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藝文行事 【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國藝會董事長林曼麗 vs. 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王聰威

【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國藝會董事長林曼麗 vs. 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王聰威

written by 徐禎苓 2019-12-25
【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國藝會董事長林曼麗 vs. 聯合文學雜誌總編輯王聰威

2009年9月由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簡稱國藝會)主辦「『新』十年小說論壇」,談千禧年(2000年)以後的台灣小說概況。2019年11月剛落幕的「協作時代──台灣長篇小說跨領域論壇」,由國藝會臺灣文學館聯合主辦,會議援用「協作」二字,提綱挈領台灣長篇小說的脈動、跨媒介合作與國內外推廣。「十年」是回顧及展望的良好時點,台灣長篇小說能多元發展,背後有個重要推手,便是國藝會。故論壇之後,續由《聯合文學》總編輯王聰威接棒,與國藝會董事長林曼麗對談國藝會,並聚焦國藝會於長篇小說的意義。

除了打地基,更要蓋高樓

林曼麗於2003年,曾為國藝會第三屆的董事長,2017年回任,王聰威先就著幾次經歷,詢問她在職務上的心境與挑戰。林曼麗指出國藝會屬於財團法人機構,過去雖由政府出資,但不受政黨左右,國藝會保有獨立自主的空間,卻在千禧年遭遇資金困難。因此當年上任時,她研擬兩項重要方針,第一改變財務管理方式,維持組織營運穩健;第二成立「國藝之友」,爭取民間企業贊助,以專案方式企劃補助藝文創作,好比和碩企業以「Matching fund」方式支持長篇小說專案補助至今。

國藝會開辦以來,每年辦理常態補助,支持文學、視覺藝術、舞蹈……等藝術領域創作,林曼麗形容:「那是打地基的事情,但我認為只打地基還不夠,應該開始起高樓。」於是希望推動具前瞻性、倡議性、符合時代發展的補助方向,國藝會另開立專案補助。如今高樓已起,重返國藝會,她希望「將補助資源的餅做大,將資源放在刀口上」,除了補助政策的整合,她提出「Arts to everyone」的構想與行動,「國藝會的使命是創造價值,不只是滿足藝術家創作,還要擴大影響力,閱聽者的『共鳴』是對藝術家最大的回饋。」

以長篇小說作為一條龍的起點

2003年「長篇小說創作發表專案」補助開辦,王聰威於隔年順利獲得補助,撰寫他的第一部長篇小說《濱線女兒》。他對國藝會獨獨選擇長篇小說補助感到不可思議,因為當時的文學獎、報刊雜誌多以刊載短篇小說為主,剛出道的年輕寫作者多半擅長一兩萬字的短篇小說,「怎麼會有人願意做吃力不討好的事?當時的判斷是,長篇小說讀者少、不容易銷售。但這顯然是成功的一項補助政策。」因國藝會的補助,一點一滴打造台灣今日長篇小說的榮光,他好奇當時國藝會為什麼會選擇長篇小說設立專案?

「國藝會並非從市場角度思考,而是支持創作、穩固藝文生態。必須對藝文生態充分理解,了解最需要支持的關鍵。在設立專案補助之前,我們已對生態需求做了全盤了解,知道長篇小說在創作與出版的困難,經過專業諮詢、充分討論、嚴謹把關、資源盤點,決定從長篇小說創作、出版到推廣一條龍的概念進行補助,擴大作品影響力。這就是國藝會,做別人做不到的事。」

照片提供:國藝會

持續支持原創,與時俱進、擴增補助影響力

長篇小說在獎助下慢慢開花,題材多元被視為特徵,開拓小說的各種可能性。王聰威說,台灣小說開始在國外書店上架,作家慢慢在國際上被認識,不過長篇小說的出版減少卻是不爭的事實,讀者變得更少,舉例來說台灣文學金典獎的評選委員黃崇凱特別提到 2019 年是小說歉收的一年,面對長篇小說衰退的現況,國藝會在現有機制基礎之下,有什麼因應計劃嗎?

「以國藝會的立場,就是持續支持藝術創作。但還有一個重點是『與時俱進』。時代的改變非常快速,政策方向必須創新。持續推動、與時俱進地整合、協作,擴增補助影響力,從點、線、面全面關照藝文生態。」

林曼麗表示,必須有遠見地培養年輕讀者、培養未來的創作者,也要從「協作」的思考出發,讓好的內容,創造更好的產值、價值。林曼麗特別舉出國藝會 2017 年推行的「小說青年培養皿」,讓長篇小說在高中校園深耕,「培養讀者,同時也培養未來的創作者」。2018 年至 2019 年,以兩年時間建置「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提供研究及運用,也讓創作者有管道被認識。再者是跨領域的協作,今年 11 月在臺大舉辦「長篇小說跨領域論壇」,邀請專家學者及業界各方專業人士對話。她說,「如何讓好作品有更大的創新價值,內容絕對是首要,然後做出價值與產值,透過整體環境的建構,讓土壤肥沃,才能滋育藝文產業。」

連結世界,讓藝術家不再單打獨鬥

過去國藝會比較在幕後提供資源,藝術家多以個人名義向外參與國際活動,林曼麗說,「國藝會作為國家機構的制高點比藝術家容易取得世界連結我們不想再讓藝術家辛苦的單打獨鬥國藝會應該重思自己的位置從幕後站到前面讓台灣的藝術創作者在世界上有能見度。」國藝會近年成立「ARTWAVE-台灣國際藝術網絡平台」,積極與國際交流,譬如參與 TiBE 台北國際書展、澳洲 OzAsia 藝術節。

攝影|一J
攝影|一J

文學可以是       

王聰威也贊同林曼麗以小說為根本的出發點,有了內容,才有其他媒合的可能。談起媒合,他提到在那場台灣長篇小說跨領域論壇上,有個別有意思的提問:「文學可以是___?」也好奇林曼麗對此提問的想像?林曼麗的看法是,「文學與其他藝術表現一樣體現人類存在的重要價值。經濟可以讓國家強大,藝術可以讓國家偉大。文學是藝術的其中一部分,影響層面可以非常廣泛。」

原為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教授,加上長年積累的博物館與美術館資歷、豐富的策展經驗,倘若文學可以是展覽,會策劃什麼樣的內容?林曼麗舉出 2014 年與蔡明亮共同策劃「來美術館郊遊—蔡明亮大展」,讓電影進入美術館,這也是首次電影與美術館協作。在美術館的呈現和電影院的放映方式不一樣,觀眾可以自由走動,作品可以自由拆解,和觀眾建立緊密的對話、交流關係。以此對照文學策展,她認為需要打開腦袋策劃文本的創新可能,作一個展覽就是另一個創作。「策展不只是文本與空間的關係,還必須考慮進場觀眾的觀者角度。」

王聰威也回應,若大家對文本、文學的想像力不夠,在媒介轉換上可能會變得礙手礙腳。他順勢問起林曼麗近日閱讀的小說書單。她低頭略思,憶起之前在東京,聽聞台裔作家東山彰良《流》獲得直木賞,她立刻買下小說,花一下午讀完,並讚賞小說頗具趣味好看。最末,王聰威邀請林曼麗對《聯合文學》的讀者們說幾句話。她輕柔地說:「多支持長篇小說作品,讀小說的過程能 enjoy it。」

在國藝會的支持與推動下,台灣長篇小說的未來令人期待。
攝影|一J
【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簡介】

2018年,國藝會透過「專題資料庫研究計畫-長篇小說專題」,以專案作品為核心,擴及常態補助之長篇小說作品,進行資料調查徵集、統計分析、研究撰文、影像觀察,追蹤補助作品後續發展和影響,並與國內第一線教育工作者合作,共同創造補助成果延伸運用價值。2019年完成「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建置。

👉👉👉更多資料,可點擊前往點擊前往:【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

撰文|徐禎苓
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兼任助理教授。曾獲林榮三文學獎、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補助、台北文學獎等。著有散文集《腹帖》。最新散文集即將出版。

攝影|一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