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普通生活 在一起|宋尚緯與陸穎魚對談──壞掉的人,也要好好活著

在一起|宋尚緯與陸穎魚對談──壞掉的人,也要好好活著

written by 郭 哲佑 2018-04-02
在一起|宋尚緯與陸穎魚對談──壞掉的人,也要好好活著

宋尚緯以一年一本的驚人創作力 , 書寫自己的個人生命史 , 每一本詩集都能引起廣大的共鳴 。 最新作品 《 好人 》 出版後 , 邀請詩生活的魚店長──詩人陸穎魚在詩生活與尚緯犀利對談 。

 派對介紹

宋尚緯以一年一本的驚人創作力,書寫自己的個人生命史,每一本詩集都能引起廣大的共鳴。最新作品《好人》收錄宋尚緯在 2017 年創作的 36 首詩,詩集出版後,邀請詩生活的魚店長──詩人陸穎魚在詩生活與尚緯犀利對談,分享個人創作經驗中種種的「好事」與「壞事」,揭露創作與生活、作品與讀者之間的複雜關係。

叩問「好人」的內涵可能

陸穎魚觀察,相較於宋尚緯之前的作品,這本詩集似乎顯得更誠實,語言的使用上也較平易,這個轉變對尚緯來說是有意識的嗎?而過去一年之中,尚緯的生活遇到了一些突如其來的轉變,這與以「好人」一詞作為書名是否有關?

其實如何評斷人的好壞,與自身的位置有密切關係。宋尚緯認為,我們不會稱呼與自身毫無關連的人為「好人」;相對的,「壞人」與否,往往也涉及種種不同的利益與立場。從家庭、求學到進入社會,宋尚緯經歷了比一般人更複雜的人際關係,在許多激烈的碰撞角力後,使得他漸漸懂得同理他人的處境,不預設立場,而是先將每個人都視為「好人」。舉例來說,因為嗜玩網路遊戲,宋尚緯常在遊戲群組中認識一些和原本生活圈截然不同的人;在拓展同溫層的同時,也顛覆了一些刻板印象,包含對「好人」或「壞人」的既定想法。宋尚緯曾經在網路遊戲群組裡認識一位一般人認為的「大哥」,身上有著半甲刺青,群組裡鼓吹大家「作個壞人」,因為好人總是被欺負、被踩低的那一個;但實際見面後,發現大哥雖然有著江湖氣,卻是個時常為他人著想、不折不扣的好人。「好」與「壞」,真的有如此絕對嗎?或許有時候,對人的「惡意」只是自我的保護色,而對人的「善意」,也不過是為了填補自身的安全感而已。

宋尚緯, 陸穎魚

(圖/林子揚)

 

理解與回應:好人與好詩

要成為「好人」或「壞人」,關乎到自我與他人的關係。陸穎魚提到,在中學時,人們往往會面臨第一次的內省與認同;而宋尚緯自陳,其實自己在高中時是同學霸凌的對象,久了之後也明白,很多時候人們為了保全自己,需要一個攻擊、發洩的目標,這都源自於溝通的困難。求學過程中降臨在宋尚緯身上的困厄,同時也是激發他寫作的動力;高中開始,宋尚緯接觸文學,原本嘗試的是小說創作,但為了隱藏、包裝自己的憤怒,開始用繁複的語言寫詩,把自己包裹起來。「從前寫詩是為了抒發情緒」,宋尚緯說,當那些難以承受的重壓在身上時,詩是自我的出口,他甚至可以足不出戶,關在房裡一天寫五首長詩。不過,隨著與自我、與他人的和解,在出了幾本詩集之後,現在的宋尚緯反而會避開這類寫法,而是更自在的舒張自己,在詩裡鋪展種種心緒流動,脫去複雜華麗的外衣,不為寫而寫,交出的可以是更開闊、更具可讀性的作品。

提到詩與讀者的關係,陸穎魚認為,一首詩像一個被詩人精心打造的房間,讀者被邀請進房欣賞;但不要追問房內物品的來歷與緣由,能夠把詩裡的物件作有限度的「誤讀」,反而是對作者最好的致敬。宋尚緯則害怕讀者過度解讀,追問詩作的來歷與本事,同時也害怕那種設下陷阱、成為有字天書的詩,當中如何取捨拉鋸,確實需要很多考慮。許多詩人採取的方式是抽離場景,留下內省的句子,近年來受歡迎的詩中,這種內省、自我揭發的寫作方式相當盛行。陸穎魚說,這類詩人往往被冠以「厭世詩人」的名號,宋尚緯也常常被貼在這個標籤之下;但是所謂的「厭世詩人」,其實也許比一般人更「戀世」,才能持續挖掘書寫,不畏懼面對自身的傷痛。就如同宋尚緯的詩,在長篇吞吐中,彷彿也透露著一些光芒,儘管可能是微小的,卻也足夠照亮許多陰暗面,讓受傷的人願意繼續往前。

活動最後,兩人進行快問快答,多半是一些趣味生活瑣事,現場氣氛溫馨熱鬧,臺下也有詩人追奇、楚影一同參與。在午後的小店裡,詩人與讀者彷彿都找到了一個小小的位子安置自己,貼進自己心中的好人。

(圖/林子揚)

宋尚緯著,啟明出版

郭哲佑
1987年生,新北人。台灣大學中國文學研究所碩士畢業。建中紅樓詩社出身,詩作散見各報刊、詩刊,著有詩集《間奏》、《寫生》,並入選年度詩選、《台灣七年級新詩金典》等選輯。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