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歡讀書 《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甜焦味/陳玉蓉

《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甜焦味/陳玉蓉

written by 鄧九雲 2018-07-10
《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甜焦味/陳玉蓉

真想不通他怎麼知道那個女孩是小偷呢? 李先生好像從來沒有離開過那臺小推車,至少我沒看過。他就愣愣地捧著一小包栗子走來,說,剛炒好的嚐嚐看。好像我們每天都這樣說話一般。他低頭呢喃了一句,小心那女孩。就甩著拖鞋走了。我轉頭看他說的那女孩,披散著長髮蓋住了大半張臉,手裡緊抓著七八件胸罩,還繼續往花車裡頭翻。

「要不要先試穿看看?」
「不用了,我自己看。」
「33A 吧? 這件賣得很好,試試看。」
「這樣看就知道了?」
「阿姨賣胸罩賣一輩子了,什麼胸部我不知道。妳進去試,穿完我幫妳看。」
「啊? 看什麼?」
「看妳有沒有穿好啊。」

小姑娘手上的胸罩堆,有一件E 罩杯的,我正準備開口說拿錯了吧,她順勢把它疊進懷中那幾件裡,我就不說話了。她背著包包進了更衣室,我在外面隨手讀起中午吃飯墊在桌上的報紙,一塊紅燒雞的湯汁沾上女明星的大長腿上,標題寫著,某某名模甩開家暴前夫,桃花開滿地。

「阿姨,我好了……?」
「好,我進來了。」

女孩的胸型就是標準的清純貧乳,我正準備上前幫她調整,她往後退了一步,撥了撥披散胸前的頭髮。

「我不喜歡人家碰我。」
「要不要阿姨找一些有襯墊的,會看起來豐滿些?」
「幹嘛要豐滿,我只是不想看起來沒穿內衣就好。」

牆上掛著她剛脫下的內衣,黃黃皺皺的學生型號。是啊是啊,無論大小都有自己的市場。什麼市場? 語氣裡那股不悅。真不懂啊? 妳胸型漂亮,不穿最好看啦。我退出更衣間,她繼續在裡面耗。我把報紙翻過來繼續看,百貨週年慶抗皺商品大集合。她探出頭,用簾子裹著身說,阿姨,我只要一件,特價的那個,其他的我都留在更衣室裡。

她走後,直到下一個客人來我才進去收拾,果然那件E罩杯大紅蕾絲的不見了。她要偷給誰穿呢? 她媽嗎? 有這麼大奶的媽媽怎麼生個33A 的女兒呢? 我邊想邊隨手抓起桌上那袋栗子,打開一看,每個全光溜溜的,皮都給剝好了。李先生說對了,小偷啊! 怎麼不小心點呢?

心裡就這麼結著一個疙瘩直到天黑,女兒來給我送晚飯了。湯麵在塑膠袋裡全糊成一坨,她說早知道應該買乾麵的,只是怕我想喝湯。我說算了,也不餓,還是吃一點不要浪費。用筷子使勁把麵分開,挑起蔥啊肉末的嚐嚐味道。她從包裡拿出一盒沙拉,抓著手機愛吃不吃的。

「光吃些草怎麼能飽?」
「就是不要飽,我胖了嘛。」

這姑娘哪裡胖,手腳細細的像發育不良。妳沒遺傳到我,不會胖的。她歪嘴笑了,說,想遺傳還遺傳不到呢,我媽要有妳那麼豐滿的屁股遺傳給我多好啊。她是我前夫的女兒,五歲跟著我跑,她爸真不知死去哪,反正活的死的也沒人想知道。她從小跟我在菜市場賣內衣,看最多的就是婆媽們鬆垮的乳房,還有對面的雞肉攤每天現場殺雞。

「對了,今天被偷了一件內衣。」
「小偷? 男的?」
「一個女孩,看起來跟妳差不多大。」
「有抓到人嗎?」
「沒,就讓她拿走了。」
「拿走? 為什麼啊? 要報警啊,內衣賊!」
「我看她也不是自己要穿的。」
「啊? 偷就是偷,管她要不要穿。」
「我就一直想啊,不需要的東西偷來幹嘛?」
「我怎麼知道。」
「所以我看她怪可憐的。」
「媽妳腦袋秀斗了。」

她敲了我的頭一下,我勉強再吃了一口麵糊。別吃了,我幫妳去買鹹水雞好不好? 不要,鹹水雞好老咬不動,下午我吃了一包栗子,不餓。

「栗子?」
「嗯,栗子。」
「糖炒栗子?」
「嗯,糖炒栗子。」

「買的?」
「送的。」
「門口那個李伯伯啊?」
「嗯。」

女兒鬼祟地難得放下手機,走到門口張望了街角的栗子攤。一下又大搖大擺地晃回來。媽,我們這店舖有兩年多了吧? 嗯啊。妳和李伯伯是不是從沒講過話啊? 要講什麼,滿山滿口堆著奶罩,大男人怎麼好意思靠近。這麼說也是,不過那個李伯伯我看得蠻順眼的,炒栗子炒得很帶勁,門口花車上的內衣是不是聞起來都糖糖甜甜的啊? 我懶得理她,自己都顧不好了還管我,上了大學也沒見過有男同學一起玩,她的說法也是,到處都是胸罩,男生怎麼敢來找我。那你們不會去外面玩啊,去去去。媽,妳怎麼知道我沒有在外面玩呢? 去去去,幫我買鹹水雞,多一點青菜啊。什麼糖糖甜甜的。

「不過啊,我有幾次看見那個李伯伯帶了一個戴著眼鏡的小女孩。是不是他的女兒啊?」
「如果是女兒也太有福氣了,老來得子耶。」
「還那麼小有什麼福氣,麻煩死了。像我這樣長成了亭亭玉立才好,還可以幫妳買晚餐呢。」
「誒,我新進了幾款內衣,花色比較好看,先去挑挑,妳的尺寸很快就賣完了。」
「媽⋯⋯」她往花車裡面翻了翻,「妳說我的胸部還有機會再長大點嗎?」
「不用長大! 妳沒聽過最美的胸部比例就是34B 嗎? 這件,妳拿去試試。」
「這件?! 大紅色蕾絲,妳要我穿這麼性感給誰看啊?」
「誰說要妳給別人看,自己看得開心不好嗎?」
「女為悅己者容嘛。」
「聽不懂。」
「哎呦,好啦好啦,我去穿看看,人生第一件性感內衣呢。」

她甩著馬尾進了更衣室。時間真快,就這樣女娃變女人了。每幫她換一次內衣,我就想感嘆一次,她嫌我煩,撒嬌要我少說兩句。我說跟著我妳命苦,她說苦一起吃就稀釋掉了。我不敢說自己是她媽,只愛說她是我女兒,我女兒呦。沒拉著她長大,誰陪著我從菜市場走到這個小店。那時看見這街角有個糖炒栗子攤,就把店給頂了下來。小時候,我媽媽特別愛吃栗子,剝了殼掰一
半丟進我嘴裡,一口接一口不小心還會噎著。長大後我就不吃了,吃著想她難過,栗子又貴,不吃也不會少塊肉。只是那股甜焦味,糖糖甜甜的,每天聞著都好。

最初看似新奇的東西

作者: 鄧九雲
出版社:南方家園
書籍介紹:

認識一個人,然後,自己的一小部分變成了那個人。
最後你是你所遇見的人的總和──
相愛不過就是一種漫長的剪接。

這樣說吧,蒙太奇根本不是什麼新東西,人類的記憶就是蒙太奇。
記憶畫面在不同的時間有不同的排列組合,
故事就如我們所願地被留在大腦裡了。
這樣講有點俗氣,但確實我們都在自編自導,
整個世界不過是配角。

鄧九雲
演員、作家。
政治大學韓文與廣告雙學位,英國 East 15 表演碩士。
表演作品涵蓋影像、劇場,遍及台港中。
文字作品《Dear you, Dear me》、《小姐狗與流氓貓》、散文《我的演員日記》、短篇小說《用走的去跳舞》、《暫時無法安放的》。
希望走到時間的最前面時,我們還能繼續一起做夢。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