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驻站作家 【二月驻站作家】你做爱时想着谁?《二十一》里主妇们的欲望与失望|专访陶晶莹

【二月驻站作家】你做爱时想着谁?《二十一》里主妇们的欲望与失望|专访陶晶莹

written by 郝妮尔 2020-02-04
【二月驻站作家】你做爱时想着谁?《二十一》里主妇们的欲望与失望|专访陶晶莹

问题一:在小说《二十一》中,开发出一款最新电玩产品「约约」,玩家能够感受到与真实世界无异的感官体验,所以电玩上线后又被称为「约炮神器」。若伴侣透过这款游戏,在线上与人做爱,借由游戏装置的电流通过,而感到性快感,对于一个已婚之人来说,这行为算是出轨吗?

现场超过半数的人都举起了手,眼神坚定,像是说著:「当然算啊!那还用说。」

问题二:那么,你觉得伴侣都不可以有性幻想对象囉?如果他做爱或者自慰时想着别人,也是出轨吗?

对此,多数人都将原本坚定举起的手放下,有些仍然踌躇不定,但也不若先前理直气壮。

这不是情境题,是陶晶莹于签书现场上演的真实情况。

摄影|YJ
摄影|YJ

陶晶莹长篇小说《二十一》推出,内容不改她惯有的辛辣口吻,以露骨的叙事揭开社会上家庭与婚姻问题。书里的其中一个大哉问便是如此:「性与爱之间是否壁垒分明?」或「男人与女人看待性的方式有多么南辕北辙?」这问题其实已是老生常谈,而陶晶莹以 AI 科幻的形式包装,一则是因为自身兴趣所致:「我从以前就很喜欢看那种外星人啦、僵尸的电影,爱得不得了。」加上她育儿以后更留心科技发展之事,便顺理成章以科幻入手,但另外一个原因,其实也存在着一种讽喻的作用,她说:「无论科技发展到什么程度,人脑若没有跟着往前,就还是会活在恐龙时代。」

二十一》探讨的是乏人问津的主妇的内心,过去曾有类似的科幻题材讨论过:「机器人能否取代真实人类?」而《二十一》则进一步询问:「若机器人取代了真实人类,那么主妇内心的枯寂,是否也能因而得到真实的滋润?」

关于主妇于婚姻中的失望,陶晶莹信手捻来:「就发生在昨天,我们一家人去看电影,先生小孩都吃了热狗爆米花,但我只喝了一杯茶。电影结束后我提议吃点东西,所有人都说他们好饱,没人理会我肚子饿。等回到家中,孩子央求我到文具店买东西,我跟她出门,且故意大声说:『我还要顺道买点东西吃,因为我快饿死了!』」多数主妇恐怕满足了先生孩子,便顾不好自己,久而久之成为习惯,也不懂得发声。陶晶莹偏不,她不只要诚实面对自己的意志,还要这份意志让家中人正视,如她也是以同等的心理重视家里每一个人。

同时,她也提到:「都几零年代了,孩子如果出问题还是会有人第一时间跳出来说:『妈妈没教好。』」陶晶莹说,这就是她所谓的恐龙脑,哪怕科技再进步,思想裹足不前就无法产生具体的改变。

摄影|YJ

陶晶莹书写《二十一》,里头刻意将性爱场面描写的露骨直白。丈夫在书中化身万人迷、性爱能力爆表的描写,为的也是对比另一边无法随意交出自己的主妇。她们有些人是因为无法将性与爱分离,有人是因为虽然带着欲望,但那份欲望绝非倚靠性就能够满足。

二十一》出版以后,有读者认为陶晶莹写得不够勇敢、不够泼辣,仿佛得用以牙还牙的气势做出行动,提出的回响如:「丈夫出轨的话、妻子也可以跟别人去开房间啊!」面对这样的回复,陶晶莹说自己并非是在创作上有所保留,她只是深深的思考,回头问:「那真的是一个女人要的吗?」面对家庭的失望、婚姻(甚至性事)不合,一位女人所冀求的真的只是肉体上的满足吗?

别把女人想得太简单了。」这句话几乎就是《二十一》潜在的核心思想。

二十一》里头女性表现恨的方式不是搧巴掌,悲伤也不流泪,孤绝承受失望更非一蹶不振,不说别的,认为女人仍只能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思维也是恐龙脑。陶晶莹的二十一》其实是带着这样的气势在写。可别不相信,毕竟真实世界的女性还比书中更复杂强悍呢!

摄影|YJ
摄影|YJ

采访撰稿|郝妮尔
摄影|Y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