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當代高中戀愛文學指導課程|保健室:給高中生的文學相談室

當代高中戀愛文學指導課程|保健室:給高中生的文學相談室

written by 陳思宏、許亞歷、賴志穎 2018-08-10
當代高中戀愛文學指導課程|保健室:給高中生的文學相談室

七月上旬,《聯合文學》雜誌設立線上匿名提問專區,邀請高中生寫下自己的戀愛煩惱,並請作家以文學著作提供解答。雖說幸福彼此相似而不幸各自不同,但也許讀過他人的愛情處方,你會調配出專屬自己的偏方。

陳思宏的誠實對己檢查表

有沒有推薦的散文或小說適合放在國文課本裡,陪伴高中學生面對戀愛煩惱呢?(建國中學,K

這一題我想了好久,最後想到張愛玲的《傾城之戀》。我高一讀了這篇短篇小說,卻忍不住呵欠,白流蘇與范柳原在戰時香港的愛戀,我笨腦完全無法接收,身邊也無人可指點。後來自己談了幾次戀愛,傷害別人,也被人傷害,粉碎之後拼貼自己,再讀《傾城之戀》,忽然就淚眼,那些文字裡的炎涼與掙扎,一一擊中。

若是放在國文課本裡,就會有許多的討論與分析,提早看透愛情冷暖,說不定會讓高中生更不畏懼,勇於追求所愛。

 雖然一直以來都不是很喜歡和異性接觸,但仍然無法確定自己的性向。請問要如何判定?(斗六高中,阿了)

A. 在「判定」之前,可不可以先誠實問自己,「心動」過嗎?試著把性別的框架閒置,先享受生活中難得的心動時刻。愛很稀有,若是幸運遇上了,忽然聽見琴音弦樂,心中這秒彩虹下秒暴風,見不著對方會焦灼,看到了卻更是膠著,心震動,進或退都難,該不該說?該不該愛?

盛夏適合讀《以你的名字呼喚我》,電影也精采,跟你年紀一樣的男孩,在夏天跨越性別的疆界。「判定性向」說來沈重,青春時光難得,不如敞開,先拆除性別疆界,抓緊心動的時刻。

一兩年來,一直喜歡一個人,沒有告白的勇氣,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喜歡。現在要升大學了,想像新生活讓我非常雀躍,卻一直浮現出他的身影。這是該行動的意思嗎?(北一女中,蘿蔔絲

告白讓人猶豫,關鍵點就在於我們都怕被拒絕。若是被拒絕了,我們就落入劣勢,羞愧尷尬,於是我們選擇隱匿。恐懼會蒙蔽視線,讓人失去許多機會。我想到《長日將盡》這本迷人的英國小說,男主角一生把許多話都吞下,沒說出口,從未告白,背負著沈重的遺憾。

說出口,不藏匿,就是主動避免遺憾。對方身影不斷浮現,妳可以先接近,沿路釋放訊息。不要怕被拒,心若是夠寬大,就能裝得下被拒的苦。趨近,觀之,放下恐懼,一步一步,慢慢接近愛。

陳思宏
1976 年在彰化縣永靖鄉八德巷出生,農家的第九個孩子。得過一些文學獎,例如林榮三文學獎短篇小說首獎、九歌年度小說獎。出版作品《指甲長花的世代》、《營火鬼道》、《態度》、《叛逆柏林》、《柏林繼續叛逆》、《去過敏的三種方法》。寫作、翻譯、演戲、主持、叛逆,忙著在德國柏林當個永靖鄉下人。網站:www.kevinchen.de

許亞歷的少女煩惱百憂解

第一次看到她時,是我的朋友向她打招呼。我很喜歡她積極陽光的氣質,我根本沒有辦法認識她,也對自己沒什麼自信。我從沒談過戀愛也從不知自己會喜歡女生。要怎麼自然地認識一個生活圈和自己毫不相干的人?而且,這是戀愛嗎?是暗戀嗎?(豬豬,新竹女中)

愛是湖,是以自身環抱水體。暗戀是專心為一人捆包禮物(那是你最感自信之事)。戀愛是努力集結字詞,讓字義孤立的碎片誕生出新的形狀。小川洋子《迫降的流星》〈散步同盟會長的信〉中,湖、包裝、文字,皆在造一片小圍牆,構築出另一個世界送給對方。只要圍出世界,因摸索而身處邊緣的自己便不悲傷,反倒確知了自己的歸屬。「今天也沒有找到小石頭。雖然有些遺憾,散步到此結束。」然而,明天還要繼續,等傳達心意的字形小石頭一顆顆收集好,就要寄送出去!

我沒有補習,平常生活圈中多是女生,感覺連戀愛的機會都沒有,遑論戀愛煩惱了,請問該怎麼辦?(北一女中,Archie

尚未發生的戀愛,在肖水的小說詩詩集《渤海故事集》裡預習吧。那麼,戀愛的煩惱將不尋而獲:「上海有雪,神經末梢有珍珠奶茶/我說,貼近你,帶偏見愛你」,妳開始累積偏見,把自己蓋得歪斜,任融化的事物融化,往甜膩的想像插下不腐的吸管。或試著自詩裡抽一張塔羅牌:「愛她的人衝進海水中,給她打電話/讓她聽大海的洶湧,像無數兇猛的時鐘/緊急剎車的聲音。」愛似潮水,月亮運作引力,努力將妳身處之地的浪頭推高,容一個未來的愛人,使他擁有淹覆時間的權力。

我們都是高三畢業生。我已經考上大學,他還在等指考。未來我們應該不會讀同一所大學,可能沒辦法像過去一樣有比較多時間相處,請問應該怎麼做才能維繫感情又不影響大學新生活呢?(斗六高中,短髮少女)

讓最俗氣、最疲於回答的問題,成為動聽的故事。就像村上春樹《夜之蜘蛛猴》中,〈半夜的汽笛,或故事的效用〉一篇作為開場的問題:「你有多喜歡我?」「像半夜的汽笛那麼多。」作答的少年重塑(或新撰)某個孤絕幾死之夜,「那種感覺妳瞭解嗎?」女孩點頭,繼續傾聽少年因留意遠方火車汽笛聲,最終擺脫瀕死狀態,「而我愛妳就像那汽笛一樣。」這是故事的勝利,也是給提問者的獎勵。此外,不要害怕做若有似無的汽笛聲,妳永遠能循著軌道,用下一個故事,開往妳渴望行經的路段。

許亞歷
1984 年生,台大哲學系畢。占卜復合機率,卻被離題斷言創作勢將圖文不離。曾獲台北詩歌節影像詩優選,著有《這個˙世界˙怪怪的》(有鹿,1984)

賴志穎的深度小說處方簽

我是高三生,有一個從國三開始交往到現在的男朋友。想請問如何才能在青春期充滿變數的情況下維持關係(例如明年要考學測、升大學)?(新竹高商,百合)

 現在有升大學的共同目標是很好的,即使考上的大學不在同一地,在台灣,兩人最多三小時也可以在中點會合,一週約一兩次見面是小別勝新婚。你現在的階段就如同金宇澄《繁花》裡的蓓蒂,活在一個倍受保護又穩定的環境裡,書中的小毛和陶陶所面對的,才是人生裡真正的變數呢。什麼?你覺得兩三小時很久?愛麗絲孟若的短篇〈抵達日本〉中已婚主角葛蕾塔抱著小孩,搭火車跨越三個時區從溫哥華到多倫多去會一個(也沒真正說好)還不知道算不算情人的情人,那才是又久又充滿變數呢!

Q. 你有寫過情書嗎?這個年代,寫情書有用嗎?(建中、H

我先假設你想書寫的對象不是識字的文盲,因為現在有太多人根本就不知道如何讀文句承載的意義。我從未寄出過我寫的情書,那時,我閱讀的情書範本是蔣勳的《欲愛書:寫給Lys M》,他的情書愛情肉慾混雜自我陶醉, 絕對不只是給對方看的,還有自我療癒意淫的部分存在,所以寫情書的「用處」到底要如何定義才好?是能真的讓關係前進,還是深掘自己面對感情的態度?不過寫了不管送不送出,都是一趟心靈之旅,尤瑟納的《哈德良回憶錄》就是一封封無法寄出的情書,一封封對死去情人安提諾雨斯的懺情錄,有些感情,即使對方看不到,還是得寫下才能滿足,所以,想寫情書就寫吧!

我喜歡他已經很久了。我沒辦法忘記他對我的告白。但畢業後就再也沒聯絡,他封鎖我。累的時候,他的形象是我的支柱,深夜寂寞,他的一切都讓我心碎。難道只是我太固執?放不下嗎?(嘉女、芒果)

你現在完全就是拉克羅小說《危險關係》裡杜薇院長夫人般的受害角色,如果你無法將自己昇華為凡爾蒙伯爵(如同「他」)或梅黛侯爵夫人(這非常困難而且要有承擔各種無法預期後果的勇氣),那你只能讓自己儘快跳脫出這種耽溺才好。跳脫耽溺的方法最有效的就是設定一個能讓自己分心的目標,我推薦你找出林宜澐的《夏日鋼琴》來讀,書中的每一篇都是一則美麗的耽溺,或許在未來你會遇到也耽溺於閱讀《夏日鋼琴》的人,他才是你值得喜歡的對象。

賴志穎
台北市人,加拿大麥基爾大學微生物學博士,現為生技公司資深研究科學家。曾出版短篇小說集《匿逃者》、《魯蛇人生之諧星路線》以及長篇小說《理想家庭》,雜文及評論散見於報刊雜誌。

0 commen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