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斗书评 【重点书评】纪录片观点 vs. 媒体观点 ——《我的青春,在台湾》

【重点书评】纪录片观点 vs. 媒体观点 ——《我的青春,在台湾》

written by 编辑部 2019-12-05
【重点书评】纪录片观点 vs. 媒体观点 ——《我的青春,在台湾》

观众、导演与摄影机的交缠凝视

傅榆的电影《我们的青春,在台湾》,可说是我这代人的青春备忘录,但这部片大概怎么看都不会满意,尤其近年国内外的各种暴力是如此赤裸真实,步步逼近,亡国感一直催促我们往前走,同时我们却还没有准备好回望青春时期、所谓的革命现场(还有一些无疾而终、不知怎么面对的各种爱恨情仇悬挂在那)。

而在傅榆《我的青春,在台湾》这本书中,则记录了我们从启蒙到长成,一路上对民主与政治参与的辩证,更重要的,也展示了拍片的人永远不会因为拿起摄影机,就成为镜头里勇敢的人;因此,观众更无需站在高处审视作者勇敢与否。关于这点,拍摄者与观众是平等的──拍摄者用剪接呈现观点,此后作品已死,观看者可以有各自的解读,我们都毋须将个人的想望寄托在他人身上尤其是牵涉政治立场意识形态的时候

对于观看电影时为何不满足,在此也可以延伸──那些未经剪接过的、摄影机帮我们记录下的影像,其实更接近时间的本质,尤其那是一场「集体记忆」的运动,即便拍摄的人带有观点,摄影机却没有意识,它纯粹记录当下的影音,具象的、抽象的,可能在记忆里以为鲜明不忘的、早已模糊不清的许多片段。也许我们认为看到的剪接版本即是导演的观点呈现,但参与过那段时光的人,观看时很难不去拆解结构,把一段一段吉光片羽的影像,私自接上了记忆里的错综复杂──甚至是记错的或不愿想起的,加以放大凝视。

摄影机自身是不带情绪与怜悯的一种眼光。在这本书中有机会发现,即便你同导演经历了共同的叙事,彼此内心所想的却大大不同。

如果晚几年出生,没经验过三一八运动,也不用把这本书当成三一八运动的历史课本,人名搞混记错没有关系,这是我们在最纯粹的阶段,投身与思考的辩证路径,希望你们可以少走这么一点;而早我们出生不少的人们,想请你们看看对经济或许没有贡献的草莓族一代,如何在功利发展至上的喂养中,重新面对自身与社会,因为我们被迫知道,视而不见并没有让这个世界的痛苦变得更少。至于我的同代人,只愿十年、二十年后,我们成为社会中坚份子的时候,能安然无愧地读著这本书、看着这部电影──如果上天与国家暴力愿意给我们机会,成为社会或世界的中坚份子。

纪录片观点|廖建华
毕业于清大化工所,现为独立影像工作者。著有诗集《十八禁梦》,纪录片作品包括《末代叛乱犯》、《 狂飙一梦  》。《狂飙一梦》获二○一九香港国际纪录片电影节长片组竞赛入围、南方影展人权关怀奖。

贴标签vs.撕标签

关于这本书,出版社如此呼吁:不要只从金马奖发言来看傅榆这个人。这项请求用心良苦,也颇为合理,但现实上完全做不到。如果足够诚实,读者恐怕都会承认:在翻开本书之前,我们对于傅榆这个人已经早有定见了。

不仅如此,去年金马奖风波的后遗症持续延烧,中国、香港影人因而退出今年金马奖。两岸对峙僵局更让傅榆的社会形象固著化:爱之者盛赞其台湾主体意识坚定鲜明,恨之者怪罪其鲁莽发言让两岸关系持续倒退。

然而,正因为傅榆已经被贴上如此清楚的社会标签,我们才更应该看看这本书。你会惊讶发现,这本书没有任何一个地方在「贴标签」,相反的是,这本书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努力「撕标签」。傅榆的意识型态从来就不是一以贯之,而是始终充满迷惘与探索。

事实上,如果你抱着既定标签去看金马奖最佳记录片《我们的青春,在台湾》,结果很可能会大失所望。原来,傅榆根本不是你想像中的基本教义派,而是一个只想促成社会对话的年轻导演。由于找不到答案这位无技可施的导演干脆以自己的迷惘做为此片结尾诚实面对自己的沮丧与挫败

这本书亦复如是。如果你只是想来同温层取暖,你会发现书中许多「政治不正确」的地方。傅榆依旧诚实地告诉你,身为华侨子女,她的成长过程中有着太多的认同困惑与转折。而她拒绝让自己成为铁板一块,勇于迎向各种启蒙与撞击,并且认清金马奖发言一夕成名之后的各种虚幻期待。

也就是说,当外界以为傅榆的金马奖发言是在「贴标签」时,傅榆的内心世界却刚好相反,她一路走来都在为了「撕标签」而努力不懈。从这样的角度,我们才能重新看见傅榆这个人,并且在蓝绿两极撕裂的社会氛围中反思:如果我们能够不急于选边,而能多一些对话与沟通,台湾的民主体质就不会这么脆弱,而会有更多民主深化的可能。

媒体观点|何荣幸
记者生涯即将进入三十年,四年多前离开传统媒体舒适圈,闯入新媒体丛林。现为《报导者》创办人兼执行长,并在母系台大社会系兼任副教授。

《我的青春,在台湾》, 傅榆/陈令洋 ,卫城出版

我的青春,在台湾》, 傅榆/陈令洋 ,卫城出版

台湾的民主化之路,走得风起云涌。但当国家的发展,反映在个人的生命史上,成长于民主台湾的世代,我们的青春经历是甚么?

傅榆出生在一九八二年。五岁那一年,台湾解严,民主进入幼儿期。十四岁,台湾第一次总统直选,民主很青涩,但已经有它独立的生命。然而,和台湾的民主一起长大,并不是一条平顺的路。整个社会在后威权时代浮现的冲突、误解,也发生在她的生活里。傅榆的回忆细腻敏感,仿佛将她纪录片的镜头反转观察自己。她反思自己如何从一个不假思索、自动复制原生家庭政治观的女孩,如何开始反省,乃至于为自己发声。

这是台湾去威权的历史之中,一段个人的生命史。一个曾经受伤,迷失,而重新找回主体性的故事。挺傅榆,挺自己,挺走在台湾民主路上的青春

傅榆的故事,献给所有曾在政治中孤单,在理想中受伤的人。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