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藝文行事 時光悠緩的足音:《穿越銀夜的靈魂》羅任玲新書分享會

時光悠緩的足音:《穿越銀夜的靈魂》羅任玲新書分享會

written by 姚旟荃 2020-09-16
時光悠緩的足音:《穿越銀夜的靈魂》羅任玲新書分享會

「從我生命開始的那一刻,或者說,從我這一世開始,旅行就已經啟程了。」在雨後的聯經書房,羅任玲用悠緩的語調,向讀者分享書寫《穿越銀夜的靈魂》的旅途。這是一本書寫光陰的散文集,那些從襁褓開始、生命旅途最初就開始累積的記憶,跨越了四分之一世紀,成為這段散文長旅的基底。

羅任玲的書寫是避世的,在人類粗糙、喧鬧的世界之外,漫遊在自然賦予的流動世界之內,對大自然的熱愛使得作家的文字擁有透明、輕盈的特質,李蘋芬談及收錄在《穿越銀夜的靈魂》當中,羅任玲早期的作品〈雲外書〉、〈高原的夏天〉等,那些書寫就像凝結在時光當中的琥珀,等待讀者捧讀那些晶瑩的文字。

但《穿越銀夜的靈魂》,同時也穿越了漫長的時間,崔舜華提到「羅任玲對於家人的書寫,是基於很深沉的眷戀」。離開、死亡、和記憶的留存,不僅只是羅任玲近年不得不為的生命思索,也是自由和限制的回望。家人對羅任玲無限的包容和愛,以及世俗體制加諸其上的重重約束,兩股衝突的力量在作家的生命當中對話,成為羅任玲對於自由長期思索的原因。

談及文體在散文與詩之間的跨界,羅任玲認為語言的稠密度、文字的質地,都不是真正的問題。以她鍾愛的電影導演塔可夫斯基為例,電影《犧牲》開頭在空蕩樹林當中的人、穿越枝枒間迴盪的背景音、間歇傳來的高亢女聲,這樣的畫面不需要任何語言文字,就能讓人感受到震盪。不論是電影、攝影還是文字,只要擁有詩的靈魂,都能夠成為詩。

不論是在工作間的短暫出走、遙遠的國度的迷途,或是跨越生命的死生邊界,旅行,或說是穿越,是《穿越銀夜的靈魂》一書當中極為重要的隱喻。就如同羅任玲所說:「散文是靈魂的漫步與深談」,也唯有透過文字帶領讀者橫越時間,才能觀看作家流動的生命之河當中,散發著琉光的瞬間。

撰稿‧攝影|姚旟荃

主講|羅任玲;對談|崔舜華、李蘋芬;主持|李時雍

場地|聯經書房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