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主题特辑 【金马58】一秒的中二,我就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评九把刀《月老》

【金马58】一秒的中二,我就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评九把刀《月老》

written by 曾匀之 2021-11-22
【金马58】一秒的中二,我就是全世界最开心的人——评九把刀《月老》

九把刀的故事特别适合用「◯孩体」来读。从小学到大学毕业,男孩几乎花了一辈子的时间追求女孩,求婚成功的那一秒,却天外飞来一道雷,把男孩劈死了。这样一个「不被红线祝福的人」,却在阴间成为了月老。

八年级生们应该都略懂我们小时候有多迷恋九把刀吧?看完《月老》电影后重新翻起原著,时隔多年突然意识到九把刀说故事的语气尽管直白却非常聪明。国小男生可能都懂追不到喜欢的女生很苦,却不见得能说出「虽然我一定会哭,但是我非哭这一场不可」这种酷话。在那个「男生爱女生羞羞脸」的年纪,怎么懂分析自己的恋爱心情?九把刀的爱情小说就是我们的同侪,是班里永远的风云人物。

长大再看,无论是原著小说或改编成电影,发现《月老》几乎是个男性视角的言情故事。主角石孝纶成为月老后原想「忍受心痛」,为自己「永远的新娘子」小咪绑上新的红线,怎知道任何红线一沾她手就烧成灰,使得天上天下所有月老都出动,就为了打破女孩的「悲伤传奇」。此种连阴阳两隔也撼动不了的爱,几乎可对应少女们爱看的三立偶像剧:就算霸道总裁失忆一百次,也不会忘记爱我的本能。

对成人来说是太幼稚的故事,我却总是被九把刀的自我重复给感动。他故事里的男孩子 aka. 柯震东恋爱失败,清一色都是误判情势。《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柯景腾觉得沈佳宜不懂男人格斗的浪漫;《打喷嚏》王义智为向心心姊姊证明自己很不错,苦练对方根本没在期待的拳击。《月老》的石孝纶也有一样的症头:因为我被雷打死,所以我和妳没有结局的爱情不是「妳没爱我到最后」,是我俩受尽命运的捉弄。

一个不习惯认输的异性恋男生如何续写自己无果的恋爱?他写《月老》,将石孝纶「爱而不得」的悔恨转移到小咪的身上,让她的「痛失所爱」成为一场大派对,以证得她原来比我想得更痛苦、更舍不得我。原来(五月天阿信的)红线之所以绑不上,是因为她永远只爱我⋯⋯于是中二咒语又再生效:为了回报这超乎想像的爱,我要打败某人/牺牲自己,「去吧,我最爱的,别人的新娘子」。这些故事都诞生于男孩子的永远嘴硬,所以总是「有什么被跳过」,更强调主角的勇气,自顾自地可歌可泣。

长大后的我们较难同理这款中二罗曼史,或许也因为比谁都明白自己的失恋根本平庸到不行。

若说去年的《打喷嚏》是用尽全力打造「刀式浪漫」,《月老》更像看到九把刀如何展示自己作为一个成熟创作者的野心。许多评论提到风格像韩片《与神同行》,我倒觉得更类似宫藤官九郎《地狱哪有那么High》的趣味,用喜剧节奏建立起阴间的世界观,幽了轮回转世的观念一默。故事上除了石孝纶和小咪的恋爱主线也拉出一条崭新的副线。由马志翔饰演的「鬼头成」在阴间任神职数百年,看着前世仇人无数次喝下孟婆汤,终于因恨叛道,在阴阳两界展开屠杀。

作品横跨通俗爱情片和类型片两种质地,不能说绝对成功。「鬼头成」这条线在最后三十分钟牵扯到男女主角的前世记忆,多少让观众有被迫中离偶像剧的断裂感。但九把刀拍「鬼头成」这段或许还能误读成另一种境界。当马志翔从神职堕落成反派,所有追捕他的神都劝他「放下执念吧,都五百年前的事了」,逼得他在最后大决斗时爆气回呛:「我不想一直玩那套『放下』的游戏!」我愿意将这句话看成九把刀的开战宣言。

大人谈恋爱只能很精美?男生成熟以后就不能开「用鸡鸡干排气管」的玩笑?不断跳针《打喷嚏》中「居尔一拳」(不世故的自己用爱来反败为胜)的把戏是否是一个创作者的「不够有才」?对我来说,这些必须等到自己变得够强,才能跟初恋好好道别的爱情故事,都像九把刀不断对这一拳补充定义:重要的不是「我爱你」而是「我选择如何爱你」;「长不大」也从不是失误,而是刻意为之。

中二的自己,一万年不放下也可以。

文|曾匀之
1995 年生,寄居在台北的高雄人,写作是缓解焦虑的绳索。不是在电影院,就是在网路世界匍匐前进。喜欢大银幕上值得共感的一切,也爱那总在黑暗中现形的自溺之路。拥有一个佛系的粉丝专页和 IG 帐号「许多事物的谜底都是普通的」。

剧照提供|台北金马影展执行委员会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