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鮮推薦當月精選 【當月精選】閱讀蕭麗紅小說 越讀性別議題

【當月精選】閱讀蕭麗紅小說 越讀性別議題

written by 宋怡慧 2021-06-22
【當月精選】閱讀蕭麗紅小說 越讀性別議題

女性小說家眼中的性別平等嗎?

古典小說中的《梁祝》、《白蛇傳》、《桃花扇》,讚揚堅貞不變的愛情,卻多以男性視角,來思考女性真實的愛情世界。直至七○年代末期,台灣女作家們的作品,直抒自己的閨房瑣事,情真意切,扣人心弦,因而開始被期待與重視。到了眾聲喧嘩又百花齊放的八○年代,女性作家們因擁有更大的創作自由,女性的聲音不再是淪為「私言私語」,其作品開始引起讀者從自身環境,展開對文本愛情描繪的情節與關係,進行兩性關係、性別平等、女性角色覺醒等議題的審視與思辨,進而定位自己的性別角色。

文字創作保留每個時代人民的真實聲音,讓讀者能透過文本閱讀,真實走進時光隧道,感其所悟、體其所會。因此,我開始思索:若以兩性主題來蒐羅,八○年代女性作家的小說,何者最適合納入群書閱讀,進行性別議題的思辨與探討?

深究蕭麗紅的小說作品,多以男女愛情為主軸,台灣傳統時代農漁村為背景,透過女性的視角,細膩精準地定錨女性如何在封閉的社會氛圍裡,想像愛情、思考愛情,甚至從文化層面來探討男女位階的議題。同時,蕭麗紅的《千江有水千江月》不只是年度暢銷書也是年度得獎書,堪稱當代的愛情小說經典,訴說女性愛情可以是「誠實地觀望內心,真正與生命和解的歷程」。但是,歷久不衰的經典小說,又如何讓AI時代不愛閱讀的中學生,願意靜下心來閱讀,甚至是進行課堂的性別議題思辯與討論呢?

兩性課程的起手式

蕭麗紅生於一九五○年,嘉義布袋的鄉土人情,成為其創作的豐沛養分,純樸豐厚的母土,配搭她傳統古典的寫作技巧,形成蕭麗紅小說既傳統又現代的特質。加上,中南部農村歷經經濟變革後,傳統價值的崩壞,懷想過往舊有時光的美好,更是作品動人的元素。以蕭麗紅五部小說來看,質量兼美,進行作家主題書布展,讓學生從作家不同時期的小說,進行不同角度的思考:性別角色是否在不同時代,會因社會風氣趨於自由民主,而漸漸落實到兩性實質的平等?蕭麗紅又如何看待自己的女性身分與社會價值?

無論是《桂花巷》中的高剔紅,抑或是《千江有水千江月》中的貞觀,蕭麗紅筆下的女性信仰宿命觀、三從四德、禮教觀,身處傳統家庭的女性地位相形弱勢,面對男尊女卑不是強悍地突圍,而是像鍾玲說的:蕭麗紅用傳統婦德的形象來解構婦德。

女性在被貶抑矮化的生活中,如何進行自我覺察與自我悅納?傳統女性從無奈到成長的歷程,值得讀者去細細品察。蕭麗紅小說戴著純潔美善的寫作濾鏡,呈現中國古典文學與台灣方言俗諺兼續的創作美學。

如何透過蕭麗紅小說中,傳統社會中男女不對等的小說素材,讓學生習得性別平等的素養,讓他們從不同性別角色共同消弭性別的歧視標籤,甚至覺察性別權力不對等,進而創造一個性別友善的環境,落實平等的性別權力關係。

課堂美麗的思辨風景

一、文本內容正確解讀,破除男女性別的刻板印象:首先,讓所有學生在進行小說閱讀之後,一起參與四角辯論的活動。其中,每個人都對「蕭麗紅小說是否有對傳統父權進行抗衡」的議題,採取個人立場的表態。學生可以自由移動到教室內,標誌過四個的角落:非常同意,同意,不同意,非常反對,進行個人意見的呈現。接著,再透過T型圖,將正反兩方的觀點與文本事實舉證,進行觀點彙整:

贊同理由

不贊同理由

刻意從女性被貶抑的角色,如剔紅、大衿等,去提醒讀者思辨,而非一味要讀者接受失衡的男女關係。

蕭麗紅作品呈現鄉土的傳統習俗是對女性意識的箝制。沒有看見作者有負面的評價。

透過傳統媒妁之言的婚戀觀,喚醒女性自主意識。《白水湖春夢》的春枝,慢慢脫離原本蕭麗紅女主的設定,她開始反抗父母味期安排的婚事。

《千江有水千江月》喪夫的女性是男權社會的犧牲者,作者卻歌頌成具有婦德的女性形象。

擺脫「在家從父,適人從夫,夫死從子」的婦德觀,如剔紅唯有讓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上,擺脫依附男性的枷鎖。

蕭麗紅小說勾勒傳統家庭信仰「男主外,女主內」,明顯是限制女性的發展,女性明顯是父權社會的附屬品。

蕭麗紅小說猶如女性溫柔的反動,沒有大張旗鼓地控訴,反而形成一種強大的反思力量。

—–

當所有同學都表達過意見後,由四組組長進行綜整同學正反意見,進而凝聚全班對蕭麗紅作品的看法與共識,最後班上做出的觀點為:蕭麗紅小說具有鬆綁與抗衡父權的思維。

二、再從ORID圖進行小組討論,進行異質性分組要小組討論:蕭麗紅小說內容中具備鬆綁與抗衡父權的思維或是行動,又會帶給我們內在的何種情緒,如何重新解構、再構,蕭麗紅小說中的女性意識:

O

「Objective」

你看到書中那些句子和傳統父權抗衡有關?

R

「Reflective」

這些句子喚起你那些情緒與感受?

D

「Decisional」

看完蕭麗紅小說之後,接下來你對性別平等的行動/計劃?

「Interpretive」

重新詮釋自己對蕭麗紅作品中兩性觀點的看法,同時,你想到什麼重要的意義?

原本,我認為AI時代的學生對於愛情趨於開放與先進的觀點,沒想到,有一組的學生提出的是蕭麗紅描繪的愛情世界會讓自己想到:「身無彩鳳雙飛翼,心有靈犀一點通」的愛情典型,這是最令人期待的。

還有男同學提到柏拉圖說的:「當愛情輕敲肩膀時,連平日對詩情畫意都不屑一顧的男人,都會變成詩人。」愛情不只是女生的話題,同樣也讓男性意亂神迷的課題,情感教育也是要經營學習的人聲學分。甚至,文學素養極高的學生看出《桂花巷》女主剔紅萌發的女性覺醒,最終還是改變她對女性角色的真實澈悟。身為北門嶼最美的纏足女性,作者是否刻意透過纏足的打開死纏繞的描繪,來探討「既包裹又反覆翻看」的女性意識?

有同學進而提到:纏足是對女性身體刻意的殘毀,卻可讓剔紅改變窮困的命運,蕭麗紅謳歌中國傳統文化,又以「裹小腳」翻身而嫁入豪門的生命選擇,是否企圖書寫女性在傳統社會,面對命運無常的蹇困,流露不認輸的女性堅韌,猶如最近金馬獎得獎電影《孤味》,女性與生命衝突與和解的情節,交織出許多扣人心弦的生命情味。

最後,同學也看出:剔紅遊走在貞潔與出軌的道德底線,最後,選擇面對自身情慾,無論是戲子海芙蓉,抑或是捲煙僕楊春樹,似乎是女性在傳統父權體制禁錮下的強悍搏鬥。

課堂的餘韻

每個選擇,沒有絕對的是與非、對與錯,若時空能倒轉,小說家想透過創作,來翻轉何種社會價值?同時,她期待讓讀者認真沈思地會不會是與時俱進的兩性關係?蕭麗紅小說文本,透過課堂循循地帶領,讓學子重返當年的台灣老社會,品啜穿越時代,愛情酸甜苦辣的多種滋味,進而建立性別平等的價值信念,落實尊重與包容多元性別的差異,最終走上維護性別實質平等的實踐之路。

撰文、圖片提供|宋怡慧

現職丹鳳高中圖書館主任,熱愛閱讀、寫作、教學「致勝是我的姓,鮮師是我的名,快樂是我的字,給大家幸福是我的號。閱讀是我一輩子的信仰,寫作是我和世界對話的方式,教學是我生命最快樂的事。」著有《國學潮人誌,古人超有料》、《談情說愛,古人超有哏》。

攝影|安比

■ 2021六月號|440期  ■

蕭麗紅打造一座溫潤明淨的布袋大觀園,寫貞觀刻骨銘心的初戀,四十年來讓多少讀者著迷,記載台灣庶民生活,在熾熱未歇的鄉土文學風潮之中,寫出最醇厚的地景人情。紀念《千江有水千江月》四十週年,本期專題從小鎮風情出發,看虛構與真實地景交會,作家共讀蕭麗紅,深入台灣鄉土文學脈絡,看小說中的民俗,從四十年後回望戀愛觀的變遷,並探究中學教育如何理解蕭麗紅的性別議題。這座小鎮巷弄曲折,有多少屋舍就有多少小徑,但終究會通往千江映月的廣闊之中。

【本期雜誌介紹】
《聯合文學》雜誌 NO.440:蕭麗紅《千江有水千江月》出版四十週年紀念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