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兩好三壞太太|呂欣潔、陳凌:兩個女生,一個家

兩好三壞太太|呂欣潔、陳凌:兩個女生,一個家

written by 楊 隸亞 2018-12-07
兩好三壞太太|呂欣潔、陳凌:兩個女生,一個家

《聯合文學》12月號專輯「讀書的太太」——「世界之妻不流淚/挾著真實的黃沙滾滾而來」凱洛.安.達菲的詩集《世界之妻》以歷史上知名男性的妻子為詩題,主張奪回自我的詮釋權。寫作讓女性發聲,而閱讀讓她們自由。一年之末,邀請熱愛讀書的太太斯聊自己的閱讀生活。什麼書想推薦給伴侶,又有什麼書反應自身狀態?有的太太上街頭,有的埋首工作或滿手奶瓶尿布,若忙亂中能偷得一點空,當妻子開始閱讀,世界就是她的房間。

太太_呂欣潔
北一女、台大社工系、雪梨大學政策研究碩士,長期投身性別與同志運動,關心人權、動物保護、長期照顧、國際倡議工作。現任婚姻平權大平台總召。

太太_陳凌
台灣大學獸醫系畢業,現為獸醫師,有心咖啡的創辦人之一。

「我有話跟妳說。」
「我知道。」
「那妳告訴我—」
「告訴妳什麼?」
「兩個女生可不可以做愛?」
故事的主角沒有回答,身體與雙手都在發抖,帶著充滿淚水的眼睛望向另一個女孩:「不—可—以!」
這是二十多年前,曹麗娟的短篇小說〈童女之舞〉(一九九一年發表),描寫兩個女孩從白衣黑裙開始的情愫,卻抵不過內心困惑不解與社會眼光,一方最終走入異性戀婚姻,留下許多疑問、遺憾與淚痕。
二十年後,兩個女生,一個家。最真實的日常人生。她們是結婚於二○一五年的呂欣潔與陳凌。透過太太的閱讀時光與日常生活,來了解兩個女生,一個家的「太太日子」。

Q 兩人從認識、交往、結婚至今已有多長時間?
陳凌(以下簡稱陳) 我十九歲時認識欣潔,當時我還是台大的學生,參加學校的浪達社同志社團,社團邀請欣潔擔任我們的社團講師。後來,我也參加同志諮詢熱線的活動,這就是最初認識的起點吧。
呂欣潔(以下簡稱呂) 交往是她大學畢業之後,二○一三年我們才交往的。
 結婚是三年前,二○一五年。

Q 戀愛、同居、結婚這幾個階段的不同感受?
 戀愛就是靠直覺,像是乾柴烈火。同居關係會更緊密結合,因為生活上都相處在一起,結婚則是雙方的生活和家族會有更大的改變。
 我覺得結婚最大的不同是家人態度的轉變,還有社會對我們的定義。
 結婚之後,我媽在過年的時候邀請大家一起去旅行。她訂了三個房間,爸爸媽媽一間,姊姊跟姊夫一間,我跟另一半一間。
 最大的不同是,家人也把陳凌當成家人看待,而不是只是我比較好的朋友。例如家族聚餐訂位也會訂她的位置。

Q 兩位在二○一五年舉行傳統婚宴,婚後的生活是否有什麼不一樣?如何感受「太太」這個身分的轉換?
 相較於女友,「太太」的身分還是會有一點壓力。當變成「太太」以後,很明顯感到社會對「結婚」的想像,有比較高的標準與期待。
 我們兩人也許沒並沒有意識,反而是外界的人會說,啊!你現在是太太了,所以你應該要如何做。
 許多人對婚姻的想像包含一種獨佔性吧。而我不會約束陳凌的行程安排,她依然保有獨立自由的空間。也許這不是其他人認為婚姻的型態,但這確實是我們理想中婚姻的模樣吧。我們決定要跟彼此走下去,不是為了限制對方,而是我們要成為彼此支持的力量,讓對方在做自己喜愛的事情時,能夠沒有後顧之憂。
 不過,還是會有責任加重的感覺。
 例如,我肚子餓了她就要買飯給我吃。(笑)

Q 婚姻本質是愛,不分性別,如果對於婚姻平權不夠理解的朋友,能否推薦他們讀哪些書,才能更認識多元感情?
 陳雪老師、李屏瑤、羅毓嘉等作家的文學作品,都把同志情感從不同的層次描寫得很好。此外,去年重新出版的《天河撩亂》,也是很動人的文學作品。
Q 那欣潔會送書給陳凌嗎?
 我不需要送她書,她每天都從不同的網購商城買來很多書。
 我從小就很愛閱讀,讀書時期也看很多文學類作品。最近讀的書是《毒木聖經》和《屠夫渡口》。

Q 通常都在哪裡閱讀呢?
 飛機上。那是一段可以完整閱讀的時間,不能上網,也不能使用手機打電話,用來讀書很適合。我觀察陳凌通常在床上看書。
 其實,欣潔常常讀一讀就棄讀耶(笑)。不只床上,我在哪裡都可以讀書。
 因為工作行程比較忙碌,比起小說,我會傾向選擇科普類,有分章節的書。說到這個,我們二人最近都買了台灣品牌的中文電子閱讀器。自從有了這個工具,陳凌變本加厲,一天到晚都拿著看。

Q  今年有哪些推薦的書?
 我推薦徐志雲醫師的《讓傷痕說話:一位精神科醫師遇見的那些彩虹人生》。透過精神門診的故事,可以讓讀者對性別有更多元的認識,這些故事背後有些是家庭傷痕、有些是社會結構對性別不理解產生的壓迫。這本書透過同志文化介紹、精神醫學的解釋,筆觸清晰犀利,閱讀起來很流利暢快。
 我推薦駱以軍的散文集《純真的擔憂》,這本精裝書也做得很有質感。

Q 為什麼台灣的同志需要「婚姻平權」?「保障伴侶關係」跟「民法婚姻」有何不同?
 全世界的同志都需要婚姻平權,台灣很幸運走到現在這一步。最大差異是立專法或民法。大法官釋憲有說,在明年五月二十四日前必須要有一個法。除了法律保障外,就是社會層面,我們按照傳統方式跟大家宣布結婚,在路上辦桌、吃流水席。我們的父母跟家人很清楚現在關係狀況是什麼,但倘若是「伴侶」,會有人不明白這是什麼?

Q 部分朋友對「家的想像」侷限在一男一女,所以很難理解兩個女生(兩個男生)如何建立一個家,面對這種狀況,會如何應對?
 社會上還是有許多「非典型家庭」,比方說單親家庭、隔代教養等,這種家庭也能提供保護或愛,發揮它的社會價值,這也是家庭的多元面向。透過這些概念和對方溝通,進一步瞭解對方是否認為兩個女生沒有辦法保護這個家,或兩個男生比較無法和小朋友親密的相處,這些擔憂比較刻板,事實上未必都如他所想。
 我認同陳凌說的,需要給不了解的人一些時間。我常以我父母為例,我父親幾年前都還不加我臉書朋友,他覺得只要跟我連上,很擔心看到一堆同性戀議題。但現在他會在長輩群組發言「大家要保持開闊的心胸,了解社會新的議題,接受專家建言。」(笑)

Q 如果用曾經讀過或令你印象深刻的某本書的句子送給對方,你會選擇哪一段話呢?
 我有把我最喜歡的句子寫下來,是奇幻小說《地海巫師》裡的一句話:「不要因為正義值得讚賞或高貴而去做某件事,別因一件事似乎是好事而去做。只做你必須做且別無他途可行之事。」
 我們還蠻常跟對方說這種話啊!
 什麼?
 這件事只有你可以做,所以你要努力去做這種感覺。
 是我跟你說的吧⋯⋯
 我也會跟你說啊,當一個可以影響別人的獸醫這件事只有妳可以做。我想這句話可以送給對方也可以送給大家!


太太說 POP QUIZ !

Q 結婚的契機?
 是因為要選舉(笑)
 要搏版面,只好以性命相搏(笑)
 用我們的終身幸福相搏。

Q 若一人想讀書,另一人想出門或做其他活動,如何協調?
 我比較喜歡閱讀,但她比較喜歡聊天。
 如果我們一起出去旅行,她在閱讀,我就會說不要再看書了。跟我聊天吧!聊完後,她就會說那我可以繼續看了嗎?(笑)

Q 喜歡紙本書還是電子書呢?
 我還是比較喜歡看紙本,有時候覺得電子書的字體很難掌握,而且紙本書拿在手上的感覺很好。
 我前陣子覺得電子閱讀器很好,一次可以帶好多書出門,還可以隨當下心情盡情挑選,這是紙本書無法做到的。

讓傷痕說話:一位精神科醫師遇見的那些彩虹人生

徐志雲 著

遠流(2018.9.27)


純真的擔憂

駱以軍 著

印刻(2018.10.5)

 

採訪撰稿|楊隸亞
攝影|犬丸


楊隸亞
一九八四年十月生,台北人。東海大學中文系,成功大學現代文學碩士畢,曾獲林榮三文學獎散文首獎,聯合報文學獎散文評審獎等若干獎項。作品散見各報副刊、《印刻文學生活誌》、鏡傳媒等。出版散文集《女子漢》。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