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纵情神话与人性的想像——专访郭筝:借由武侠,还原历史|416期

【当月精选】纵情神话与人性的想像——专访郭筝:借由武侠,还原历史|416期

written by 李伍薰 2019-06-06
【当月精选】纵情神话与人性的想像——专访郭筝:借由武侠,还原历史|416期

从读者到作者,从《山海经》到《大话山海经》,身兼编剧、作家的郭筝以中国先秦博物志从《山海经》为灵感来源,创作出七大册《大话山海经》,由人、妖、神组成的豪快故事系列,究竟如何诞生?过程又融合哪些巧思?

从刑天埋下的远因

郭筝与《山海经》接触的机缘,可从四十多年前说起。当时,由于国内的资讯相对不发达,因此虽然久闻《山海经》之名,却始终无缘目睹,直到后来河洛出版社集结许多古籍成为『古典小说大系』这个套书上市,其中就包括了《山海经》,整套书一万多块钱的价格以当时(一九七八年)而言,可说是相当高价。为了一睹丰采,郭筝忍痛许择分期付款的方式,终于有机会一览这本古籍。

然而,第一次目睹《山海经》,由于都是文字而没有图,郭筝起初觉得有点无聊,但后来看到神话的片段,却开始觉得有趣起来,尤其是对「刑天」这位神祇更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也埋下了后来创作《大话山海经》的远因。而后郭筝忙于书写剧本,再一次想起《山海经》,则源自于二○○八年一次电影合作。当时以《太王四神记》闻名的韩国导演金钟学想筹拍一部华语电影,担任编剧的郭筝建议:在中国拍摄神怪类是禁忌,但古典文学的衍生创作则较有机会,因此提出了以《山海经》为蓝本进行改编,初期也获得导演首肯,郭筝因而写了一部剧本,制片方也在二○○九年提出拍摄计画。

可惜后来导演的想法改变,电影不了了之没拍成,到了二○一四年时,郭筝的香港友人建议他将电影故事改编成小说,的确《大话山海经》的故事节奏明快、人物个性分明,动作表情跃然纸上,在读者脑海中形成一段影像,或许跟做为电影剧本的前身有所关连。

哀乐无常的众神

《大话山海经》的世界,建构在实际的古代中国,加上层层神怪设定,堆叠而成,以《山海经》中记载的众神为最高阶级,与其他作品不同,祂们既不干涉人世,对人类的信仰也全然无感,与坊间对东方神祇通常具备的神圣、道德的既定印象不同,这些神祇更似希腊、北欧众神,各有好恶与脾气,习性宛若众生,却未必庇佑众生。妖怪则依据修行年分,各有强弱,但大抵全然不是众神的对手,以至于一个不慎得罪天帝,就几乎落个全族被封印的下场。最为赢弱的,则是凡夫俗子的人类,他们既无神力,短短阳寿也无法达成与妖怪般的修行,如此赢弱的人类,却可以因为一个极其荒谬的理由,成为神与妖打赌万年的筹码,也为整部史诗写下令人莞尔的开端。

故事中提到了儒、道、佛三个体系并行╱竞争的关系,但描写上,则较著重在道教,例如第一集〈灵魂收集者〉主角便是来自于道教体系,郭筝表示这样的选择,主要是因为道教非常喜欢收留各路神祇,同时也对这些神的形象进行转化。这样的概念跟现代民俗信仰中的精神相对符合,在书写故事上较容易发挥,好比在〈灵魂收集者〉故事中便有西王母拒绝承认道教里「王母娘娘」是自己的诙谐片段。

《山海经》众神里,郭筝最喜欢的,便是形象鲜明的刑天了,他还记得第一次看见刑天无头、以乳头为眼、肚脐为口、左手持斧、右手持盾的样貌,当下感觉相当震撼,对这位战争之神印象深刻,也因当年在与金钟学构思电影时,邢天的形象一跃而入,成为了点燃灵感的存在。《大话山海经》里,刑天同样在开场扮演了重要角色,成为引领万年故事开端的肇始者;其后代,更是故事的直接参与者,自始至终,我们都能在整个系列里,看见刑天威武、刚烈的影子

命名的涵义

郭筝笔下的角色,不论神、妖、人都具备鲜明的个性,却不会落入刻板的俗套,也没有明显的善恶之分:某些初读像是反派的角色,后来在故事中反而成为要角,性格或道德上的缺陷、或者说正当性的欠缺,都不会构成妨碍。这样的安排,使得故事里的人物表现非常立体、有血有肉;其中,敢爱敢恨、怀着不良企图接近主角的樱桃妖,更是郭筝的自己最钟爱的角色。在《大话山海经》故事中,人类主角莫奈何的主动性始终不及妖怪樱桃妖,甚至可说,樱桃妖才是推动故事前进的隐藏主角。

角色的命名上除了神祇的名字沿用《山海经》之外,关于人与妖,郭筝的确有几套不同的逻辑:妖怪的名字许多来自原创,也相当直接,好比是来自樱桃的樱桃妖,或者鲶鱼妖、浣熊妖等。

在人类方面,若是历史人物,则以原名处理;在虚构人物上,多半的人物名字则反映其个性、或其故事历程充满寓意,如首部〈灵魂收集者〉的主角莫奈何,就是一个对于遭遇任何事情都莫可奈何的角色。女主角梅如则是个冰霜美人,顾寒袖、文载道等书生,破城虎为军阀盗匪等,多半以人如其名。第二类,则是融合历史人物原形或者神祇后裔,例如项宗羽,即以西楚霸王项羽为基底,中间加上宗字;而另一侠士燕行空,则是以「行」字指涉其是刑天神后裔。这些命名法则多半承袭郭筝的风格,让读者能第一眼就洞悉角色的某些特性。

时代用语变形

关于《大话山海经》故事的年代,熟稔史书的郭筝说明,北宋是他个人最喜欢的朝代,承接着五代十国的乱世,开国的赵匡胤却能在不杀功臣的状态下杯酒释兵权,可谓史上罕见的高难度操作。北宋同时也是中国历史中最为开化的朝代,不仅许多的状师(律师)为人打官司,知识分子也没有文字狱的压迫,即使在朝廷里,朝廷里没有人会因为触怒皇帝而被降罪。甚至北宋知识分子的舆论,也能够影响政府的决策等,倘若未被金国灭亡,或许当时有机会进入民主时代。郭筝选择北宋的另一个原因,则是商业化的北宋具备了现代化的特质,从《清明上河图》可以观察到,北宋街上拥有各式各样的商店,到了晚上,也不像其他朝代实施宵禁,而有熙攘夜市,非常热闹,也与台湾的夜间景致非常相似

接近现代世界的情境,能让读者们在阅读时更感到自然、亲切,而类似的逻辑,也反映在《大话山海经》的文字上——我们偶尔能在字里行间目击一些较为后设的文字,例如以上班族生活来描绘众神百态,或是樱桃妖登场时类似槟榔西施的描写,这套诙谐的书写技巧源自于二十多年前在中国时报连载《鬼啊!师父》时所建立的基础。

郭筝解释:用古代词汇来描绘古代的事物是传统写法,但首先得要确定读者知道古代的词汇,与其造成阅读上的困扰,倒不如选用现代用语更来得直接,也能刺激读者的心神。这一巧思,反而也成为了他的独门绝活。访问最后,郭筝提及在写作上长久以来的宏愿,熟读历史的他希望借由武侠带历史的方式,将真实历史的事件与人物形象,还原于读者们眼前,形成一部浩浩荡荡的『武侠二十五史』。历史向来沉重,但以郭筝简洁、俐落的笔法,行云流水的轻快节奏,以及诙谐灵动的人物对话,相信他笔下的历史,在长者智慧的加速运行下,绝对又是一部部让读者欢快舒畅的故事。而或许,「武侠二十五史」里已经包含了已发表的《鬼啊!师父》、《龙虎山水寨》、《少林英雄传》,以及《大话山海经》。

郭筝

本名陶德三,一九五五年生。现专事剧本与小说创作。一九八○、九○年代活跃于文坛,曾获洪醒夫小说奖。以笔名「应天鱼」出版武侠小说《少林英雄传》;以笔名「郭筝」出版短篇小说集《好个翘课天》、《上帝的骰子》,长篇历史小说《如烟消逝的高祖皇帝》,以及武侠小说《鬼啊!师父》、《龙虎山水寨》等。剧本作品包括:《赤壁》、《挖洞人》、《去年冬天》、《国道封闭》与《弹子王》等。曾七次获新闻局优良电影剧本奖,以及法国杜维尔亚洲国际影展最佳编剧奖。

文|李伍薰
科幻奇幻作家,海穹文化社长,致力于落实科幻、奇幻题材的本土化,发愿要努力挖掘台湾新锐类型创作者!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