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艺文行事 【高雄青年文学奖系列访谈︱新诗类16-18岁组首奖】柯宇涵—晶莹剔透的水晶少年

【高雄青年文学奖系列访谈︱新诗类16-18岁组首奖】柯宇涵—晶莹剔透的水晶少年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2-09-02
【高雄青年文学奖系列访谈︱新诗类16-18岁组首奖】柯宇涵—晶莹剔透的水晶少年

宇涵热爱文学,自己写作、读诗,也有心带动更多人一起投入写作这件事。不管是社团也好、写作也罢,期待在每一次的文字创作中,找到更多方向。

少年无关男女,更像一种无性别的透明存在,散发出纯粹地热爱文学的质地,像诗那般,剔透、清澈,折射出爱的虹光,毫无丁点杂质的结晶体。

「翁祯翊的散文集《行星灿烂的时候》后记有一句话我印象深刻:『写作和很多事情一样起点很单纯,就只是爱,爱让人勇敢而且善良。』」柯宇涵写诗的起点也源自爱,很多很多地爱与被爱来自文府国中时的老师、同学,和喜欢的人。那时候还不晓得诗,满满地爱充塞胸臆,流泄是迟早的事,文学语言尚未发育完全,就从网路上找来有感觉的字字句句,在数学课、理化课、英文课涂鸦。「林达阳的《慢情书》,虽然是散文集,但是篇幅跟句子都短短的,整本书写给一个人,一个他在意的人。」两、三句,两、三句地抄,一直到国三会考结束,国文老师借她几本现代诗:任明信、陈繁齐、林婉瑜;升上高一之后又自己找凌性杰、林达阳、陈隽弘的诗作来读,加上认识了一些爱诗的朋友,开始一起讨论,一起写作。

凌性杰与陈隽弘的诗很干净、很美;林达阳她不太会讲,「但是情诗写得超好的!但有些诗又是很愤怒的,我很难归纳。高一很喜欢他的《虚构的海》,最喜欢哪首就很难讲。」她还说她蛮不会读诗的,赏析、评论超级不擅长,一首诗只要能被一、两个句子打动,就能喜欢。那写诗,也是从一、两句心动地句子开始吗?

〈温柔的放逐〉最先浮出脑海的,是「关于你回不去的明天/一场青春流逝的盛宴」:「觉得这个句子蛮美的吧?流逝却又丰盛。」随着第一个句子继续想,写下第二句、第三句⋯⋯,「想到什么就先写下来,写完有几句不太连贯,就删掉或是加什么进来,经营意象,不要太破碎。」她习惯一首诗有开头有结尾,「不过具体事件在诗里面可能就变得没这么重要,重要的是想表达的情绪。虽然诗可以抽象、隐晦,但还是要让人懂得你在讲什么。」仔细比对她得奖诗作的一到终版,句子越来越精炼,场景越来越连贯,意象越来越准确,细致捕捉人与人之间认识后又远离;拥有后又失去的情绪。

而诗作中的「牛奶糖」之喻更是精准深刻:「拥有与失去渐渐成为同一件事。」「我真的是在吃牛奶糖的时候想到的。含着糖果,它会慢慢变小,最后消失,但其实你吃到它了,吃到就是拥有,可是消失又是失去,我就觉得,哇!超酷的。」就像她在国二的时候意识到将来要与国中同学、老师分开,便开始写日记,记下珍惜的时光,「现在常常回去看,很庆幸那时候有写。我都跟人家说,国中三年是我最快乐的时光,以后再也不会这么快乐。讲这句话好像很悲观,但是是开心的心情,这段时光是无可取代的,是我一切的开始,无论是爱还是梦想,在那里得到很多养份,跟很多启蒙,朋友与老师都教会我重要的价值。」当时光流逝即开始珍惜,吿别无法避免,写作不留遗憾。

人生旅途中的每个阶段似站牌,下车与等车的旅客短暂交会之后,再乘上下一辆列车。〈温柔的放逐〉以列车衔接首尾;另一首获得香港青年文学奖的诗作〈告别〉亦以列车告终,她着迷于时间与列车的连结,关于迷恋的接龙,还有「香港」。翻着她获得文学奖的作者简介,总有一句「热爱文学与香港/港片」,喜欢王家卫的电影,喜欢梁朝伟、张国荣、张学友、陈奕迅——那是香港演艺圈巨星云集地八、九〇年代,「『我将不再开口。坐上一辆/只驶向前方的列车/并永恒地回首』。虽然时间像列车一样一直往前,但是『我』一直回头看以前的时光。我觉得我本身就是一个很念旧的人,有时候也会想,喜欢香港会不会跟念旧的个性有关?」从娱乐文化延伸到社会议题、政治、历史,她学会听粤语,喜欢港星因困苦而努力奋斗登顶的精神,以及——也许更接近她对时间迷恋的关系——王家卫电影里的「爱而不得」、「一个人的孤独」。「最喜欢的应该是《2046》,里面每个人都想回到过去,有一辆通往2046的列车,那里什么都不会变。第一次看国三刚毕业,所以特别打动我吧。还有《阿飞正传》,王家卫很多电影都没什么剧情,每个人看都有不同的解读。」「诗是不是也是给人的解读空间比较大?」「对啊,这就是为什么我比较喜欢写诗吧。」

「热爱文学与香港」,不管柯宇涵会不会抗议,硬要说的话,文学还是摆在香港前面。她爱文学的实践不只书写,还有推广。高二担任校刊社社长,让原本连干部都凑不齐的社团,成长了更多人;即使学校没有给经费,还是筹钱积极参与高雄高中生的文学盛事「驭墨三城文学奖」,在校园宣传,期望带起写作风气:「我觉得喜欢写、常投稿的学生一个学校可能就一、两个,比较多的人是写过一篇,没有特别热爱但又不排斥,也许是没什么信心,我觉得我们就是要让这样的人跨出那一步,让他感觉校园的风气是好的,很多人有在写作。」出了校园她参加林达阳主持的线上文学营「提前抵达未来」,认识很多厉害的写作者,大家都在文学奖上有所斩获。「我觉得写诗的过程能认识朋友很重要,有人一起在写。」

这个暑假过完就是高三生了,未来迎面而来的是大学入学考试,然后便是期待能尽情创作的大学生活。但除去两者,柯宇涵坦白现在有点迷惘。二月底「驭墨三城文学奖」截稿之前疯狂写了一大堆,截稿之后就几乎没有写了,「不知道算不算是遇到瓶颈?感觉有点卡住。有人跟我说过写作技巧其实不难练习,多看、多写很快就能学会,最重要的是内心真正想要说的东西。」所以无话可说了吗?「不是,应该说我的技巧到一定程度之后,不晓得还能怎么突破。前阵子感觉都在重复之前写的类似情诗那种,好像也没什么意思。」换成叙事的内容呢?写写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有想过,但很困难呢!感觉还要再多看一些、多学一些。等学测完之后吧,想尝试『企划写作』,让自己练习不要漫无目的地写,让写作成为习惯,也给自己一点压力。」

诗作之外,她也看小说、散文。小时候从类型小说开始,亚森・罗苹、金庸、倪匡,再到世界经典名著如《百年孤寂》;高中才看比较多台湾作家写的散文、小说,如言叔夏、伊格言、罗毓嘉、马翊航。读文学作品既疗愈又满足,「刚升高中还不适应的时候,觉得去学校很无聊,每天上学就会拿一本书,在捷运上看,走到学校也看,上课、下课都在看,有点救赎的感觉。」她也会用小说、散文写下对她来说很重要的事,如国中生活、香港,「可是我朋友都说我一直写这些。散文题材真的很难想嘛。」不过她想起还有一个想写的地方,眼神放光语带兴奋:「『雄中校刊社社办』,我很喜欢那里,很魔幻。小小一间,超级闷热又都是灰尘,但在这里诞生『驭墨三城』,历届很多学长都曾在这里开会,墙壁上历届驭委(各校推出办理文学奖的委员)都会在上面签名,还有天花板一个大大的『驭』旁边还写『好好开会』,我觉得每个地方好像都有一个故事,充满文学。」

也许是擅长写诗的缘故,柯宇涵话不多,受访倒像是一来一往的讨论,问句如凿刀一点一点凿开灰仆地石头表面,露出坚硬透彻的水晶原石,剔透、清澈,只是带点粗粝的地方还显得模糊,等待磨亮之后大放异彩。

✒ 2021年高雄青年文学奖︱16-18岁组︱新诗类︱首奖︱柯宇涵〈温柔的放逐〉

〉〉得奖作品欣赏

【110 年高雄青年文学奖系列访谈之一】

高雄青年文学奖是专属于年轻创作者的文学奖,参赛类组有新诗、散文、短篇小说与图像文学类,每年皆网罗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在这一系列的企划中,我们将带大家认识四位不同类组的得奖者,听他们聊聊自己的生活与创作,谈谈在这个变动的时代中,书写对于每一个人的独特意义。

✒ 2022年高雄青年文学奖热烈征件中!

专属于青年的文学奖开跑啦,今年主题「想像零件」,邀请大家用创作突破极限,开展更辽阔的文学旅程。
即日起至 9/30(五)止,欢迎年轻的创作好手踊跃投稿!

■ 征件详情:
https://www.ksml.edu.tw/ksylaward/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