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喜欢读书重点书评 【重点书评】挥之不去的日本情结:李旺台《蕉王吴振瑞》

【重点书评】挥之不去的日本情结:李旺台《蕉王吴振瑞》

written by 詹闵旭​ 2020-07-10
【重点书评】挥之不去的日本情结:李旺台《蕉王吴振瑞》

这一本小说透过蕉王吴振瑞的传奇一生,迂回侧写台湾人在日本殖民地与战后国民党统治时期的迥异命运,以及台湾人难解的日本情结。

小说家李旺台出道甚晚,退休之后才踏入文坛,不过却接连交出深具份量的历史小说。二O一六年的《播磨丸》,以一艘漂流在东南洋海域的难民船为隐喻,刻划台湾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面临政权转换,此后命运茫茫渺渺、无所适从的心境。2020年出版新作《蕉王吴振瑞》,同样选择历史小说类型,只不过李旺台把视线转向到战后缔造台湾香蕉盛世的传奇人物,吴振瑞。

《播磨丸》,李旺台,圆神出版

《播磨丸》,李旺台,圆神出版

李旺台《蕉王吴振瑞》采倒叙法。「序幕」描述来自台湾的蕉农参加日本东京旅行团,途经老年吴振瑞住处,在门外默默向一代蕉王鞠躬,揭开吴振瑞的传奇序曲。紧接着,小说正文分为三部分。第一部,时间倒转回到台湾日治时期,叙述少年吴振瑞如何跟随日本技师学习香蕉知识,踏入香蕉产业。第二、三部则讲述吴振瑞在战后国民党统治时期经历二二八事件,理事主席竞选、外销配额、国外通路洽谈,一步一步建立蕉王声誉,最终遭政治斗争,因「剥蕉案」而锒铛入狱。

《蕉王吴振瑞》维持李旺台的说故事本领,意象经营尤其是李旺台的拿手好戏。《播磨丸》打造出一艘迷途船舶,借此隐喻台湾人未卜命运。新作再度展现小说家所长,屡屡把吴振瑞描述为牛,笃实、坚毅、肯吃苦、却又不轻易服输,让一代蕉王形象跃然纸上,也写尽一整个世代台湾人的性格。

不过,《蕉王吴振瑞》各章节看似工整,实际上,小说的结构安排颇让人困惑。蕉王吴振瑞的发迹与殒落理应是故事重心,但小说家却把这一段故事的相关情节压缩在第三部,仅占全书二分之一。全书的另外二分之一(第一、二部)描述吴振瑞发迹以前的奇闻逸事,如训牛异能、婚恋、赌马、二二八事件等,尤其花了相当大篇幅叙述吴振瑞周旋在一对姊妹之间的三角习题。

因此,小说家虽力图重建吴振瑞的传奇事蹟,碍于第三部有限篇幅,终究无法赋予小说更细致、立体、饱满的血肉。吴振瑞如何一步步爬上蕉王宝座?何以蕉农对吴振瑞爱戴有加?剥蕉案如何牵动更盘根错节的台湾政治板块位移?剥蕉案背后反映何种统治者心态?小说并非没有提到这些重要细节,却仅点到为止,不免让故事说服力大打折扣。此外,吴振瑞最后因何避居日本,小说家也未能交代,小说首尾缺乏呼应,是另一遗憾。

小说家何以如此处理?看似失衡的小说结构设计,实则深刻反映《蕉王吴振瑞》所欲传达的史观。第一至三部按照时间顺序,取名为「日本仔时代」、「岛屿的痛」、「中国国民党时代」,历史发声位置隐然浮上台面。从这个角度来看,第二章的蕉王前传一方面是为了建立吴振瑞的人格特质,另一方面,更是为了带出日本殖民时期的台湾人与日本人的亲密互动,埋下后续章节的故事线索。

「台日友好」情谊贯穿全书。少年吴振瑞投入屏东香蕉试验所,跟随中村二郎技师学习香蕉种植知识。这是蕉王的原初场景。这一间穷乡僻壤的香蕉试验所既孕育开创金蕉盛世的蕉王,更见证台湾人与日本人一同挽起袖子,顶着艳阳,冒着风雨,一心一意钻研台湾香蕉品种改良。中村技师一席话,「大家要认识脚下所站立的泥土」,将台湾人、日本人与台湾土地紧密地联系在一起。这一份情谊不因日本殖民者的离去而告终,延续到战后。当吴振瑞为了剥蕉案身陷囹圄,日本友人频频上书陈情,展现双方深厚的情谊。

讽刺的是,李旺台笔下的国民党高官却为了自身利益,全然不顾台湾蕉农一生的心血,强推不利于台湾农业的法案。换句话说,这一本小说透过蕉王吴振瑞的传奇一生,迂回侧写台湾人在日本殖民地与战后国民党统治时期的迥异命运,以及台湾人难解的日本情结。

挥之不去的日本情结建立起《蕉王吴振瑞》最耐人推敲的面向,同时延续李旺台自《播磨丸》至今的写作关切。这一本小说正面表述日本记忆,无论是第一部所描写的屏东香蕉试验所,第三部日本各大商会和吴振瑞的合作默契,一再带领读者一窥台日双方携手开创台湾香蕉外销的黄金盛世。挥之不去的日本情结构成这一本小说的核心史观。因此,我们不难理解,当剥蕉案让台湾香蕉销日额度大幅度衰退,台日情谊瞬间崩盘,再也回不去了,李旺台却选择轻轻带过这一段历史,恐怕也是考量到这一本书所设定的史观。

李旺台《蕉王吴振瑞》荣获第四届台湾历史小说奖。事实上,该届首奖从缺,而把钱真《罗汉门》(卫城出版,2019)和李旺台《蕉王吴振瑞》并列佳作。后见之明来看,这两部作品确实各有千秋,也各有侷限。钱真《罗汉门》细腻描绘朱一贵与罗汉门(今高雄内门)一帮兄弟之间的动人情谊,另辟蹊径,却欠缺台湾历史小说最核心的史观。相形之下,李旺台《蕉王吴振瑞》的人物刻画尽管不如《罗汉门》复杂多面向, 这一部小说却高度意识到文学史家所肩负的重责大任,清楚标示自身的历史发声位置。

诚如李旺台在小说自序所言,《蕉王吴振瑞》不只是个人传记,对我而言,那毋宁是一整个世代台湾人心底始终挥之不去的日本情结。

《蕉王吴振瑞》,李旺台,镜文学

蕉王吴振瑞》,李旺台,镜文学

台湾首位农村之神,以水牛的坚毅打造盛世的传奇故事。 

日治时期,高雄中学毕业的吴振瑞原是可以保送到台北读大学的优等生,却因父亲「作诗不如作田」「家用长子」两句话而留在家乡务农。随后,在父亲的介绍下,吴振瑞进入了「香蕉试验所」,学习关于香蕉的种种知识。

战后,他以香蕉试验所的经历成为青果合作社的监事、随后当选理事。几年间为蕉农争取产销出口的「五五制」,更让台湾香蕉以超过八成的市占率独霸日本,在那个年代,香蕉与相关产业都富了起来。

水牛般的坚持性格让他带领南台湾农村起飞,却也将他带进了监牢。当政坛流传着「皇后」和「太子」两派内斗的耳语时,吴振瑞以自身专业不断拒绝李国鼎欲促成的律顿公司合作案,意外成为政治风暴下的牺牲品。媒体不断抹黑,把曾经的「蕉王」打成自我图利的「蕉虫」,更遭大规模搜索、罗织罪名入狱。

「报纸写的要倒反过来看」,农民都是这样讲「剥蕉案」的——吴振瑞出狱返乡那天,地方乡亲蜂拥迎接,仍然将他当作恩人看待。然而,短短两年多的时间里,台蕉和水牛的光辉岁月已然流逝,当吴振瑞牵着「马沙」在田里缅怀式的「做行」时,耕耘机也已开进了这个时代。

文|詹闵旭

国立中兴大学台湾文学与跨国文化研究所助理教授,兼任台湾文学学会秘书长。著作《百年降生:1900-2000台湾文学故事》(合著),译作《搜寻的日光:杨牧的跨文化诗学》(2015,与施俊州、曾珍珍合译)。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