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六月编辑室报告|随意做做也没关系

六月编辑室报告|随意做做也没关系

written by 王聪威 2019-06-03
六月编辑室报告|随意做做也没关系

今年我们办的全国巡回文艺营是在七月十八、十九、二十日,跟去年一样,是从台北车站一起坐火车出发到宜兰,在火车听导师讲第一堂课,然后上佛光大学去。另外新设两个从来没有其它文艺营开设的组别,一组是特别开给历史狂的「历史工作坊」,一组则是专为五十岁以上的大哥大姊开的「黄金组」,目的很简单,就像柴门文说的:「人生还没做的都要快去做。」(《把老去的每一天,都噗!地笑出来:《东京爱情故事》日剧原作女王柴门文的笑中带泪日常》,天下文化出版)不用做到极致,随意做做也没关系,我们想要提供一个难得的时空,让大哥大姊们也能好好享受文学这件事,或许完成一个曾经的梦想

又例如就快五十岁的我,此刻正在准备出版人生的第一本诗集。不久前,当我决定这么做,然后告诉诗人杨佳娴时,我们那时在酒吧里喝得半茫,我会永远记得她的表情,她一脸不敢置信,毫不掩饰她的震惊,拼命地想找些话语来委婉地告诉我:「你这中年大叔到底是在想什么,做你该做的事就好吧!」我想她大概是这个意思,我这个许久跟诗沾不上边的中年大叔,现在居然学年轻新锐出诗集。啊,跟大部份的诗人一样,想当诗人是年轻时代就有的梦想,但与其说是想成为诗人,不如说是因为我觉得写作太有趣了,什么写法都想试试看,就好像我近年迷上冲煮咖啡,所以我学滤纸手冲,学虹吸式,用摩卡壶用手冲机器人也用义式机,研究独特的浸渍法,冲冲滤挂包也泡泡即溶咖啡,之后还想学法兰绒手冲,总之很有趣,每种冲煮法都想试试。半调子的我最终当然不会成为咖啡职人,但是至少在文学写作或工作的领域里,我比较有借口能够做自己爱做的事,而且有把握做得好一些,那么写诗或出版诗集这样的事,就可以完满最喜欢的文学生活,即便,已经是个中年大叔了,说起写诗有些不好意思。

但其实您一定知道的,我想说的归根究底跟年纪没什么关系,像我这样「见多识广」的中年大叔,在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时,仍然会感到不好意思,有些不知所措,不想让别人看破心思:「怎么办,这么喜欢的事情真不想一次做完,好想多试几次。」就像,好吧,让我用个充满中年危机的老哏来说,就像谈恋爱一般。我觉得写作是这样,参加营队认识其他人也是这样,不管是「黄金组」或是其它男女老少都能参加的组别都一样,喜欢做的事情,不用做到极致,随意做做也会高兴得不得了,您当然可以把文学与写作当成神圣艰难的事务,但说真的,没有这样的高兴,什么也做不了的。

啊,很抱歉把年轻的大家拖进中年大叔的幼稚感想里。

 

🚂🚂🚂 点我报名:2019全国巡回文艺营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