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主题特辑 【金马56】走入雨林中的庭园,专访林书宇《夕雾花园》:在限制中创造人味

【金马56】走入雨林中的庭园,专访林书宇《夕雾花园》:在限制中创造人味

written by 邓观杰 2019-11-15
【金马56】走入雨林中的庭园,专访林书宇《夕雾花园》:在限制中创造人味

近年在台发展的马来西亚导演已隐然形成系谱,台湾影迷大概不会对蔡明亮、何蔚庭、陈胜吉、廖克发这些名字感到陌生。但反过来以台湾身份拍马来西亚电影的导演,林书宇和他的新作《夕雾花园》绝对是特例。《夕雾花园》以马来西亚英文小说家陈团英的同名作品为底本,不单找来了李心洁、阿部宽、张艾嘉等巨星坐镇,甚至还获得马来西亚最大的影视集团 Astro 及国家电影发展局 FINAS 的支持。林书宇带着这些大马华语电影罕见的优势,让《夕雾花园》最终成功入围九项金马。但我们不免好奇:为什么是林书宇?

采访当天正值电影宣传期,前一组采访的团队才刚离开,林书宇很快地抽了根菸,马上又把我们接进办公室里。导演经过一整天的采访马拉松,却还是一派轻松,他和我们聊电影的缘起:「就 Astro 制片有一天寄脸书讯息来,说他们要改编陈团英的小说《夕雾花园》。因为他们之前看过我的《星空》觉得很喜欢,所以想问我有没有兴趣看一下剧本。」然后他大笑,「虽然我也不知道《星空》和《夕雾花园》有什么关系啦。」

摄影|YJ
摄影|YJ

禁忌丛林中的成人爱情故事

在林书宇的电影家谱里,关系不明的可不止《星空》和《夕雾花园》。

林书宇的电影风格多变,他第一部长片从男性气息浓厚的成长电影《九降风》开始,忽然转向温柔魔幻的《星空》;这以后导演遭逢变故,却以极成熟冷静的语调拍出与先前作品完全不同的《百日告别》;与电影一起出版的散文集同样写得细腻动人,充分展现林书宇游走于不同艺术维度的能力。这样看来,林书宇和《夕雾花园》好像也不是太令人意外的组合。

「因为我不想先被剧本影响,所以接到讯息以后我就去找了小说来看。」导演回忆说,「小说写得很动人啊,我在里面看到了一个很成熟的爱情故事。因为现在很多爱情故事都有简单化、年轻化的倾向,所以我就想要来试着做一部成熟的真实的爱情电影。」

但要走入这座丛林歧路间的庭园,单凭粗勇是不够的。陈团英《夕雾花园》以战后马来亚为背景,表面上是爱情故事,但背后牵扯著马来西亚建国的起源,早已成为各方争夺诠释权力的战场。在处处是禁忌的状况下,作为外来者的林书宇进入丛林后,挑战才刚开始。

摄影|YJ
摄影|YJ

在限制里,创造一点人味

「做任何一部历史片,哪怕是自己的历史,首先当然要做非常大量的功课。」导演透露自己有段时间对历史和人物传记非常着迷,曾经蒐集过大量和台湾黑蝙蝠中队有关的史料。这次要拍马来亚,他更是勤奋地阅读大量新马历史书、翻找当年留下的纪录片、甚至跑去请教当地大学的历史系教授。

「在做调查工作的时候,你会得到很多剧本里没有的细节资讯,有些我觉得蛮有趣的就会想要放进去。这里面当然有官方的角度,还有廖克发这类为马共说话的角度,两方的说法我都试着去理解。」「像电影里提到马共刺杀马来亚最高专员 Edward Gent 的事件,那其实不是预谋犯案,而是一场意外。这些细节是我让马共更人性化一点的方法。」林书宇坦言,「我知道官方对我呈现的马共面貌会有些限制,但我会尽量在他们的台词和行为当中找一些人味。像马共袭击大宅的时候,首领因为误伤自己的哥哥而停止攻击,这也是我为了让他们多一点人味才加进去的。」

电影里的日本园林师为了将大千世界纳入一方庭园而耗尽心神,面对已自成世界的小说和庞大史料,林书宇同样面对这样的两难:「改编就是取舍。因为电影毕竟就只有两个小时,你需要去找到你要讲的角度。我们很早就确定电影要讲的是个成人的爱情故事。历史背景当然会发生影响,他们不可能在一个泡泡里面谈恋爱嘛,但核心是阿部宽和李心洁两个角色的情感。」

摄影|YJ
摄影|YJ

看见夕雾,和远方的事

阿部宽和李心洁在电影里有场极为动人的情欲戏,导演让愧疚、愤怒、爱欲、忏悔等种种矛盾的情感在短短几分钟里纠缠搏斗,张力撑得几近破裂。「在成人的爱情里性这一块是跑不掉的。」他说,「但不管是对角色还是演员,性毕竟是很私密的事,所以我在影像上要处理性不可能只是为了爱情,而是要在上面附加一个更复杂的情感。」

百感交集的性,林书宇似乎着迷于这样的技艺。

早年他在《九降风》和《百日告别》里都安排过脱离常情的性,但为了顾及观众反应,这些戏最后都很遗憾地被删去。问起导演会不会担心台湾观众对《夕雾花园》的反应,导演思考了一阵:「《夕雾花园》毕竟是个爱情故事,爱情的语言是共通的,所以我想台湾观众还是会感兴趣。我比较担心的反而是他们对整个历史背景的漠视,因为台湾人普遍看不起东南亚啊。这其实会形成一种恶性的循环,比如我接触到的马来西亚华人,他们看台湾的态度就让我联想到台湾人看日本人的态度。」

他举例说,「像我们的剪接师很爱说台湾多好多好,我就骂他:『你们的好东西也很多,为什么只看到自己的缺点?』我觉得大家都是人嘛,虽然因为环境的关系难免会有歧视或分别心,但我很努力想要摆脱这些东西。」带着这样的诚意,林书宇邀请台湾观众进入这座陌生的夕雾花园。

夕雾,其实典出日本帝国驱逐舰「夕雾号」。二战期间夕雾号从中国沿岸南下护送舰队到马来群岛作战。与此同时,高砂义勇军和台籍日本兵也被送往南洋战场,有的就从此死在南方。

或许那片看似远在天边的战场,并不如我们想像的遥远。

摄影|YJ

采访撰文|邓观杰
马来西亚人,国立台湾大学中国文学系毕业,现就读国立政治大学中国文学研究所硕士班。曾获二○一七年香港全球华文青年奖首奖、二○一八年青年超新星文学奖小说首奖。

摄影|一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