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艺文行事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镜文学小说改编与授权的编辑杂感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镜文学小说改编与授权的编辑杂感

written by 王离 2020-01-30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镜文学小说改编与授权的编辑杂感

2009 年 9 月由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简称国艺会)主办「『新』十年小说论坛」,谈千禧年以后的台湾小说概况。2019 年 11 月刚落幕的「协作时代──台湾长篇小说跨领域论坛」,由国艺会与台湾文学馆联合主办,会议援用「协作」二字,提纲挈领台湾长篇小说的脉动、跨媒介合作与国内外推广。「十年」是回顾及展望的良好时点,台湾长篇小说能多元发展,背后有个重要推手,便是国艺会。故论坛之后,《联合文学》杂志与国艺会联合策划【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专题,从国际推进、传播形式、教育应用与文学通路四个层面,聚焦近十年长篇小说的发展……

求学时期听过两件事:一是史蒂芬金与「严肃文学圈」之间的恩怨、二是前辈对于西方「类似经纪人与作品把关者」的编辑制度在台不可行的惋惜。到镜文学工作是旧同事临时介绍的偶发事件,离开前一个小说编辑位置的两年间,从另一家出版社的设计到独立接案的外包编辑与设计,一直没有重新经营小说作者(与作品)的想法,却在两周内就从得知职缺消息到确认上工。从接下来两年半的两个位置(旧称编辑部的文学开发部与出版部)来看这工作,其实恰补完了自己从学生时代到现在对于台湾小说创作者群像的认知……

非典型的出版时期

镜文学看似横空出世,但这样的模式并非外来种,只是先前台湾的小说网站与出版社尚未如此经营而已。

在 2010 那几年,中国正要出现影视改编热潮时,最有可能在未来捞一波的公司其实是负责人突然结束营运而消失的「鲜网」。鲜网是从台湾论坛式微后硕果仅存地聚集了大量小说创作者、并同时有出版业务的论坛网站之一。但他们的小说并不走传统通路,而是和仅以传统出版社形态经营明日工作室分别以超商廉价口袋小说的形式每个月固定出版(4-8 本、甚至最多同时有 16 本)中篇(单本约五万字,或以连载方式将十数万字以上的小说分集出版)原创小说,类型则在经过销量的考验之后不约而同的走向以恐怖、惊悚、悬疑和鬼怪为主,一时间这样的模式反而类似「台版 Pulp Fiction」的存在。那几年或许不为文学圈所注意的口袋小说潮,养出了一些即使到现在仍然在镜文学的网站阅读统计中占多数的恐怖惊悚读者,现今如星子(小说《乩身》即将改编为影集)、笭菁、DIV、Misa等长占销售排行榜的畅销小说家也都曾经参与过这非典型的出版时期。

《乩身》举办开拍记者会。(图/非凡娱乐)
影集《乩身》,本剧改编自作家星子的同名小说,单集预算高达 100 万美金。图片来源:《乩身》举办开拍记者会,非凡娱乐

太文学 vs. 太不文学?

那几年也是台湾轻小说异军突起,让诸多纯文学读者与作者在「网路小说」渐趋式微之后,再度大吃一惊的,以致在我所知道的小小同温层中,文学小说与轻小说之间有了一点点壁垒分明的态势:一些类型小说的年轻创作者则在这之间产生某种奇怪的暧昧感,为了销量或许会被包装成轻小说有些作者乐于往轻小说靠近有些则不

这暧昧感在镜文学开站后,意外地演变成「镜文学不知道在做什么」的争议,如镜文学太文学或者太不文学。尤其前年长篇小说奖揭晓时,仍然被质疑这是「文学的文学奖」,即使得奖作品并不那么严肃文学;或是「太影视不文学的文学奖」,即使评审还是有纯文学作家。就类型的争议而言,从镜文学目前的经验来看,其实这不见得是个问题,目前已授权的作品同时有文学小说与类型小说。若以小说本身论,影视改编看重的是故事的本质而非文学类型

这对写作者而言或许是冲击。比如曾有老师问我:「如果文学作品对你们只是一个故事,那么文学的价值在哪里?」,但以这两年的工作经验所见来说,即使是最值得改编的新闻素材、或者是真人事件,还是得先写成小说,才有其可供授权改编的价值,反而「故事的本质」换个方向来看,也就可暂当作是「小说的本质」了。

作为中介,加入产业

对于被授权端,镜文学这样的公司,或许也是另外的挑战:在台湾影视现况低迷、制作费紧缩的情况,为什么要在编剧费用外,另外编列小说授权与改编的预算?为什么在既有影视制作链下,需要一家拥有小说版权的公司作为中介?为什么需要有一家公司担任作者/出版社与制作公司的桥梁?

这样的问题我并无立场可回答。但从举办文学奖、经营出版业务再到与金马影展合作、并投资电影制作——这两年的曝光轨迹来看,多少可借此得知实务上镜文学「加入产业」的做法与其成效。

不见得是最好的典范,但至少是重新架构的那个

回到编辑工作,虽然资历尚浅,但身为偏向类型的小说编辑,相较于纯文学小说与非文学作品的编书经验,我自觉与作者的距离相对是较近的。这近并非是亲近,而是透过多部作品的连续邀稿、讨论、协助取材到完稿的合作中,让我更了解一位写作者的创作轨迹。抛开对类型小说的成见,这样的合作加上镜文学对作品授权的管理,反而是贴近所谓「西方编辑模式」。

当然,在人力有限的情况,编辑群无法完全兼顾所有作者,即使人力充足,编辑与创作者双方还是得对于专业度、甚至小说品味足够的信赖才能合作良好,这信赖在传统出版圈也存在,如某些作家的书散见各出版社,看版权页便会让人猜想大概是跟着编辑移动。而当编辑背后是家虽具规模,但在商业模式不那么传统的新公司时,即使编辑也是传统出版社所培养出来的人才,获得作者信任的难度会更高。然而,随着时间与商业模式(不论是面对作者或面对被授权方)渐趋成熟后,如镜文学这样的存在会更自然的成为创作产业链的一部份。

或许它不见得在未来会是最好、最值得加入的那个,但大概会是提起这模式迈向成熟过程时,曾参与过市场模式,并重新架构的那个。

【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简介】

2018年,国艺会透过「专题资料库研究计画-长篇小说专题」,以专案作品为核心,扩及常态补助之长篇小说作品,进行资料调查征集、统计分析、研究撰文、影像观察,追踪补助作品后续发展和影响,并与国内第一线教育工作者合作,共同创造补助成果延伸运用价值。2019年完成「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建置。

👉👉👉更多资料,可点击前往点击前往:【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

文|
台湾艺术大学视传系、东华大学创英所毕,从事编辑与平面设计,著作诗集《迁徙家屋》、小说集《时之一》。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