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主題特輯 【金馬 56 】期盼一座有神的教堂 —— 《叔.叔》裡的老年男同志黃昏之戀

【金馬 56 】期盼一座有神的教堂 —— 《叔.叔》裡的老年男同志黃昏之戀

written by 陳平浩 2019-11-19
【金馬 56 】期盼一座有神的教堂 —— 《叔.叔》裡的老年男同志黃昏之戀

叔.叔》講述一對香港老年男同志(「柏」與「海」)的黃昏戀,以及黃昏後的餘燼或暗夜。太保重操粵語,恍如《運轉手之戀》多年以後的番外篇,只是這回計程車駛往觀眾所不熟悉甚或不理解的方向。

三張餐桌

全片以三場「吃飯戲」作為尖銳對比,同時推展劇情。柏一家人的晚餐,看似圓滿,但各有心事,欲言又止或絕口不提,夫妻甚至同桌異夢。第二場吃飯戲在「同志桑拿」;老年男同志伴侶,無論相聚十年或剛剛認識,圍坐一桌,和樂融融,彼此揶揄、互虧或自嘲,沒有冷場也毫無保留。第三場則是柏瞞著妻子與海約會,先攜手在傳統市場挑揀魚鮮,再到(家人全部出遊而不在場的)海的家裡,一同下廚、同餐共食。

李安《斷背山》(2005):有人說是「同志電影」,李安說這是「愛情電影」,還有人說它是「外遇電影」。《叔.叔》也是如此。三場互相對比的吃飯戲,鈎劃了這三個主題。

《叔.叔》劇照,先響電影製作公司

一間桑拿

平日柏與海只能在「同志桑拿」幽會偷情,窄仄窒悶的小格間,反而是同志唯一能透氣、做自己、最寬闊的世界。意圖挑釁觀眾的、兩個老男人的床戲,亦在此攤展──為何只有俊男美女可以床戲?為何只有青春健美的兩具男體才能糾纏?同志桑拿(三溫暖)這個空間,迄今仍未除魅、去污名,它也在蔡明亮的《河流》(1997)裡。而柏與海的邂逅之地「公園」,以及它的「公廁」,也在白先勇的《孽子》(及其電影或電視的改編)裡。

桑拿內外皆無近年從香港雨傘革命到反送中的一絲蹤影,但桑拿小間內的床畔時刻卻有一首字正腔圓的國語老情歌(青山演唱的《微風細雨》)──五十年不變的許諾,真能信守嗎?

《叔.叔》劇照,先響電影製作公司

位運轉手
柏與海最終不但皆無法對家人出櫃,也無法持續在櫃子裡交往。原本讓柏得以日日出門、有機會遇到對象、在家庭之外進入櫃子的計程車(香港稱為「的士」),在片尾也轉手,讓渡給另一位運轉手:為了女兒的幸福,柏把計程車轉予女婿。他決定自行截斷同志浪遊之路,讓位給異性戀小家庭的延續繁衍。妻子嫌「女兒比男友老」,海嗤之以鼻:「這時代誰還在乎這個」──然而,計程車讓他得以出門,但仍不容他出櫃。

 一間不(會)存在的同志養老院

無助的日益衰老,也許比櫃裡戀愛或同志婚姻更加急切。桑拿裡的老年男同志們一度曾被組織起來,醞釀集體發聲、遊說立法局設置「同志養老院」。他們當然拒絕「直男養老院」,但最終也被迫拒絕「同志養老院」—— 因為,家庭與社會拒絕他們,他們若沒出櫃也就無法入院。

《叔.叔》劇照,先響電影製作公司
《叔.叔》劇照,先響電影製作公司

一座有神的教堂

如果蔡明亮《不散》(2003) 以「有鬼的電影院」作為同志的另一空間,《叔.叔》則以「無神的教堂」作為同志的宿命空間。結尾,「柏」第一次走進教堂,坐下來。

他或許在思念無奈分手的舊情人「海」──「海」曾勸誘他信教,「這樣死後才能在天堂遇到彼此」。即使真的信了某一宗教死後便進入那個宗教的空間,但同志會在天堂相遇嗎?可能是在地獄。或許只要能重逢,地獄也是天堂。

或者,他其實是在默默祈禱,祈禱這裡有神。如果真的有神,神必定會成全與祝福他們。

文|陳平浩
桃園台灣人,影評人兼環島巡迴辯士放映師

圖片|先響電影製作公司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