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核战爆发须知:朱宥勋〈埋伏〉

【当月精选】核战爆发须知:朱宥勋〈埋伏〉

written by 朱宥勋 2020-06-09
【当月精选】核战爆发须知:朱宥勋〈埋伏〉

428期联合文学杂志「后末日平安通讯」,邀请七位小说家,用想像力来描写面对这些末日对抗的可能。本文精选作家朱宥勋,书写对抗核战爆发的末日生存须知。


生存须知:

1. 烈酒是好东西,受伤了可以充作消毒酒精。
2. 每一颗核弹爆炸都会加速地球暖化。
3. 最稳当的方式,是直接对着头再补一枪。

他伏在一截断墙后方,紧盯着对面的小屋。冷硬的枪身,也因为他抱了太久,而被自己的体温染高了。

战争发生以前,那栋小屋是他的家;现在,那是他的藏身处,存了不少他努力囤积的罐头和枪弹。昨天晚上是阴天,没有月色,是个出门找物资的好天气。他这一趟的收获还可以,他用两盒口径不合的子弹,换到了一小瓶抗生素和一瓶金门高粱。回家的一路上,金门高粱的玻璃瓶在背包里轻轻晃动,让他心情极好。烈酒是好东西,受伤了可以充作消毒酒精,如果遇到了极欢乐或极绝望的场景,还可以仰头灌一口。

金门啊,他想起自己也曾去金门玩过。酒瓶里的液体声,恍如上辈子传来的柔美回音,让他几乎要和着它的节奏哼歌了。

然而,他的好心情在靠近家门时一扫而空了。在凌晨的微光中,他看到一架折叠梯靠在自家外墙。那当然不是他架的,他不会粗心到放个「欢迎来偷」的标示在那里。

现在的麻烦问题是:闯进他家的有几个人?

如果对方只有一个,或者两个,他也许可以仗恃著自己了解地形,直接进去制服他们,这他有经验。但潜进一间屋子里面,却发现对手有七八个,差点把自己搞死的经验,他也是有的。所以他决定等。对方偷完东西总得出来吧?于是他潜入预先设定好的对街废墟,找个尽量舒服的姿势趴好,然后把枪口对准折叠梯的方向。

阳光开始加温了。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他总觉得天气一年比一年热了。他甚至想过,搞不好以前的科学家都没发现,每一颗核弹爆炸都会加速地球暖化。不是说能量守恒吗?核弹有一堆能量,全部喷到大地上,在地球里转来转去,于是就越来越热,听起来很合理啊。因为以前根本没爆过几颗,所以没有人发现。直到那一年,大家终于做了一场盛大的实验—

一定是等太久了。搞什么,他们是在我家开趴吗?

久到他竟然还回忆起「能量守恒」、「地球暖化」来了。他以前哪里对这些事情有兴趣。战争以前,他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的诗集怎么没人买。直到现在,他的家里还堆了不少卖不掉的诗集。需要火的时候,他就会撕几页下来当引子。他没仔细点过数量,不过他总觉得,自己的诗集既然老是卖不完,那大概一辈子也烧不完。
作为一名诗人而活到今日,他也是满为自己骄傲的。

如果当年做个「末日时你想跟谁组队」的心理测验,没有人会选诗人的吧,连他自己都不会选。

二楼的百叶窗岔了一下。

他赶忙凝神。不是幻觉,百叶窗的叶子有几片分岔开来,然后又慢慢聚合。

他们要出来了。那也是他平常出门前的动作,先透过百叶窗看看外面动静。然后他们会走下楼,爬过堵门的家俱,爬过一个仅能容一人通过的墙洞,来到院子。院子里有另外一个折叠梯,那是他的,他昨晚没有带出门。他们会架起梯子,攀上外墙上缘,再从自带的梯子下来—

人影晃动。一名男子背对着他,从梯子滑下。男子的动作很轻快,即使双肩背包塞得鼓鼓的,平衡感还是很好。他拉开保险,手指平放在扳机旁。想到背包里面,自己存了不知多久的罐头、弹药,他就很确定自己开枪不会犹豫。但不是现在。他继续盯着外墙上缘,等待第二个人出来。他得确定总共有几个人—他猜两个或三个,虽然像自己这样独自行动的人不多,但大群行动的人也很少,太容易因为物资分不匀而内哄了。他每一次呼吸,就感觉到皮肤和衣服之间有湿热的气息在窜动。不能分神。他得连扣两枪,打中最尾一人,然后迅速走位到另一截断墙后面,趁他们还没找到自己时,再干掉一个……

男子完全落地了。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男子开始收折叠梯了。

干,从一开始就只有一个人?

就这么一恍神,男子已经迈步走出好几公尺了。他举枪,角度烂透了。没时间迟疑了,他在尽量安静的前提下,往左边的第二射击位置冲。战斗的意志接管了他的身体,他确定自己什么都没有想,身体就自己闭气,自己抬手,自己瞄准,自己扣下了扳机。两枪。男子像是背心被巨大的铁锤重击一样,整个人向前仆倒。

有血吗?—有打中吗?

男子没有动静。没有哀号,也没有挣扎。但这个角度,这个距离,什么都看不清楚。 

他缓缓站起来,持枪靠近。衣服和皮肤之间,已经转成一片冰凉了。他看到男子的后脑勺了。不,他没有打中那里,头的目标太小了,不如瞄准上半身。男子周边的地面没有血。所以没有打中?男子诈死?这时候最稳当的方式,是直接对着男子的头再补一枪。可是这样又要耗掉一发子弹。

这太奇怪了。男子看起来确实是失去意识了,不管是昏是死。但怎么会?

绘图|Jofan Liao 廖若凡

绘图|Jofan Liao 廖若凡

他小心地保持距离,绕行男子一周。他用枪口戳了戳男子瘫软的身体,还是毫无动静。他确认男子双手没有武器后,鼓起勇气坐到男子腰上。如果男子是装的,这个角度也可以确保自己压制着对方。但男子还是不动。他就用这种奇怪的姿势,打开了男子鼓涨的背包。他早该发现了:问题就在背包。子弹通通打到背包上,但没有穿透。只是冲击的力道,仍然击中了男子的后心。男子等于吃了两记重拳,瞬间昏迷。

子弹应该能够穿透背包的。之所以没有穿透,他打开背包时,困惑地想,之所以没有穿透。

因为背包里,装满了他堆在家里的诗集。

没有罐头,没有弹药盒。那些东西,子弹都能打穿。 

但三、四本诗集叠在一起之后。他以前出版过的诗集。他仿佛重温了当年,初次读到一套艰涩难懂的文学理论的感觉:诗集可以防弹吗?这人是谁,为什么要偷我的诗集?他努力地在念头之间沉浮,希望能弄懂眼前的东西,相信一但弄懂了,他就会贯通人世间所有奥祕。他想摇醒对方,却先听到自己发出了难听的笑声。伴随着眼泪的笑声,是不可能好听的吧。男子继续昏死,毫无醒转的迹象。然而,他却感受到男子才是真正开了枪的人。那发子弹凿穿了时间,愤怒、委屈、悲伤通通涌流而来。为什么会这样子?核弹按钮可不是他发射的,他只是想要成为一名诗人而已。

他的高粱呢?他现在非常需要一口金门高粱。

文|朱宥勋

台湾桃园人,一九八八年生,国立清华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毕业。耕莘青年写作会成员,曾获林荣三文学奖、国艺会创作补助、全国学生文学奖与台积电青年文学奖。出版过小说集《误递》、《垩观》;长篇小说《暗影》、《湖上的鸭子都到哪里去了》;评论散文集《学校不敢教的小说》、《只要出问题,小说都能搞定》;与朱家安合著的《作文超进化》。与黄崇凯共同主编《台湾七年级小说金典》。与爱好文学的朋友创办电子书评杂志《祕密读者》。目前于「深崛萌」担任高中国文课本执行主编,并于联合报鸣人堂、苹果日报等媒体开设专栏。

■ 2020六月号|428期  ■

「唯有我一人逃脱,来报信给你。」约伯记1:16 @Job

假使世界有一天突然终结,而你成为存活下来的人,会如何启动平安通讯?

不管是彼时最想做的一件事,或是物资征求⋯⋯报平安都是为了重启对未知境界的勇敢追寻。这是关于末日后人类相互依存的各种预设,以文学浪漫的设想来面对后末日,借此探索不同状态的生存模式。

【实体杂志订购】

▶ 博客来
▶ 联 经
▶ 诚 品
▶ 读 册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