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日用写作阅读推荐 【阅读推荐】 〈桑青日记—台北〉:你应自由,但哪儿有自由?

【阅读推荐】 〈桑青日记—台北〉:你应自由,但哪儿有自由?

written by 编辑部 2020-02-13
【阅读推荐】 〈桑青日记—台北〉:你应自由,但哪儿有自由?

(一)一九五七年夏天

今晚屋顶没有声音。阁楼内外一团黑。只有对门三号房子有一盏灯。家纲在他的榻榻米上睡着了。枕头旁边放著仍在修理的钟。钟上的时间在黑暗中看不见了。桑娃在她的榻榻米上睡着了。我睁着眼躺在我的榻榻米上。等著屋顶啃啮的声音。突然有人敲大门大叫查户口。警察有时候假借查户口的名义进屋逮捕犯人。

我骨碌坐了起来。

大门打开了。有人走进院子。大声对老王讲话。叫他把屋子里所有的人叫醒。户口名簿身份证全准备好。家纲突然翻身坐了起来。接着又躺下了。又突然坐了起来。

来了吗。来了吗。他们来了吗。他不停地说。我点点头。摇手叫他别出声。我们并肩坐着。各人坐在各人的榻榻米上。背靠着墙。手握着手。我听见他们走进蔡家的屋子。家纲在我手掌心写了几个字。

蔡会告诉他们
不会父救他命
老王呢
也不会我不相信他
他在蔡家二十几年
蔡是大恩人

他们在盘问他
也许
他们出示通缉令
也许
他们要上阁楼了
我准备好了
我去自首

为什么
也许会逃脱
他们会来的
我和你一起去
你应自由
哪儿有自由
他们来了
我听见了
在院子里
有人在笑
笑什么
谁知道
他们会来吗
谁知道

喂。老王。户口检查完了。睡觉吧。他们一面大声说话一面走出大门。门关上了。巷子里一阵皮鞋声。他们敲三号大门。三号房子的灯光一盏盏亮了。家纲躺下了。我仍然靠墙坐着。他伸手要把我拉到他的榻榻米上去。我的身子动不了。他要睡觉。他要忘掉。天亮就好了。他那么说著。身子在单子下蠕动。我揭开单子在他旁边躺下。我让他趴在我身上。他身子一抽就像孩子撒尿一样把我两腿撒湿了。

他终于睡着了。屋顶的声音又响起来了。又从屋角沿着屋簷啃过来了。咔吱咔吱。我突然想起屋顶有只啄木鸟。在我们进阁楼以前老王就告诉过我。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