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艺文行事 承「功」,而与众不同 2021承功─新秀舞台、2021驻团演训育成联合展演

承「功」,而与众不同 2021承功─新秀舞台、2021驻团演训育成联合展演

written by 游富凯 2021-10-07
承「功」,而与众不同 2021承功─新秀舞台、2021驻团演训育成联合展演

国立传统艺术中心为保存传统戏曲发展,积极培育优秀人才,鼓励有志从事戏曲表演的年轻人,在学习的道路上成就自我。十月下旬起,台湾戏曲中心将推出「二○二一承功—新秀舞台」和「二○二一驻团演训育成联合展演」,「新秀舞台」汇集了国内十二个传统戏曲表演团体,共计十六位戏曲表演新秀,以师承传统为核心,打造属于青年演员的表演专场;而「育成展演」,则汇集了十二团、五十七名的习艺生,透过团队聘请的资深艺师教导团员,协助表演团队培育优秀人才。借由不同的培育目标与模式,期望戏曲新秀能不断精进技艺,发扬传统文化的价值。

 

在娱乐、流行文化的影响下,传统戏曲始终处在边缘的位置。然而,眼下有这么一群年轻人,毅然投身于传统戏曲表演,走上不一样的人生道路,他们或许没有时下年轻人的光鲜亮丽,却能在舞台上绽放光芒。对这群人来说,练功,是一种生活态度,更是他们的日常生活。经过时间的淬炼,「功」让他们与众不同。日常生活的单调、孤独与不自由,却是他们在舞台上迈向自由的唯一路径。

从外台来的小孩─「春美歌剧团」孙凯琳

一九九六年出生的孙凯琳,来自南台湾歌仔戏三天团之一的「春美歌剧团」(另有「秀琴歌剧团」、「明华园天字戏剧团」),母亲郭春美更是歌仔戏界的天王级人物。从小在戏班长大,五岁便开始在外台演出,但没有想到的是,进入国小之后的她,却开始排斥演戏。「小时候常常演老娼、店婆一类的角色,台下观众的反应都很不好,甚至我出场被认为是上厕所的时间。」或许是来自母亲光环的压力和观众不友善的眼光,她曾一度逃避表演,「装睡的人,怎么叫都叫不醒」孙凯琳如此形容当时的自己。等到了国中,她逐渐意识到,出生在一个家族戏班,似乎没有其他路可走,她决定全心全意投入戏班演出,认真面对歌仔戏这条路。

成长于外台戏班的歌仔戏演员,很难接触如剧校科班的正规化、系统化训练,一切学习的开始都来自摸索与模仿。孙凯琳表示,一开始和其他科班生合作时,常常会觉得不好意思,因为自己始终没有经过「正统」的训练。但随着自信与经验的增长,她认为,「外台学会的是临场反应,场上有状况发生时要马上解决。」此外,外台歌仔戏的演员在台上也要懂得掌握观众的情绪,要如何利用人格魅力吸引观众,这也让她在舞台上,逐渐找到发光的方式。

此次在「新秀舞台」中,她将带来《关公出世》,剧中除了要一赶三之外,其中一段是关羽要变成红面关公,必须要在短时间内完成换装,这对表演和舞台技术都是一大挑战。为了挑战如此吃重的戏,孙凯琳向台湾豫剧团的殷青群老师学习。殷老师以戏带功,在角色诠释和身段动作上特别严格要求。尽管个头较小,扮演关羽特别吃力,但她的好表现,仍让殷老师骄傲地说:「我有妳这个徒弟,我觉得非常的幸运、非常荣耀!」尽管彼此没有真正的拜师仪式,两人平时的好感情早已超越师徒,更如同父子。

孙凯琳今年以《雨中戏台》,第三度入围传艺金曲奖「最佳个人表演新秀」奖项,「这次不是在自己家里剧团入围,所以特别开心。」如今的她,几乎没有休息时间,每天都在演出中渡过,和一般年轻人相比,她的日常很不平常,她身上的「功」,是从难以计数的舞台实践中累积而来。

明珠女子歌剧团林郁璋演出《薛丁山招亲》(林荣录/摄影)
唐美云歌仔戏团-闪耀青年团范心瑜演出《送京娘‧夜送》(林荣录/摄影)

乐天的小花脸─「当代传奇剧场」林益缘

一九九九年出生的林益缘,外号几抠,主修丑行(又称小花脸),从小被母亲送入台湾戏曲学院学戏,坐科八年。每个礼拜一到五,每天五点半起床先练毯子功,八点半到十二点开始练习身段动作,下午是学科课,到了晚上六点还要练习京剧姿势,直到十点才能回宿舍休息。由于个头是全班最小,林益缘经常被老师抓出来加强训练。对于比别人付出更多,他一点也不在意,「现在回想那时的付出,才造就今天的我。」

「无丑不成戏」,是京剧界的一种说法,举凡旗、锣、伞、报,或是搭配主角的绿叶角色,都不能缺少丑角的存在。林益缘表示,台湾京剧环境因为师资的关系,能养成的小花脸非常少,他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可以跟很多老师学戏,表演也比较多元化。十二岁时,他加入「传奇学堂」,受到吴兴国的栽培,林益缘从吴兴国身上学到许多,尤其是在做人处事上,更感受到一个好演员应该有的态度。此外,林益缘曾于二○一九年,拜著名的表演艺术家石晓亮为师,习得《时迁盗甲》的经典武丑剧目,亦十分难得。

林益缘将在《盗王坟》中饰演时迁,除了有京白、唱段的表现,剧中还要把褶子拿起来耍,「水袖耍起来要轻盈,衣服的穿脱也要流畅,但又不能丢失武丑轻、跳、快、脆、冲的表现特点。」对他来说,第一次参加「新秀舞台」特别感到压力,「这是一个很好展现自己的机会,如果没有把握住的话就会很可惜!」面对自己的心理压力,他能做的,只有不断地反复练习,直到在舞台上游刃有余的那一刻,「我希望在台上带给观众欢乐,观众的笑声才能纾解我的压力。」

薪传歌仔戏剧团郑云茜(左)与江怡璇(右)演出《李三娘‧井边会》(林荣录/摄影)

文|游富凯
国立台北艺术大学戏剧系硕士,北京大学中文系近代文学博士。2017年返台后,开始关注台湾传统戏曲。2019年担任「中华戏剧学会」专栏艺评人,曾在《PAR表演艺术》杂志担任特约编辑。现为国立中正大学中文系专案助理教授,主要领域为中国戏剧史、近现代戏剧及当代戏曲。

照片提供|国立传统艺术中心

2021承功─新秀舞台
10/21-11/07 台湾戏曲中心小表演厅

110年传统艺术接班人─驻团演训计画 育成联合展演
11/05-11/28 台湾戏曲中心大表演厅、小舞台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