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驻站作家 【四月驻站作家】这里:变身扬声分享器|专访何韵诗

【四月驻站作家】这里:变身扬声分享器|专访何韵诗

written by 翁 智琦 2020-04-02
【四月驻站作家】这里:变身扬声分享器|专访何韵诗

何韵诗写作《当你仍在这里》的起心动念在于2014年之后,香港历经困难的五年,而她的事业也在那之后出现大转变。在「被中国封杀」的恐吓中,她重新建立新的方向与节奏。「在很困难的那个点突破现况,如果我做的到,那表示我的经验应该是可以分享的。」

何韵诗相当重视分享,是性格使然也是她对自己的期待。因此,书名副标「你的生活起义指南」,并非指导读者如何生活,而是希望能够「对于一些不满现状的人,无论是对社会环境或者个人生活,只要是对任何提升有所企图的,那就是我要分享的。」何韵诗的「分享」显然已成个人特质。《贾宝玉》巡演时,演员间会玩一个小游戏。每次皆订定特定范畴物件去比喻彼此。有一次在科技类比喻中,有人说何韵诗是分享器,因为她总是协助大家建立连结的关键人物。「也许我有特殊的一种能量可以把人聚起来,不一定是我带领他们去做什么,而是我把他们聚起来,这些人就会自己找到自己位置或是发挥空间。大家能够互相发挥影响力,我觉得这才是更健全的方法。」

图片提供: Goomusic

林夕在序中称何韵诗为「勇者」,编辑邓小桦则将她喻为指引方向的北极星。全都因何韵诗在香港「反送中运动」中多次站在抗争民众与国家暴力之间担任缓冲垫,或者站上舞台稳定军心,甚至在国际会议舆论坛间为香港发声。何韵诗不愿居功,她笑嚷「他们太夸张」,但问及自己在香港社会中的定位,她又正色以待。何韵诗相当清楚自己身为公众人物的传播能量,「去年整个运动中,我给自己的位置比较像是一个扬声器,只是分享现有的资源,把大家被藏起来的声音放送出去。」然而这其实也与个人特质有关,毕竟并非每个公众人物都能在特殊时期充当扬声器。

为此,她被贴上许多政治标签,手机遭窃听、受访时被泼漆,更失去许多商业演出或广告代言,直接威胁她的艺人生命。尽管如此,她并未因此退缩,「被封杀」从来不是何韵诗的逆境。「我可能是遇强则强的人。遇上困难、挑战,或是在别人眼中看来很惨的状况,我反而可以表现更好。」听起来何韵诗是个没有逆境的人?「当然有。通常都是跟人有关的事会让我挫败或失望。早期会很愤怒,现在因为年纪渐长,又接触到佛经,开始学习宏观角度看事情。我非常相信轮回,会觉得每个人来到世界上都是带着以前没有解决的事情或是未完成的功课。这样一想,往往冷静很多。」

图片提供: Goomusic
图片提供: Goomusic

然而正如纯真小丸子也有心事,佛系何韵诗也有焦虑。「除了最在意并希望家人身体都能健康之外,我还蛮担心香港年轻人又会回到一个雨伞革命后的那种因失望而沮丧、放弃的状态。因为太不希望这件事再发生,所以偶而会不自觉去想。」可是正如书中所说,「事情会来,也会去。来的时候尽力而为,走的时候也不再留恋。懂了这个,无尽的可能在未来即将为你而展开,并且完全由你创造。」当你仍在这里,Be water,就是这个意思。

文|翁智琦
南投湳仔人。政治大学台湾文学所博士候选人,曾任巴黎社科院访问学人。

2 comments

You may also like

2 comments

芳华逝 2020-10-27 - 12:55:56

台湾人和香港人对大陆政治是极为无知的,但这种无知却成为两地人莫名的优越感,让人相当无语。
就像我们的公知一样喜欢拿“政府是最大的恶”、“把权力关进笼子”来忽悠人,鼓吹市场经济权,鼓吹“小政府,大市场”,却不告诉你,掌握权力的并不只有政府!比起政府权力来,资本权力更是渗透到社会的每一个毛孔,承包你从娘胎到坟墓的一切需求,也更肆无忌惮。然而马克思早就指出:资本来到人间,从头到脚,每个毛孔都流淌着鲜血和肮脏的东西(香港的问题即在于此)。它还发明了一套自由主义来辩护,声称“政府是最大的恶”,将自己包装成善,占据道德高地,道德高地就具有天然正确性。而我们想知道的是:把政府关进笼子后,你拿什么来抗衡一家独大的资本?“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你有什么议价能力?那时,就像以塞亚.柏林说的那样:狼群渴望自由,但狼群的自由意味着羊群的灭亡。
台湾和香港人应该读一读『黑金政治』,读一读马克.吐温的『竞选州长』,才会知道为什么大陆人对西方自由主义民主政治制度敬而远之。台湾90年代也饱受黑金政治的侵扰,香港还为此拍了一部电影『黑金』。
中国人需要什么样的自由?自律的自由。充分尊重他人的专业,而不是以政治凌驾于一切,包括凌驾于专业之上。中国自古乃精英政治,至今不变。

Reply
芳华逝 2020-10-27 - 13:09:13

我们固然不满中国的自由,却不意味着赞成西式自由。此次新冠疫情在中国爆发,却在西方失控,可看作是自由主义的反噬。自由主义表现出来的是个人主义至上,而流行病却需要人们通力合作才能控制。自由主义瓦解政府的权威,极大限缩了政府的权力,导致无能政府,无能所以无为,疫情的失控是必然的。所以英国在疫情爆发最初就声称要“群体免疫”,这说明他们很清楚自由主义的缺陷。香港人却要向他们取经,何其可笑!东亚在疫情控制方面为什么能做得比西方好?应该感谢中国儒家文化。香港受西方影响太深,在疫情防控方面因此表现得太差,因为泛政治化,自由主义等,明明大陆疫情控制得非常好,他们却抵制大陆,而西方堪称全球最佳反面教材(欧美公共卫生水平号称世界一流),他们却不防备欧美,实在是浪费了中国的检测资源。

Reply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