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主题特辑 【联合文学杂志 X CITY PRIMA】杯套小说创作计画大解密(上)

【联合文学杂志 X CITY PRIMA】杯套小说创作计画大解密(上)

written by 郝妮尔 2021-10-28
【联合文学杂志 X CITY PRIMA】杯套小说创作计画大解密(上)

这一天,五位创作者如往常那样打开信箱,不约而同接获一场邀请。他们细看内文,心想「150字的微小说?应该不难吧?」其中一人嘴角上扬率性答应;远方,另有一人悠悠想着:「企划看起来超完整,连人物个性跟地点都有了,OK的。」当然,也是有理性的创作者知道事情不单纯,「可是感觉充满挑战耶,要接要接。」

 

然后,事情便这么成了。

 

这不是什么生存游戏,是联合文学杂志与7-ELEVEN合作的杯套小说创作计画,配合CITY PRIMA之不同咖啡气味,铺展出属于不同角色的职场爱情故事。《联合文学》邀请五位以爱情题材见长的作家加入,他们分别是──陈雪、知寒、刘梓洁、张维中、姜泰宇──作家收到角色的名称、职位、空间地点……等简要方向以后,便开始进行创作。

 

以下,我们将陪伴读者一同揭密这趟有趣的创作旅程。

陈雪

小说家。著有小说《亲爱的共犯》、《无父之城》、《摩天大楼》、《迷宫中的恋人》、《附魔者》、《无人知晓的我》、《陈春天》、《桥上的孩子》、《爱情酒店》、《恶魔的女儿》、《蝴蝶》、《恶女书》等;另有散文集《不是所有亲密关系都叫做爱情》、《同婚十年:我们静静的生活》、《当我成为我们:爱与关系的三十六种可能》、《像我这样的一个拉子》、《我们都是千疮百孔的恋人》、《恋爱课》、《台妹时光》、《人妻日记》等。

知寒

生于一九九五年夏,以前很在意因为生日在暑假经常被忘记,长大以后发现没暑假了才是真正悲伤的事情。喜欢睡觉、喜欢从容地生活;讨厌鬼片、讨厌拖延症末期的自己。著有《我在这里搁浅——有人看到,但没人知道》、《总在说完晚安后,特别想你》。Instagram_infernowords。

刘梓洁

一九八○年生,彰化人。台湾师大社教系新闻组毕业,清华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肄业。曾任《诚品好读》编辑、琉璃工房文案、中国时报开卷周报记者。著有散文集《父后七日》、《此时此地》、《爱写》,短篇小说集《亲爱的小孩》、《遇见》,长篇小说《真的》、《外面的世界》、《自由游戏》、《希望你也在这里》。现为专职作家、编剧。

张维中

东京在住台北人。喜欢大都会的新潮繁华,也爱地方小镇的人文风情。写游记、写散文、写小说也写少儿读物。喜好啜饮记忆,懂得忙里偷闲,善于各领域的追星崇拜,活在一个字典中没有无聊两字的日常里,不羡慕别人的生活,知足当下的拥有。近作为小说《不在一起不行吗?》、散文《东京直送》、旅记《日本小镇时光》等书。

 姜泰宇

笔名敷米浆,辅仁大学日文系毕业,大众文学作家。从大学即开始创作。曾获得金石堂年度畅销男作家,入选诚品书店最爱一百小说。著作十余本小说。曾任《爱小说》杂志总编辑,短篇作品《榻榻米的夏天》改编为公视电影《夏天的向日葵》。作品《洗车人家》入围第二十一届台北文学奖年金类。现为专业洗车工。

陈雪:我刚开始收到邀请时,就觉得OK嘛,以前就常写极短篇,这次又是擅长的人物描写,就很率性地答应,要写的时候发现文长限制一百多字才开始焦虑,特别是我负责的角色──瑄妹,她是个年轻女孩,我觉得距离她好远,职场文化我又不熟,因此虽然小说作品很短,我还是写了一个比文章还长的大纲,开始觉得有一点后悔,可能要我写三千多字还比较容易……。后来就跟编辑求助,问有没有人先写好了?

知寒:我一开始收到信的时候也很兴奋,企划很详细,感觉什么都帮我们设定好了,但实际要写就想说,欸?不对啊──小说的空间感氛围描述很重要,我们要如何在这么短的篇幅描绘出气氛?而且当下不知道其他创作者写了什么,担心彼此无法对上,所以在动笔前有满多顾虑的,后来我也是先问说有没有先写好的。

泰宇:到底是谁第一个写好?

陈雪:梓洁。

泰宇:我们都要感谢梓洁。

陈雪:梓洁救了所有人(笑)。我当时一看她的Ring,就觉得她不愧是弄电影的,很短的时间里她就把人物关系跟景象都勾勒出来,我立刻茅塞顿开,知道该怎么下笔。我第一个想到的是「茶水间是八卦的集散地」这句话,茶水间对上班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地方,我曾经看过有人躲在这里偷哭或者是讲电话──若需要Hold住一整天的情绪张力,妳的确需要一个地方可以喘口气,茶水间能够收纳上班的人一整天的过渡。瑄妹的年轻反而可以使她用一种旁观的角度看待这一切,也因为她的年轻,关于她最后会走向谁,我没有在小说中说死。

梓洁:一百多字真的太难写了,既不是写成硬梆梆的大纲,也不只是记下片刻瞬间。我想多少运用了编剧和小说的双重技巧,先长出角色的模样,再让角色带着我进入。最挑战、也最有趣的地方,是可以去测试自己的文字浓缩与伸展的弹性。有没有办法做到一个句子就说完一个晚上的事?一个词汇就交代完一个人的形象?但又不希望在百字内仅是符号的堆叠,虽然来来回回修改琢磨,最后还是希望读起来是流畅饱满的。我不知道我会第一个交稿(笑)。不过想起来部长带头跑好像也理所当然。我倒没担心过作品与其他人接不上,因为就算彼此不相连也是另一种阅读的乐趣。

知寒:我也是先看到梓洁老师写的那篇,就决定我的角色要如何跟瑄妹、洛哥作互动,我拿到的设定是前辈人妻,地点在会议室,味道是香气。我对人的味道很敏感,路上如果闻到好闻的香水,我可能会跟着他走一段路;另一方面,之前工作经验中对会议室的想像就是,比其它空间还要冷的地方,而会议室的温度设定跟使用的人很有关系,这使那样的空间感变得很像一个人的标签,一踏进去就会马上想到某人。希望我的角色阿丽借由空间感的熟悉,展开一段回忆。

泰宇:我收到其他人的内容后,其实松了一口气。一开始很不好掌握,要用什么语气来写?你有无数多的选择,看完其他人的作品以后,再适当地去配合这个作品该有的元素,不要太做作地把角色情感放进──我在写小马的时候,写的是一种孤岛式的陪伴。作为一个便利商店店员,所有角色只要有时间都可以进入我的领域,但我无法轻易踏出去,我需要让小马的这种情绪不要太明显,却要让读者感受得到店员是被困住的。另一方面,也若隐若现地将我对瑄妹的舍不得透露出来,却不要倾倒过多,大概就是读者可能看得出小马「发现」了什么的那种朦胧感。这样的态度,刚好也是一位店员会有的心情:知道一点点,却又看不到全貌。

维中:我向来是一不小心就写太多需要删稿子的人,写作习惯需要大量的铺陈、堆叠,才有办法把角色的可爱跟特点表现出来。我的角色是中年大叔、职场的副理洛哥,编辑说洛哥是像陈升那样的中年大叔,我心想,天啊,我光是要把像陈升这样的大叔描述完我一百五十字就结束了(笑)后来也是透过空间的经营,才找到一个支点。若说茶水间是八卦的集散地,那楼梯间对我来说就带着一种安慰的温度。我想要在楼梯间去展现洛哥跟部长的互动,透过对话展现他的潇洒。虽然是潇洒嘛,在结尾又留了一点回马枪,暗示他其实很久没有受新恋情所触动了。

梓洁:我先在脑海里试着想像「女部长」形象,跑出来的是日剧女演员麻生久美子,大概因为她之前在《MIU404》里的女主管形象太让我印象深刻。我几乎没有「职场」经验,更别说办公室恋情,因此只能完全靠想像。部长Ring应该时不时隔着百叶窗观察同事动态,跟他们的连结是应该透过一黑一白的线条呈现,大概这儿就是我小说的入口了。其实在短短的一百多字内,我向两位大师致敬了:一是日剧之神编剧坂元裕二,「穿条纹衫很容易撞衫」,就是他在《四重奏》里的经典台词;二是吴明益老师,斑马是《天桥上的魔术师》的灵魂意象,既然斑马都可以去到中华商场的厕所了,应该不介意到便利商店来坐坐吧?

泰宇:感觉不只是小说的创作,以剧本写作来说都别具意义,而且──的确,不管是从哪一篇开始读都可以。

知寒:这次创作的微小说,对我来说不是一篇故事的开头,而是一个中继站的感觉,这是我觉得这个活动最有趣的地方。

梓洁:我觉得五篇放在一起看很有趣,彼此之间是暧昧的、有明有暗、有酸有甜有苦,很期待读者们分享阅读顺序与心得。

陈雪:做为创作者,我们写过很多作品,这个可能不是最难的,但这却完美展示了小说是什么──小说是不管多大篇幅,它必须要里头揭示人物关系、人物的动机,以及人物可能有的改变,无论是性格或者命运,我觉得这次大家都非常完美地达成了。我们这五个人不太认识,但我们最终用我们的一百字去回应其他人,并且和其他人合作,展现微型小说的丰富面貌,呈现出不同的特色。

|后记|

维中:其实,当初没有给我们什么限制,可以自由想像要跟哪一个角色产生连结,我本来是想说,可以让洛哥跟店员小马……

泰宇:可以可以唷~

陈雪:瑄妹可以跟美人部长。

维中:可是想说不知道这样厂商能不能接受,所以就作罢了。

陈雪:想写的有好多,我觉得可以来个第二季,把BL跟GL都放进去。

(众人鼓譟)

采访撰文|郝妮尔
东华华文所艺术硕士,于宜兰经营向予书苑。亦从事艺文采访、剧场评论。喜欢全世界的狗,以及特定几只猫。

摄影|Y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