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主题特辑 【盐分地带文学】极短恐怖小说|纯情

【盐分地带文学】极短恐怖小说|纯情

written by 潇湘神 2021-09-23
【盐分地带文学】极短恐怖小说|纯情

「你知道吗?卫尔康大火的幽灵船曾经停在这里喔!」学长像俏皮的孩子,光着脚站在水里,在柱子旁兴奋挥手,「这里以前是商店街,据说幽灵船出现后就没落了,变成闹鬼的废墟,直到最近才改建成这个漂亮的广场。」

确实很漂亮。

真想不到曾是闹鬼的废墟。虽是地下一楼,却是露天的,像巨大的水族箱;广场中央是宛如天然湖泊般的水池,池水很浅,能看到底部是象牙般的可爱亚麻色。旧商场的柱子被建筑团队留下,三三两两伫立水中,让人想到水面上的希腊神殿。夜晚灯光中,到处都是情侣,不像深夜。

远方传来运河汩汩流动的声音,十分安详。

「所以呢?这跟我们要谈的事毫无关系吧。」我说。

「你很冷漠耶。」学长露出伤心的笑,「你不是喜欢恐怖小说跟都市传说吗?所以我才选这里。」

真恶心。

看学长的表情,是真心觉得浪漫吧?但我看到这么多情侣,马上就明白他的意图——他希望别人也把我们当情侣。明明我们只是普通的社团学长学妹,他却到处说我们是男女朋友,终于连我班上都有这种传闻,我还是最后知道的!

所以我传讯息给他,希望他澄清。他不断解释为何会「误会」我们的关系,还哭着打电话给我。为何说的好像是我的错?光是要照顾他的心情,我就竭尽全力了,最后他总算答应跟朋友澄清,也会在网路上发文道歉,但他想直接见一面,跟我商量怎么向别人交代比较好。

看学长那么悲惨,我也于心不忍,结果他居然选这种地方,还想要别人把我们当情侣!我摇摇头:「够了,学长。请别这样,我已经不想再跟学长有任何瓜葛,谈完正事以后,我也不会再去社团了。」

运河的声响唯美浪漫,浪漫到令人不舒服。

「既然不想见面,为何要答应碰头?」

「因为学长在电话里的声音太可怜了。」

「你就是人太好了,」学长露出凄惨的苦笑,「所以我才不想放你走。」

我怒从中来,觉得被羞辱了。「我要走了。」我转身就走。水池的水很深,我又穿着牛仔裤,这让我寸步难行。气死人,早知道就穿轻便点。可是为何水这么深?水池的高度不是连膝盖都不到吗?为何我下半身都在水里?

学长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

「对不起!原来我只是想让你看到我的尸体。但既然你喜欢都市传说,应该知道吧?这里过去就是那样的地方。所以我⋯⋯」

我不想听,努力地往前走,心里涌现不好的预感。我知道这是哪里。在成为商店街前,这里是运河的一部分;据说有很多男女在这里殉情,所以盛传水鬼之说。话说回来,为何我没注意到?虽然这里情侣很多,但他们都湿漉漉的,衣服看来也不像这个时代,甚至还沾著水草⋯⋯

好想吐。

不是怕死。不,我当然怕死,但光想到学长肯定觉得这很纯情浪漫,我就想吐在水里。这是个巨大水族缸,水位很快淹过胸口;我努力划水,拼了命往楼梯游过去,不只是为了求生,更是为了脱离这个比死更羞辱人窘境。没错,要是第二天,我跟学长的名字一起出现在报纸上,光想到人们会怎么说——

没有比这更恶心、更恐怖的事了。

文|潇湘神
台湾作家、实境游戏设计师,台北地方异闻工作室成员,长期耕耘民俗学与妖怪文化议题。二〇一二年以从涂鸦文化发想的「大台北绘卷」获角川轻小说奖短篇组铜赏、一四年获金车奇幻小说奖。著有日治时代为背景的妖怪小说《台北城里妖魔跋扈》、《帝国大学赤雨骚乱》、《金魅杀人魔术》,和多位作家合著时代小说《华丽岛轶闻:键》、《说妖》,及台湾妖怪考察书籍《唯妖论》,同时是实境游戏〈城市边陲的遁逃者〉、〈金魅杀人魔术〉原案,亦和政府合作文化推广活动。

■ 盐分地带文学双月刊 94 期|古都百异闻  ■

世界各地皆流传着鬼怪传说故事,因为符合奇特、意外性与非日常的条件,人们记住了这些光怪陆离的事件并不断谈起。随着时间推进,细节可能被遗漏,可能经由加油添醋,这些异闻便逐渐化做地方风土民情与历史进程杂揉而成的产物。本期将带领读者探究其不可言说的神祕与生活的连结。
 

【实体杂志订购】

博客来
联 经
诚 品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