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东京人》副编辑长 田中纪子,东京奥运带路:皇居历史地形散步,游览无形空间的旅行

【当月精选】《东京人》副编辑长 田中纪子,东京奥运带路:皇居历史地形散步,游览无形空间的旅行

written by 田中纪子 2020-01-14
【当月精选】《东京人》副编辑长 田中纪子,东京奥运带路:皇居历史地形散步,游览无形空间的旅行

接着一路来到纪伊国坂,往右(西侧)走就能看到的西式红砖建筑,是以前的近卫师团司令部厅舍(一九一○年竣工)。一九七二年时,厅舍的外墙、玄关及楼梯大厅被列为日本的重要文化财,并在一九七七年以「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工艺馆」之姿对外开放。在工艺馆的东侧,设置了一九六三年从近卫步兵联队正门口迁移至此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铜像」。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虽为皇族,但仍以陆军身分前往台湾出征,在一八九五年病逝于台南。
行经架设于工艺馆前,首都高速都心环状线的跨线桥之后就是代官町通了。这条路的北侧是座堤岸,我们就往这边来走走吧。可以从这里望见的「千鸟渊」,其实是在江户初期打造的人工蓄水湖。尽管首都高速都心环状线就架在距离水面约一公尺处,当初为了不破坏这座樱花名胜的景观,还特地把桥脚架设在湖底。从这片景色当中,我们就可以解析江户和昭和时代的土木工程技术。
在进入皇居东御苑之前,我想先聊一下皇居周边的地形。皇居的位置是在洪积台地上,位于武藏野台地东端的淀桥台。在德川将康入府之际,现今的皇居外苑前是一片名为「日比谷海湾」的芦苇溼地。德川家康和上一个时代的太田道灌,就是运用河阶阶崖和谷地地形来建造江户城。若要感受这个震撼力十足的地形,推荐大家可以从三个入口中地势最高的北桔桥门进去。
关于皇居东御苑的详细介绍,建议各位跟着宫内厅官方APP「宫内厅参观语音导览」(免费、附中文语音),实际体验一下具有高低落差的地形。从北桔桥门走进去后,就是位于标高约二十九公尺处,建有天守台的旧本丸。汐见坂则是连接着被白鸟濠隔开距离,与旧本丸约有十公尺高度落差的旧二丸。虽然汐见坂与位于北侧的梅林坂同样都是人工打造的坡道,至今仍能让人充分感受到江户人曾经体验过的高度落差。另外汐见坂也正如其名,是一座能一览江户湾的坡道。接下来就一边欣赏强调著高度落差的石墙,一边从大手门走出皇居东御苑,右转朝皇居外苑前进。
与造访东御苑的游客人潮相比,很少有游客会再继续走到皇居正门的二重桥。除了新年一般参贺等特别活动的日子之外,平常的皇居外苑总是门庭冷清,似乎能感受到巴特所说的「空洞感」。然而,我们只要想像一下这里从江户城、宫城,一路变迁到皇居的历史,以及古早时代的地形,这原本看似什么都没有的场所,看起来就宛如是残存于东京都心的最后圣域。布满在皇居广场的砂石,说不定就是日比谷海湾所遗留的痕迹吧。在东京街头散步的时候,其实还需要一些超越时空的想像力。

🚩TOKYO GUIDE:田中纪子

田中纪子(Noriko Tanaka),《东京人》副编辑长,太台本屋tai-tai books店员N,静冈县出生。母亲为湾生。一九九六年加入《东京人》的编辑团队,二○○八年开始担任现职。受邀参与《耳朵的栖息与散布:记忆台北声音风景》(大块文化)一书,收录其随笔作品《带我去台湾!》。《东京人》是一九六八年创刊,以东京街头、在地生活、建筑、传统艺能等各种风俗文化与历史作为主题的月刊杂志。

2

🔍带路地图

ⓐ北之丸公园 ⓑ科学技术馆 ⓒ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工艺馆 ⓓ北白川宫能久亲王铜像 ⓔ千鸟渊 ⓕ天守台 ⓖ汐见坂 ⓗ皇居外苑

1

「皇居外苑」原订为 2020 年东京奥运与帕奥的「竞走」项目比赛场馆,以及「马拉松」项目的行经路线之一。然而 IOC(国际奥运委员会)以夏季的酷热天气等外在条件为由,将这两项竞技的比赛场地更改到札幌的大通公园。于是皇居附近的比赛场馆,就只剩下为了 1964 年东京奥运柔道项目兴建的日本武道馆。日本武道馆在本届奥运中,预计将举办「柔道」及「空手道」项目的比赛。

法国哲学家兼评论家的罗兰.巴特(Roland Barthes)在其著作《符号帝国(L’empire des Signes)》(发表于 1970 年)中,曾表示「皇居是这座城市的中心但是这个中心却是空洞的」。从江户时代的德川幕府在江户城掌管政权开始,经历了明治及大正,直到 1945 年 8 月 15 日第二世界大战战败为止,日本身为以天皇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国家,皇居确实一直是日本的政治舞台。到了战后,天皇依据日本宪法成为国民团结的象征,皇居则变成「受到绿荫掩蔽,以濠沟作保护」的地方。巴特还叙述这个无人可以看见,却又位于城市中心的「空洞空间」增添了东京的趣味性。

image1 (3)
图:皇居外苑

从皇居外苑望向皇居正门的景色。在照片后方的是二重桥和伏见橹。巴士领队正在进行研修活动。

我们就从日本武道馆往皇居外苑(皇居前广场)的方向出发,到这个乍看「很空洞」的皇居及周边环境走走吧。先从东京地下铁九段下站 2 号出口出来,爬上坡度和缓的九段坂。九段坂是经过 1923 年关东大地震的改良工程后才变成现在的坡度,听说以前其实更加陡峭。此时在左手边的是牛渊,接着穿过田安门走进去。

走进田安门后立刻就会在左侧看到「日本武道馆」。武道馆为了迎接奥运正在进行整修工程,其中一大象征的拟宝珠也换上了新装。摇滚乐团「爆风 SLUMP」在 1985 年发行的热门单曲《大洋葱之下》,就在歌曲中把拟宝珠唱为「洋葱」,武道馆对面是「北之丸公园」,园内的林木间铺设了长长的漫步走道,在「中之池」还有面对森林的草坪及长椅上可以看见带着孩子的一家人,以及情侣档和观光游客在小憩片刻。这里在幕末时期曾建有田安家及清水家的宅邸,到了明治时代便成为陆军用地,是保护皇居及皇族人士的近卫步兵第一联队与近卫步兵第二联队的营地。二战结束一段时间后,北之丸公园在 1969 年 4 月被整理为市民休憩的场所,正式对外开放给一般民众使用。很少人会注意到这个地方曾是军事重镇东京的重要据点,不过在公园边缘其实静静伫立著「近卫步兵第一联队遗址石碑」与「近卫步兵第二联队纪念碑」,向大家诉说著当年的记忆。

图:北之丸公园

北之丸公园在过去曾是近卫兵驻扎的陆军用地。明治 36 年(1903年)由新海竹太郎制作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铜像。

回到武道馆前的大道,朝皇居方向走一阵子后,在左前方会看见一栋摩登风格的白色建筑。这就是在 1964 年竣工的「科学技术馆」。只要靠近一看,就会发现整片白墙上布满著六芒星造型的小洞。听说外墙上的这些星星,数量总共多达了 22,392 个。在 2016 年上映的电影《正宗哥吉拉》中,科学技术馆的屋顶成为了进行「八盐折作战」的前线总部场景,所以现在这里也是哥吉拉迷的圣地之一。

接着一路来到纪伊国坂,往右(西侧)走就能看到的西式红砖建筑,是以前的近卫师团司令部厅舍(1910 年竣工)。1972 年时,厅舍的外墙、玄关及楼梯大厅被列为日本的重要文化财,并在 1977 年以「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工艺馆」之姿对外开放。在工艺馆的东侧,设置了 1963 年从近卫步兵联队正门口迁移至此的「北白川宫能久亲王铜像」。北白川宫能久亲王虽为皇族,但仍以陆军身分前往台湾出征,在 1895年病逝于台南。

行经架设于工艺馆前,首都高速都心环状线的跨线桥之后就是代官町通了。这条路的北侧是座堤岸,我们就往这边来走走吧。可以从这里望见的「千鸟渊」,其实是在江户初期打造的人工蓄水湖。尽管首都高速都心环状线就架在距离水面约一公尺处,当初为了不破坏这座樱花名胜的景观,还特地把桥脚架设在湖底。从这片景色当中,我们就可以解析江户和昭和时代的土木工程技术。

14
图:科学技术馆
图:北白川宫能久亲王铜像

在进入皇居东御苑之前,我想先聊一下皇居周边的地形。皇居的位置是在洪积台地上,位于武藏野台地东端的淀桥台。在德川将康入府之际,现今的皇居外苑前是一片名为「日比谷海湾」的芦苇溼地。德川家康和上一个时代的太田道灌,就是运用河阶阶崖和谷地地形来建造江户城。若要感受这个震撼力十足的地形,推荐大家可以从三个入口中地势最高的北桔桥门进去。

关于皇居东御苑的详细介绍,建议各位跟着宫内厅官方 APP「宫内厅参观语音导览」(免费、附中文语音),实际体验一下具有高低落差的地形。从北桔桥门走进去后,就是位于标高约 29 公尺处,建有天守台的旧本丸。汐见坂则是连接着被白鸟濠隔开距离,与旧本丸约有 10 公尺高度落差的旧二丸。虽然汐见坂与位于北侧的梅林坂同样都是人工打造的坡道,至今仍能让人充分感受到江户人曾经体验过的高度落差。另外汐见坂也正如其名,是一座能一览江户湾的坡道。接下来就一边欣赏强调著高度落差的石墙,一边从大手门走出皇居东御苑,右转朝皇居外苑前进。

与造访东御苑的游客人潮相比,很少有游客会再继续走到皇居正门的二重桥。除了新年一般参贺等特别活动的日子之外,平常的皇居外苑总是门庭冷清,似乎能感受到巴特所说的「空洞感」。然而,我们只要想像一下这里从江户城、宫城,一路变迁到皇居的历史,以及古早时代的地形,这原本看似什么都没有的场所,看起来就宛如是残存于东京都心的最后圣域。布满在皇居广场的砂石,说不定就是日比谷海湾所遗留的痕迹吧。在东京街头散步的时候,其实还需要一些超越时空的想像力。

10
图:千鸟渊
过去在江户是人工蓄水湖,现在河面上有首都高速都心环状线经过。
图:汐见坂
汐见坂连接着标高相差约十公尺的本丸与二丸。左侧是白鸟濠。
图:天守台
这座天守台约十一公尺高,是一六五八年建造的第四代天守台。

—— 在皇居附近寻找「☆记号」 ——

1.  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工艺馆

(旧近卫师团司令部厅舍)原是建于一九一○年的近卫师团司令部厅舍。在入馆之前,大家可以注意一下建筑物的底座。在底座通风口用来防鼠的金属框,就是象征旧日本陆军的五芒星造型。另外在正面玄关破风处的圆形部分,以前上面还曾经有菊纹的图案。

2. 科学技术馆

虽然从远方可能看不出来,但是只要近距离一看,整片白墙就宛如宇宙一样布满著星星。要让科学技术日新月异,就必须怀抱着多如繁星的浪漫与热情。

3. 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碑

这座石碑静静地伫立于北之丸公园的休憩所「The Forest 北之丸」旁边。昭和天皇还是皇太子的时候,也曾经隶属于近卫步兵第一联队。石碑上的近卫师团图纹是以旧日本陆军象征的五芒星作为架构,向人们诉说著二次大战前的历史。

—— SPECIAL GUEST  ——

Q 《东京人》在八月号(2019)的主题是「近代运动的起源」,请问这是否与东京奥运有所关联呢?可否为我们介绍一下?
 田中在日本原本就有从武士道精神中诞生的柔道和剑道等古武道文化。到了明治时代,各种近代化的发展宛如雨后春笋,而运动也是其中之一。棒球、橄榄球、足球、篮球、网球等等,现在大部分在奥运场上较劲的运动项目,在日本都是从明治时代开始普及。《东京人》2019 年 8 月号的主题「近代运动的起源 距离奥运倒数一年」中,也介绍了以嘉纳治五郎为首,许多致力推广日本近代运动的人物以及该项竞技。目的是让读者了解除了东京奥运之外,甚至连运动的起源也与日本的近代化息息相关。其中在与东京奥运相关,以「迈向东京 2020 的旅程」为内容的文章中,介绍了日本从 1912 年首次参加斯德哥尔摩奥运,还有 1940 年因中日战争扩大而取消的梦幻东京奥运,以及 1964 年终于在东京成功举办奥运等历史沿革。在《东京人》近期两三年的主题中,并没有与奥运相关的内容。最近一期有关奥运的主题,就是 2014 年 11 月号的「奥运与东京都市」(2014 年为 1964 年东京奥运 50 周年),还有 2013 年 11 月号的「丹下健三与东京奥运」(2020 年东京奥运在 2013 年 9 月正式定案)。

文|田中纪子
摄影|田中美帆
翻译|许展宁
地图|Y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