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主题特辑 【金马57】光阴成像——评《日子》

【金马57】光阴成像——评《日子》

written by 林心岚 2020-11-16
【金马57】光阴成像——评《日子》

蔡明亮《日子》一如既往,宁静致远、流而长。片中仅以 46 个镜头,几乎没有对白,呈现生活里的明媚与寂寞。

蔡明亮惯于使用长镜头。据访谈实录,《日子》的拍摄计划是这样的:先拍一些李康生生活的画面,再拍一些亚侬生活的画面,最后再拍一些两个人的画面。

亚侬是蔡明亮在泰国的市场偶遇的素人,有人说,亚侬有着李康生的气质。一如蔡明亮在遇见了李康生以后拍了《青少年挪咤》,亚侬带来了《日子》。

《日子》里的亚侬像天使,纯净、眼神透明,生活得很专心:洗菜、做饭、烧柴,都市里的尘埃和他分分毫无法沾上边。亚侬安眠,光影洒落在他身上,镜头里外没有一点声音,世界像为了他而安静。

如果说,从《爱情万岁》和《天边一朵云》以来,「明亮语」里的水指的是情欲,《日子》亦有所延续。电影一开始,李康生沉默地坐在窗边,窗外下著雨,不过只有雨的影子落在李康生的脸上,李康生的表情看起来无比孤独与寂寞,下一幕他全身浸泡在水里,他双眼紧闭,就像快被淹没而无处可去。

除了水,火也暗示了李康生的苦痛与焦灼。不耐地点着菸、针灸和刮痧的剧痛,无处不充满炙热高温。在针灸过程中,李康生被落烬烫伤,痛苦不已,蔡明亮急忙出声入镜,也是这一景彻底打破虚实界线。李康生的颈症是真事、蔡明亮陪伴他就诊亦为真事。《日子》最初的计划是留下李康生的病态,在这一景留下了痕迹。

光和影在《日子》里可说是艺术含量最高的成分。李康生在片头带着无法解渴的情欲和病体的苦痛,从暗巷走入光里。到旅馆、见到亚侬。亚侬带着润滑液,为李康生全身按摩,所有的抚摸都柔滑、湿润,至此,李康生终于露出松驰的表情,亚侬的水熄灭了他长年的火。事后亚侬走进淋浴间,接手莲蓬头为李康生沐浴,如同浇熄荒原野火的雨水。

李康生把小小的、薄薄的音乐盒送给亚侬。音乐是卓别林为《舞台之光》所写的〈永恒〉。亚侬听着,李康生温柔地把手放在亚侬的膝盖上看着他听。亚侬心无旁骛地听、李康生亦心无旁骛地看,曲子漫漫,像没有尽头。这一幕大约是全片最柔情四溢的一景,蔡明亮说,音乐盒在戏外送给亚侬作为纪念了。

李康生说,Let’s eat something。两人一语不发地在路边面摊吃着面,镜头隔街捉影,但没有任何声音,都被嘈杂的车声盖过去。李康生和亚侬独立于闹市,人车摩肩擦踵而过,但他们一点也不被影响。

电影结尾,李康生又从光里,走进影子里。他和亚侬也许在那一碗面以后再也不见了。

亚侬又恢复了一个人,一个人做菜、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坐在公车站,他拿出李康生送给他的音乐盒,侧耳再听了一次。听着听着,他不再心无旁骛了,他看着往来路人,曼谷街头每个人都穿着和李康生一样的T恤五分裤,不过他们全都不是李康生。

蔡明亮的电影以安静、悠长闻名,《日子》亦如是,光阴交错,若其名曰「日子」,百态孤独而爱仅仅是擦肩的例子,分秒攒积便成了日子。

文|林心岚
高雄人,就读台大历史系,现居于电影海报时光屋。苦于书读不完、没空看电影和镜头坏掉三大难事。

特别感谢|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