不是教科书与老师期待的样子,都成了阿龚喜欢的样子,变成触键不行、音色失准,被叮的满头包;逃到研究所却变本加厉,舞蹈伴奏变成常态兼职,更与(焦老师犀利注解)几个「根本没学过音乐的小伙」玩起摇滚乐团,练团录音关渡木栅两头跑,直到后来正视到根本是欠缺练习时间,决定把研究所完成才正式回归苏打绿,缺席了乐团第一张专辑。

阿龚坦承,乐团起头十年都很拉扯矛盾,在学校一直很想弹流行音乐,但进了苏打绿又想弹奏古典乐,所以前期作品常把古典乐片段偷渡,此外音乐学理背景的差异总觉得自己在唱独脚戏,有幸音乐外跟团员们的默契与情谊十足,挣扎后趁著当兵把自己归零。

「一开始用自己想要做的流行音乐方式,随心所欲弹奏,之后再以古典乐的一些和声或是旋律、进行去适当加入。」比起以往撷取古典音乐硬塞,这样的融合带入感更强,也是秉持至今的方程式,尽管写流行歌,仍不时用如奏鸣曲式思考架构,如第一主题当主歌、发展部变成桥段…除了乐趣,每当回顾过往的谱曲,更能看见成长。阿龚说:

「我虽然做流行音乐,但还是希望能用古典音乐的方式分析自己做的曲子、拿自己的乐谱做曲式分析…这是我想做的,也是没有其他人能做到的。所以古典流行跟跨界,就我的学习历程来说是有一个蛮明显的影响。」

摄影|YJ

焦元溥:跨界就像拌沙拉,并非放在一起就会好

在古典乐、流行乐、平剧三方交流的家庭中长大,认识苏打绿还是拜「爱张悬,更爱苏打绿」的幺妹之赐,焦元溥感觉当代音乐的跨界隔阂早已非常残弱,如阿龚般的音乐人不停踏入流行音乐领域,古典乐仍能持续吸引爱乐者取经,现在的「跨界」反倒不易达成。

他解释,流行音乐是二十世纪才出现的概念,越做越多才被称之为流行音乐,然歌剧作曲家再怎么红都不会被归类为流行音乐,所以追根究柢古典、流行之分仅是标签,连「科班出生」也好生厌恶,音乐就是音乐!

「所谓的跨界,我已经不清楚现在的跨界定义是什么了,跨什么才算跨界?对我来说,印象深刻的就不会觉得是把二个东西结合在一起。京剧跟交响乐结合的好,便不会把当成二个看,它就是浑然天成的新作品。」

摄影|YJ
摄影|YJ

名指挥卡拉扬(Herbert von Karajan)访问录曾提到某次观影《现代启示录》,居然没发现经典的直升机轰炸场面配乐是自己指挥上百遍的〈女武神的飞行〉,「音乐跟画面整体震撼力完全是新的成品,可见那一幕非常成功,连这样熟悉这首作品的人都没辨认出来。跨界成功到后来应该是看不清楚界的。」

舞台加上声光影像、特技舞蹈并不稀奇,声称跨界作品若能轻易辨别曲式、乐句出处或是引用元素,想必不会是好作品,亦呼应着阿龚创作之路上的历程经验跨界始终是一种融合的过程并不是融合的结果尽管那些元素似曾相似跨界作品就是一个全新的世界好的跨界作品贵在恰如其分

举例如俄国的芭蕾舞学校规定,舞者都要会钢琴,具备创造音乐的能力,能更深刻感受音乐。舞者心中有韵律,身体跟着呼吸走也才能反馈给演奏乐团,指挥就不必屈就舞群,才能让整体舞、音、剧各放异采,却能共鸣而登峰造极。

他回想起这些年撰写《游艺黑白》的钢琴演奏家心得分享:

「回归到钢琴演奏上其实同理,我访问的很多演奏家其实以前也去帮舞蹈系伴奏,他们甚至觉得舞蹈系因为排舞需求,比音乐系更懂如何介绍乐曲;演奏是一个能力,诠释作品又是一个能力,但唯有很强的创作欲望才能持续吸收、纳为己用。」

这也是钢琴家访谈中,焦元溥对 108 位音乐名家印象深刻的原因之一,因为不论是创作还是生活,没有一位排斥观赏创作、吸收新知,遑论自我设限。

 

 

★ 游艺焦谈|苏打绿阿龚 VS.焦元溥(下):一期一会,纪录时代

采访撰文|李鑫

摄影|Y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