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日用寫作閱讀推薦 讀鄭浩承《戀人》:相愛的戀人們,請一起來雲住寺

讀鄭浩承《戀人》:相愛的戀人們,請一起來雲住寺

written by 蕭素菁 2019-05-29
讀鄭浩承《戀人》:相愛的戀人們,請一起來雲住寺

接案人生數個寒暑,翻譯的韓文書多以財經、勵志、飲食文化、兒童繪本等題材為主。2018年春天透過出版社友人的引介,首次接下文學類的《戀人》翻譯工作。

「相遇是神祕的,愛情也是神祕的。透過相遇,每個人開始寫下自己生命中的神話。」—《戀人,P.25》

或許是以往造訪過的幾座南韓山寺實在太令我著迷,才翻閱幾頁,書中的竹林和楓葉、春風與初雪、千佛千塔、祈願瓦片、大雄殿的廊簷…,就深深吸引了我。腦海深處的記憶被翻出,書中一幅幅景色開始躍然紙上。《戀人》僅四萬餘字,譯稿卻煲到秋天才交出。半年來的心情就像陪著藍眼珠飛了一趟長途旅行。我們從首爾的仁寺洞出發,在全羅南道和順郡的雲住寺落腳一段時間,之後沿智異山朝大海飛去。我們在大海目擊了令人心痛的死亡,來到蟾津江思索了生與死、犧牲與愛,最後我們搭上首爾方向的列車,到三百公里外的首爾重新展開尋找愛情的旅程。

「生命,並不會因為死亡而消失。就像海浪只是海的一部份,死亡也只是生命的一部份。所以不要太悲傷,去尋找大自由吧。」—《戀人,P.69》

旅途並沒有因此一路順遂,但是經歷過死別的藍眼珠,比初離開雲住寺時多了幾分迎向未來的勇氣。藍眼珠跟著首爾地鐵裡行色匆匆的人群,隨意進站又出站,與不同的對象相遇,然後不斷地生離或死別。藍眼珠的每一段旅程都是人生的功課,關於愛情、自由、責任、死亡、愛、痛苦,還有心存感謝……。臥佛對藍眼珠所說的話,也常在翻譯過程中不經意地戮中自己,甚或在心中低迴不已。

「孤單的人們,請來雲住寺;痛苦的人們,請來雲住寺。啊,更重要的是相愛的戀人們,請一起來雲住寺。」—《戀人,P.184》

就這樣,雲住寺這個地方在心頭盤踞了半年。2018年秋剛好趁口譯工作出差首爾之便,在收工那天直奔首爾火車站,搭上高鐵前往光州。雲住寺比想像中還遠,從光州市區搭客運到和順郡還要花上近一個半小時。但是在秋高氣爽的季節裡,移動本身即是無比愜意。

「傳聞千餘年前,雲住寺有位神通廣大的師父在一夜之間建造了千佛千塔,祂們都到哪裡去了呢?」—《戀人,P.28》

傳說雲住寺是新羅末期道詵國師(827∼898)根據風水地理學說,認為這裏的地形像船舶,而在這裏建起了象徵著船的桅杆和艄公的千佛和千塔。石塔有四層、五層、七層、九層、多層、有方有圓;石佛或立、或站、或臥。但在作家眼中,對雲住寺卻有不同的想像寄託。黃皙暎的小說《張吉山》寫的是朝鮮肅宗時期的義賊張吉山,宋基淑的小說《綠豆將軍》主角是帶領農民武裝起義的全琫準,兩部小說都以雲住寺為背景。那些抵抗國家軍隊的奴婢或農民,堅信當千佛千塔蓋好、臥佛站立起來的那一天,雲住寺所在之地就會成為都邑,賤民解放的時代也將來臨。

在作家鄭浩承的筆下,雲住寺是愛情的起點與終點,更是思索生命本質的泉源之處。風鈴的本質就是告訴和順郡居民四季吹著什麼風,讓訪客輕盈隨著風鈴聲起舞啊。凝視寫著作家詩作的瓦片,望著大雄殿兩側廊簷風鈴空蕩蕩的鐵絲線,我在紀念品店買了一只銅製的鯽魚風鈴,將它帶回千里外的台灣,與這半年的人生起伏一起收藏好,為這個神奇的相遇留下餘韻無窮的結局。

不懂韓文的朋友若要造訪雲住寺,切記先做好功課。還有,離開雲住寺的回程,不要在外面的轉彎路口等客運,那裡有時司機不會停。要往右轉方向看去,可以找到候車亭。

  • 長途客運:首爾↔光州,車班間隔5∼10分,需四小時
  • 和順郡客運時間表:光州光川客運總站前,318,218公車往雲住寺方向 (班次每小時一班)
  • 火車:首爾↔光州 14班,需時四小時20分光州↔和順1班,需時30分
  • 計程車:全羅南道和順市外巴士總站 → 搭乘計程車前往 (約需30分鐘)
  • 光州站電話:(062)514-7788, 528-9466
  • 和順站電話:(061)374-7788

 

戀人》,鄭浩承 著,聯經出版

  • 韓文版「小王子」、「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國民詩人鄭浩承震撼文壇之作!
  • 韓國知名美術家朴勳睿跨域繪圖

「愛」究竟是什麼?你/妳是否對「愛」感到疑惑?被喻為韓文版「小王子」、「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韓國狂銷超過百萬冊童話寓言。一則鯽魚風鈴追尋「愛」的奇幻浪遊,用最簡單的童話寓言,體現「愛」的本質,「愛」的真意。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