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专栏 【焦元溥专栏|乐读普希金】普希金/柴可夫斯基:尤金奥尼金之塔蒂雅娜写信场景

【焦元溥专栏|乐读普希金】普希金/柴可夫斯基:尤金奥尼金之塔蒂雅娜写信场景

written by 焦元溥 2021-04-27
【焦元溥专栏|乐读普希金】普希金/柴可夫斯基:尤金奥尼金之塔蒂雅娜写信场景

塔蒂雅娜或许是俄国文学里最美好的女性形象。身为情场高手,普希金笔下的女人并不虚幻,但他确实赋予这个人物特别的柔情,爱读感伤小说,却也深爱大自然,宛如古老俄罗斯灵魂的化身。

光是这名字本身,就有作者的独到用心:「塔蒂雅娜」其实是俄国民间故事常见的人名,自然有种「古朴感」,而她也的确和俄罗斯大地与民俗日常紧紧相依。普希金甚至在第五章明讲「她有一颗自己也说不出所以然的俄罗斯灵魂」。

至始至终,塔蒂雅娜都以质朴自然的民间口语说话。虽然「她的俄语并不很优异」,要和奥涅金写信告白,用的仍然是法语(小说中是「作者」翻成俄语的版本)。就算她日后成为涅瓦河京城的社交界女皇,她遣词用句仍和当年书信无异,真挚恳切而非缛丽浮夸。

如此特色,自然在写信场景中表露无遗。他直指心灵的音乐,又和塔蒂雅娜相互辉映。在塔蒂雅娜写信的独白段落前,约有九分钟的前奏与她和保姆的对话。塔蒂雅娜要保姆说故事,问她可曾恋爱过?「呵,得了,在那个年代,从来没听过什么谈情说爱。」塔蒂雅娜坦承自己烦闷忧愁,陷入热恋,要保姆为她拿来纸笔,搬来桌子,她一会儿就睡。

接着,史上最伟大的女高音独白场景,就此展开……

(影片由 42:13 开始)

让我毁灭吧,但我仍然

想要在眩目的希望里,

召唤我渺茫的幸福。

我知道生活的温柔!

我吞饮欲望的迷魂酒,

有个幻影困扰着我!

到处,到处,

在我面前都是这致命的诱惑者,

到处,到处,在我的面前!

这段开头前奏,是塔蒂雅娜「发呆沉思许久,突然焦急地站起,脸上露出坚决的表情」。我们听到她情窦初开、忐忑不安的心跳,最后爆发出心灵的呼喊。

不,全不对!我重新写吧!

啊!怎么啦!我真害羞!

不知道,怎么写……

音乐表现「她走向书桌,坐下,写了一回儿,又停下来」的踌躇模样(43’32”),旋即我们听到贯穿整部歌剧的命运主题(43’38”)。当塔蒂雅娜觉得词不达意,乐团木管模仿她揉纸丢弃的动作(44’10”)。接着她重新尝试。在接下来的信件内容,柴可夫斯基几乎沿用普希金的原句,也就是说信件从此真正开始:

我给您写信,这能怎样呢?

我还能向您说什么?

我知道您现在有权力,

用轻蔑来处罚我。

但对我这不幸的命运,

只要您有一点怜悯,

我求您不要不理我。

我最初本想保持沉默;

请相信:我的害羞您绝不会知道,绝不会!

之前一段之所以「不对」,在于文字雕琢,不免矫作。塔蒂雅娜继续写,我们听到代表写信的旋律(44’36”),下降的八度音仿佛是脑海中的字一一落在纸上。但写着写着,音乐又变成说话语气(45’51”),表现塔蒂雅娜把笔放下,对自己说话。

啊,是的,我曾对自己发过誓,

把我的感情隐藏在心里!

可是!我没有力量控制自己……

随它去吧,只好听天由命—

我全部告诉他!

大胆些,让他全知道吧!

接下来写信旋律再起(46’59”)。此段普希金写出迷人的少女心,沉浸在幻想当中……

您为什么到我们家里来?

不然在这偏僻乡村,

我本来永远不会认识您,

也就不会尝到痛苦折磨,

年轻心灵的激动会随时间平息(谁知道呢?),

也许,我会找到一个知心伴侣,

做他的忠实妻子,

成为贤良的母亲……

塔蒂雅娜愈想愈热烈,终于从下面这段开始,她对奥涅金的称呼,从有距离、客套意味的「您」,变成亲近的「你」,音乐也随之热烈加快(47’59”):

别人!不!我绝不把心交给世上任何人!

这是命运的安排,

这是上天的旨意:我属于你!

我整个生命就是保证

就是要来和你相会,

我知道,上帝把你送给我,

是要你终身保护我!

接下来塔蒂雅娜诉说梦境(48’43”),音乐也模拟宛如泡泡般冒出的幻想……

你在我梦境里出现;

未见你,我就感到亲近,

你的眼神使我烦恼,

你的声调在我心中缭绕。

塔蒂雅娜再度回到现实(49’24”)。爱读感伤浪漫小说的她,将奥涅金当成小说男主角,见到他宛如幻想成真。因此即使初次见面,她也觉得早已熟识此人,大声呼喊「就是他!」(49’43”)

普希金写「所有这些男主角,在怀春少女如梦似幻的心里,化身一个统一的形象,汇集奥涅金一人的身上」,而这形象又是「完美无缺的范例」,塔蒂雅娜不只觉得处处都是奥涅金,更觉得他与善良美好同在。唱完这几句,塔蒂雅娜走向书桌,提笔再写。先前种种美好曲调像是导引与准备,这个场景最动人的咏叹即将登场……

曾经……不,那不是梦!

你一走进,我就心知肚明,

我心慌意乱,满脸羞红,

在心里说:是他呀!是他呀!……

当我帮助穷人时,

好像听见你说话。

当我用祷告排除烦恼,

你就悄声对我耳语,不是吗?

啊,就在这样的时候,

好像你的可爱幻影,

在寂静夜色里闪过,

轻轻地伏在我的床边,

充满喜悦和爱情,

说出了期待的话?

接下来音乐回到这段一开始的调性(降 D 大调),前奏登场(50’45”),展现女主角真诚纯洁的内心。她每个唱句后的音乐,都是她内心的回声。最后一句句尾调性改变(52’45”),回声也像一个问号:

你是我的守护天使,

还是狡诈的诱惑者?

请打消我的重重疑虑。

难道这全是虚空幻梦,

涉世未深的灵魂的自欺,

而命运完全另有安排?

我们再次听到塔蒂雅娜忐忑不安的心跳(52’56”),但这次音乐里有着决心:

随它去吧!从今天起

我就把命运交给你了,

在你面前,我流着泪,

我请求你保护,

我请求你呀!

音乐来到这段独白的情感巅峰(53’18”)。请注意柴可夫斯基让女高音在极低的音域唱出「理所应得的斥责」。这是不合传统歌剧习惯,却贴切表达文字的音乐。

你看:我在这里多孤单,

谁都不能了解我的心情。

啊我神智已经昏乱,

我该默默地毁灭!

我等待你,我等待你!

请用一句话恢复我心中最美好的希望

或请打破我这苦闷的迷梦,

承受斥责,啊,

那理所应得的斥责!

在之后的乐段,塔蒂亚娜回到桌前,提笔疾书,快速写完这封信。眼前尽是闪闪光辉(54’40”):那是塔蒂雅娜诚挚的希望,也为这段独白划下句点。

写完了!我不敢再看……

又羞又害怕,心慌意乱……

但他的信誉是我的保证,

而我献上我的信任!

这次为大家选择的是伟大女高音 Galina Vishnevskaya (1926-2012),1982 年的告别歌剧舞台演出。虽然已有年纪,但她仍有非凡唱功和少女般的声音,是不可不听的诠释。而在下个月,我们来看普希金的历史大戏,权臣窃国最后却发疯而死的《鲍利斯‧郭多诺夫》,欢迎继续收看。

文|焦元溥
1978 年生于台北。台大政治学系国际关系学士、美国佛莱契尔学院(Fletcher School)法律与外交硕士、伦敦国王学院(King’s College, London)音乐学博士,大英图书馆爱迪生研究员。自十五岁起于杂志报章发表文字作品,涵盖乐曲研究、诠释讨论、音乐家访问、国际大赛报导、文学创作、翻译与剧本改编,著有《乐来乐想》、《听见萧邦》、《乐之本事》与《游艺黑白:世界钢琴家访问录》(中、日文版)等专书十余种,也担任国家交响乐团(NSO)「焦点讲座」策划,「20X10萧邦音乐节」和「Debussy Touch钢琴音乐节」艺术总监,以及台中古典音乐台与Taipei Bravo电台「焦点音乐」和「NSO Live云端音乐厅」广播主持人,前者获金钟奖最佳非流行音乐节目奖(2013),近年更制作并主讲音频节目「焦享乐:古典音乐入门指南」与「焦享乐:一听就懂的古典音乐史」(看理想)。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