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平常相遇焦点人物 【焦点人物】舞台上最后的和解与拥抱——金枝演社导演王荣裕谈「雨中戏台」

【焦点人物】舞台上最后的和解与拥抱——金枝演社导演王荣裕谈「雨中戏台」

written by 许楚君 2022-01-27
【焦点人物】舞台上最后的和解与拥抱——金枝演社导演王荣裕谈「雨中戏台」

2020 年,台湾戏曲中心,委托编剧家纪蔚然担纲「台湾戏曲艺术节」旗舰制作,找到了分别在胡撇仔戏、歌仔戏耕耘数十年的金枝演社与春美歌剧团,以金枝演社导演王荣裕与母亲的故事为蓝本,共同制作《雨中戏台》。

这部戏几经波折,到了 2022 年再度登上高雄卫武营的舞台。这段延滞的时光,为戏中曲折的情感留下发酵的时间,也让这一部夹杂着传统与当代元素,宛如台湾文化「竹蒿凑菜刀」的作品,混融得更为浑然天成。

《雨中戏台》透过现代剧场导演志成的眼光,回头追想已逝母亲月凤在记忆中的模样。作为当红小生的月凤,抛家弃子到台北戏班表演,当父亲带着幼年的志成与妹妹到后台与她相见,满怀期待的孩子,却只得到母亲「怎么不快去死死咧」的残酷回应。志成不断地重新回返过去,试着找到自己与母亲之间情感的纠葛,在这漫长岁月的追忆之中,观众也能在舞台上看见戏台如何让母子离散,又如何让二者和解。

戏中的月凤的原型,即是导演王荣裕的母亲谢月霞女士。早在 1996 年,王荣裕就曾以《胡撇仔戏—台湾女侠白小兰》,以母亲的经历为基础,在一台发财卡车上搬演歌仔戏班演员的故事。在《雨中戏台》,王荣裕更勇敢地触碰了他与母亲之间的亲情纠葛,戏中述说母亲五岁被卖到戏班、十五岁被迫嫁给父亲,在戏台上风华极盛,却承担著无奈命运的人生。

谢月霞与王荣裕母子合影/庄坤儒摄

「从小时候我就意识到,自己是个不被祝福的孩子。」王荣裕说,即便从《台湾女侠白小兰》开始,就已邀来母亲登台合作,仍然始终无法与母亲拥抱。多年后,他想起幼时曾看见妈妈对自己投来怨恨的眼神,才理解自己无法拥抱母亲的原因,正是因为从过去到现在都未曾化解的心结。「如果妈妈还在,一定会紧紧拥抱她,告诉她,妳辛苦了。」

王荣裕从小在戏班看歌仔戏,是「吃老爷饭长大的」,却是到了三十岁开始接触现代剧场,才回头看见母亲的歌仔戏实则代表着台湾文化,是长久被忽视的伟大艺术。同时,「艺术让我重新了解社会、世界,乃至于这个国家」,他终于能够谅解年轻时过著放荡生活的母亲,并且明白,当年那个带着幼儿四处讨生活的十七岁少女,为何对幼小的自己投来厌恶的眼光。

《雨中戏台》的月凤,是由拥有歌仔戏「南霸天」之称的郭春美扮演。王荣裕笑说,郭春美扮演小生的丰姿、气口,尤其是不服输的眼神,都与母亲谢月霞非常相似。包含编剧纪蔚然、原定饰演志成的吴朋奉,《雨中戏台》的卡司,几乎是最好的组合。

吴朋奉于 2021 年意外过世之后,王荣裕亲自接下了志成的角色。这个在戏中,作为他亲身经历代言者的角色,在偶然的机缘之中,再度回到他的手中,使得他再也无法与戏剧拉开距离,必须直面自己与母亲的故事。

领衔主演 郭春美
(陈少维摄)

领衔主演 王荣裕
(陈少维摄)

领衔主演 孙凯琳
(陈少维摄)

「做导演可以旁观者清,这回却要自己『撩落去』演男主角,心境当然也大有不同。」王荣裕说,与郭春美对戏,就好像看见母亲在舞台上,透过志成的视角,向母亲述说两人的故事,「每次排练就像是在与母亲拥抱」。

《雨中戏台》的真挚情感,以及巧妙融合歌仔戏与现代戏剧的大胆尝试,让郭春美,以及在戏中扮演少年志成的新一代歌仔戏小生孙凯琳,在 2021 年双双获得「传艺金曲奖」的最佳演员与最佳个人表演新秀奖。与此同时,王荣裕也因长久致力于融会传统戏剧与现代剧场,获得国家文艺奖戏剧类的肯定。

歌仔戏是做中学、『台上见』的临机应变,现代戏剧却要精准划分台词、走位,二者的表演方法天差地别,导演王荣裕却借着「创造家一般的环境」,让二者彼此融会。

《雨中戏台》将看似冲突的元素巧妙融合,打破了传统跟现代的隔阂。「过去很多传统戏班尝试做现代剧,都没有像这次的演出如此契合,找出了新的可能性。」王荣裕说,其实这样的尝试,金枝演社已经做了将近三十年。

陈少维摄
陈少维摄

除了在故事中带出志成与月凤的母子情结,编剧纪蔚然也在《雨中戏台》,借着月凤流转于传统戏班、卖药仔团与广播电台的足迹,带出台湾歌仔戏发展的过程,以及社会环境的变迁。歌仔戏过往被贬抑为难登大雅之堂的大众娱乐,胡撇仔戏更被认为是「不正统」、「不伦不类」的混杂剧种,到今天,时代终于足够成熟,让这些艺术都能在舞台上发光、受到肯定。

王荣裕早在 1996 年的《台湾女侠白小兰》就奠定了「通俗、媚俗、粗俗」,却又饱含生命力的剧场美学,到了《雨中戏台》才在天时地利人和之下收获了丰硕成果,而他与母亲谢月霞女士一生的心结,也在母亲过世多年后,借着戏里的月凤与志成,在舞台上彼此化解。

他笑着说,「这就像是跟着白沙屯妈祖徒步进香的经验,再怎么苦一定都会结束,再怎么快乐也一定会结束。」然而《雨中戏台》显然不会是终点,或许也将为台湾的表演艺术开启崭新的一页。

采访撰文|许楚君
一名从杂志编辑台长成的杂食者,正透过各种路径缓慢学习。

谢月霞女士旧照提供|金枝演社
剧照提供|卫武营国家艺术文化中心 陈少维摄

0 comment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