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驻站作家 【八月驻站作家】在阅读里,我学会把自己蹲低一点 ──与宋怡慧谈《国学潮人志,古人超有料》

【八月驻站作家】在阅读里,我学会把自己蹲低一点 ──与宋怡慧谈《国学潮人志,古人超有料》

written by 徐祯苓 2020-08-12
【八月驻站作家】在阅读里,我学会把自己蹲低一点 ──与宋怡慧谈《国学潮人志,古人超有料》

「做一件事,必须先思考为什么要做。」

眼前被封为「阅读传道士」的宋怡慧铿锵吐出这句话。

十年前,宋怡慧接下设备组组长,着手策画阅读推广,也盖了校园图书馆。她不仅出书畅谈阅读术,也曾上TED分享阅读教育的力量。此刻,我们就在她盖的图书馆,一隅有书有沙发有垂灯的reading corner,听她聊书与阅读。

宋怡慧推动晨读,那个「为什么要做」的原初动机是:「希望学生能再次接轨小学的晨读时光。」续探「希望」的根苗,竟回光映照出她的寂寞青春。学生时期,宋怡慧不擅言词,人际关系受挫,却因打扫图书馆而开启阅读之路。

「当时书给我很大的支持」,她说,「小时候我常想为什么自己会长成这样,为什么思考的总跟别人不一样」。有次她翻到一本星座书,书的扉页有段纸背透光的开场白:金牛座的守护神是维纳斯,不管在物质或精神上,都享有丰厚的幸福。顷刻间她变得喜欢自己。后来,她发现以星座为话题,易与人打成一片;应用于教学,则可透过星座的性格解释,排解学生之间人际纠纷。「星座是认识自己的大数据,让很多东西解套。」

《星读物语》到新作《国学潮人志,古人超有料》(下文简称《国》),宋怡慧皆以星座为经纬。譬如后者,书中举例先师孔子「因材施教」与素养教学,正是重知识、学习的水瓶座所敬佩,西方的星座与东方的古人忽焉交集而变得有趣。

「我让古人从国学系谱中走出来,读者从古人身上找到自己」。

推广阅读行之有年,宋怡慧发现考试并未影响学生阅读,相反的,他们正通过阅读思索:我要成为怎样的大人?于是她抛弃「经典文学」的包袱,重思如何编制一个在生活的方方面面能符合13到18岁孩子的阅读书单。青春期的孩子特别敏感权力位置,大人容易成为被讨厌的对象,「我认为唯有在阅读里,大人跟孩子是平等的,每个人的论点只要有凭据,都可以被接受」

「我学会把自己蹲低一点,让自己用青少年的视角看世界,而非大人」,她说,「他们开始觉得阅读有趣、有用、有梗,能照见内心,让人有创意,那么阅读就会产生质变,再也不是功课、不是大人的期待。」

一○八课纲在今年正式上路了,这个以「素养」为导向的课程设计,早在上路前就已实践于宋怡慧的课堂,但素养为依归的学习究竟将教育带往何方?依然是某些家长费解的地方。

宋怡慧说了一个小故事。犹太人的母亲每天都期待小孩打破杯子,她便可顺势告诉小孩何为万有引力。「这就是素养,知识变成技能去解决问题、活用于未来,再也不像过去强调知识复制。」

素养放在阅读教育里,就成为《国》的起头。

说起国学,对绝大多数的学生而言是场梦魇。宋怡慧不谈大而无当的道理,而探究起「为什么学」。「孔子是个不折不扣的教育大师,世界上能圈三千弟子的人不多,连日本天皇都认为半部《论语》治天下。」孔子地位崇高,他究竟厉害在哪?「孔子汇聚老师们的样子」,面对宰我瞌睡,孔子严厉责备;但子路剁成肉酱,他悲痛不已,「他对每个学生是不一样的,但这些都是爱。我们不该死背孔子教育的意义」。

宋怡慧特意让学生从孔门七十二弟子中寻找出与自己相像的人,搜寻那位弟子何去何从。她笑说学生还进一步去查为五斗米折腰的「五斗米」,换算成今天的薪俸是多少。这种跨学科学习,「各领域提供优势,彼此合作,创造趋势,是AI时代团队合作的样态。」

《国》盘点了升学考试最常出现的人物,始于先秦终于清。下笔时,宋怡慧将把学生、朋友的形象放进来,试图更立体看待古人的可爱与潮。被选入的十二位潮人物们,宋怡慧特别关照同为女性的李清照。

谈起李清照,宋怡慧眉飞色舞起来。她细述李清照的才情才气,能摆脱闺阁女子格局,关心国家大事;还能别开婉约词派,走自己的路。她随口念了脍炙人口的〈如梦令〉,忙不迭赞叹:「这就是处女座,一出手即绝响」,但她很快转换语气,「她前半生虽然幸福,但命运给你一颗糖,却甩你一巴掌。」李清照的后半生不尽如意,先生续妾、自己再嫁,充满著苦涩纠结。论及此,宋怡慧始终揪紧眉头,直到李清照的话题结束。

其实宋怡慧曾挣扎要不要写词人再婚的经历,但想起战争里,一个小女子为了捍卫丈夫赵明诚生前收藏的古物,委身再嫁,宋怡慧认为那是成全爱情。「你可以看见李清照的强悍,她要为人生价值而活」。最后再嫁一事还是写了,「但这不是爱情黑史,而是抬高李清照的位置。」

不只李清照,还有许多有情人──庄子、屈原、李白、纳兰性德等,都是宋怡慧喜爱的古代潮人,他们指引着生而为人的成就,将在《国》的基础上,成为下本书的素材。

「重读」是近年的热门课题,乡民、历史、厌世、走读……等各家心法解析古文,如另类的百家争鸣。宋怡慧谦称《国》非一家之言,是中学教师为了学生撰作的文普书。「这群孩子未来未必选择文学,我的书只是通往上述书籍的『桥梁』,所以不求考据与学术用语。」

我想起访谈之初,宋怡慧说阅读让她学会蹲低。原来那蹲低不为了自己跳高,而是把机会让予学生,在高飞前,记住阅读里的亮光与温柔。

采访撰文|徐祯苓
政治大学中文所博士,现为台湾师范大学兼任助理教授。著有散文集《时间不感症者》、《腹帖》。

摄影|YJ

场地协力|丹凤高中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