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音乐治愈/追忆蛋堡的似水年华 听软嘴唇聊聊软嘴唇

【当月精选】音乐治愈/追忆蛋堡的似水年华 听软嘴唇聊聊软嘴唇

written by 徐汉明 2021-10-07
【当月精选】音乐治愈/追忆蛋堡的似水年华 听软嘴唇聊聊软嘴唇

音乐给他的那种转瞬即将化为一种真正的热望的乐趣,在这样的时刻,确实像是我们在做香料的实验时的那种乐趣,像是当我们接触一个不是为我们所造的世界时的那种乐趣——这个世界,在我们看来没有形式,因为我们看不见它;没有意义,因为它为我们的理智所不能掌握;我们只能通过一种感官才能到达那里。⋯⋯他已经开始意识到,在这乐句甘美的乐音底下隐藏着怎样的苦楚,也许还是难以消除的隐痛,然而他并不以为苦。让这乐句说什么爱情是脆弱的吧,他的爱情却是如此牢固!
——《追忆似水年华Ⅱ》p194-195

杜振熙

一九八二年生,a.k.a.「蛋堡」、「软嘴唇(Soft Lipa)」。台南人。饶舌歌手、诗人、音乐品牌「任性的人」主理人。国立云林科技大学视觉传达系毕业。擅长使用和谐的双韵,搭配轻盈的爵士节奏,唱出一首又一首的超经典。最新专辑《家常音乐》于今年获得金曲奖多项大奖提名,并得到年度最佳华语专辑奖、最佳华语男歌手奖的肯定。

《追忆似水年华》中最为著名的〈斯万之恋〉,斯万与奥黛特的爱情由音乐家凡德伊的「钢琴小提琴奏鸣曲」牵起,又成爱情虚妄的见证。音乐陪伴我们度过一生的不同时段,并在幻灭时成为唯一的友人。如今陪伴现代人的,可能不是奏鸣曲而是饶舌乐了,甫得金曲奖肯定的饶舌诗人蛋堡,唱过引发少男少女无限共鸣的〈关于小熊〉。那样口吻温柔的饶舌、叙事内容本身就让很多人都能共感的音乐,替许多人饶出了他们的恋爱史。陪伴乐迷长大并成人的音乐,背后的创作者又如何陪伴与治愈自己?这个将作品指向个人记忆又引发听众共感的饶舌诗人说,创作就是自我疗愈。

访谈中蛋堡点开一首歌,Ne-yo的〈Because of you〉,问我们有没有听过。蛋堡说,那是二○○八年后夜店时常播放的歌,到了现在,只要听到歌曲前奏,他就会瞬间回到属于他的年代。那时晚上他会到夜店,朋友都在那边,喝着酒、和朋友打招呼,脑中想的只有一件事,「这是夜晚的开始,今天会发生什么?」

这是蛋堡的「普鲁斯特时刻」,他的似水年华。视讯访谈里,蛋堡戴着橘色老帽,在自宅工作室中与我们对话。蛋堡每一段人生经历,都让他创作出各具特色,却又有着不同质感/风格的作品,又都能唱进许多人心中,对他来说,这些时间代表什么?

「那时 小熊的表情还有些生涩/从此 他们的生活都有他跟着/有他跟着的时候 他们大致都快乐」——〈关于小熊〉

二○○五、○六年,蛋堡进入草创的颜社工作室,那像是嘻哈文化爱好者聚在一起创作的场所。「二○○八年,颜社工作室搬到通化街,我慢慢地当成第二个家,……我经常在工作室待到半夜,回家洗完澡之后躺下就睡,隔天睡醒又回到那里,继续做音乐。」除了创作,○九年发第一张专辑前还得负责公司的唱片和周边设计,从淡水骑着摩托车到三重、中永和询价、看印。蛋堡认为,那比较不像是工作,而是和熟悉的朋友一起生活、创作,虽然辛苦,却十分快乐。

「后来我决定离开颜社,出来自己做……其实某方面也是一种自我疗愈。」颜社规模越来越大,编制越来越专业分工,对蛋堡来说,却若有所失。蛋堡更倾向保留音乐的有机性和手作感(听听他的beat是如何用双手在MPC 1000 上敲出来的!)另外,身兼老板、创作者、制作人、录音师,需要考虑作品所有面向,「会更清楚进度与状态,虽然会很累,但会比较踏实,比较有安全感。」尽管会很忙,蛋堡还是自己动手干,令人怀疑他根本不是在唱片工业流水线上工作的人,比较像一名手作的匠人。啊,他果然是任性的人。

蛋堡说,独立创作是对自己的一种治疗。他认为,能说出想说的话,就是在自我疗愈。「反复地听着自己在说什么……在这个过程之中,自己也就慢慢地被治愈了。」

「如果想起什么写些什么还我/给你孩子听/跟他说你是我」——〈史诗〉

在《你所不知道的杜振熙之内部整修》七年后才发行了《家常音乐》,蛋堡经历与躁郁症的对抗与共存、进入家庭生活、以及建立自己的音乐工作室,问他是如何看待与克服面前的难题?

进入婚姻后,可能是还无法平衡好状态,蛋堡一度生理和心理都出现问题,那也是他生活的低潮期,蛋堡说:「我以前是个很怕吵的人,需要比较放松的环境,才能顺利进入工作的『心流』。那时自体免疫出问题,加上觉得自己无法在新旧身分之间平衡,好一段时间感到很挫折,不断自我怀疑。但随着时间过去,我开始规律的运动,状态才慢慢恢复。」

对于蛋堡,结婚生子原先不在人生规画当中:「我并不是在一个很温暖的原生家庭长大,我原本不打算进入婚姻,也不想要生小孩,结婚后才发现是害怕自己可能也会面临失败。」尽管如此,在《家常音乐》中,我们能感受到蛋堡对家人满满的爱。他告诉我们:「一开始很辛苦,但我不会后悔作了这个决定。有一天我独自在家看着孩子,看到孩子能够在生活当中自得其乐的那刻,」说到这,蛋堡出现一种了解了什么的眼神,「真的是那时才恍然大悟,啊……原来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啊。」蛋堡说自己是很宿命论的,意外出现的孩子与家庭生活,却反过来拯救了他。

从现在回顾,我问他怎么看待已然逝去的岁月?蛋堡笑着说,运气很好,挨过了先前的低潮期,「人生当然有好有坏,但我觉得自己真的是幸运的那个。因为直到现在,我依然可以做着自己喜欢的事。」访谈中他不只一次说了自己很幸运。我想,能继续看到他克服种种困境,创作出更多好作品的我们,才是那个真正幸运的人。

「我从来不爱华丽的编曲/我拉开音符节拍的间距填了文字进去/用我独特的韵律/制造轻松是我的兴趣……」──〈收敛水〉

除了透过创作治愈,我们也好奇他对自己作品的看法,有想要对话的、治愈的对象吗?蛋堡认为嘻哈文化本来就是比较有力、反抗的,然而创作者不一定要完全模仿这个文化的所有概念,「我肯在作品中示弱,我也肯透过作品说出自己软弱的部分。」也许这是为何蛋堡的作品里的娓娓道来,爵士钢琴的音阶和更温柔的口吻和歌词,能够深入听众的内心深处,被治愈的不只是他,还有我们。

蛋堡认为,疗愈的艺术品有两种。「第一种作品替听众说出了内心的感受,于是你会有共鸣,进而感觉自己并不寂寞;另外一种则是作品并没有承载过多东西,无论是文字、音乐性,又或是想传达的思想,这种作品可以带给听众比较多想像空间。」蛋堡说他放松时多半聆听比较爵士的音乐,也不难理解为什么他的作品总是令人感到具有诗意,且感到安定、放松。

从〈关于小熊〉、跟英宏一起作的〈夜聊〉、把妹时总会不自觉哼出来的〈I want you〉、再到跟前女友一起唱的〈我们都有问题〉、悲伤时哼著的〈雨没停过〉,十年过去转眼间一切好的坏的却已是家常风景,过去的记忆也随着时光飞逝而产生美感变得漫漶。而现在,好的或不好的经验终究变成了现在的自己,Soft Lipa转瞬也已变成SoftLiPAPA。

《家常音乐》|可以听点什么疗愈人心

听听软嘴唇家常里的声音,学习细听生活里的每一个beat,让它们成为支撑你的能量。《家常音乐》,二○二○年发行,是蛋堡发表的第七张专辑。二十八首曲目。第三十二届金曲奖入围五项大奖,并夺下最佳华语专辑奖、最佳华语男歌手奖与最佳MV奖。

采访撰文|徐汉明
一九八九年生,台北人。有一暱称皮卡。什么都读一点。国立台湾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硕士肄业。一面工作一边写作。特别关注嘻哈音乐与其相关社群、文化相关研究。

摄影|YJ

■ 2021十月号|444期  ■

普鲁斯特建造的记忆大教堂、记忆博物馆、记忆百科全书——《追忆似水年华》,以读者短暂的一生根本不可能读完。不如放下攻顶的执念,从各式小径细细穿越普鲁斯特的花园。本期专题邀请打开并拓展各种感官领域的专家,探索小说乃至生活中的声音气味与风景,让感觉的洪流淹没你,治愈你在生活中疼痛不堪的身心。我们将一边陪着你阅读《追忆似水年华》,一边提醒你如何从麻木不仁里苏醒,生活中有哪些愉快、喜悦的事,而且重点是,这些还可以买得到。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