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平常相遇焦点人物 【焦点人物】怀抱纯真,看见大人遗忘的事物:郑丽君重译《小王子》

【焦点人物】怀抱纯真,看见大人遗忘的事物:郑丽君重译《小王子》

written by 郝妮尔 2022-06-20
【焦点人物】怀抱纯真,看见大人遗忘的事物:郑丽君重译《小王子》

接下联经出版的邀请,前文化部长郑丽君重新翻译《小王子》。

 

这是件大消息,不仅仅是因为她曾经有过的政治地位,也是因为过去她已多次提到此书对其的意义重大,乃至成为母亲以后,也不断朗诵予孩子。她提到当初收到再译的询问,是个「很难拒绝的邀请」时,几乎让人听出语气藏着的兴奋。

 

人人都知道这本来自法国的《小王子》是不朽的经典之作,被问及翻译时有无压力?郑丽君说:「我想,他的经典性不在定于一尊的正统性,而是在于对话。每个时代,每个人不同的生命阶段重新再读,都能够带着自己的经验有不同的体会。」

 

她口中的不朽是流动的,茂盛如树,持续生长。

暗藏着哲学思维:那些星球上的大人们

「其实小王子游历星球所遇到的大人们,是我们一不小心就会成为的大人。」郑丽君说。

高中的时候第一次读到《小王子》,正值叛逆之年,社会运动、政治运动在郑丽君眼前一一盛放。她参与的同时,一面思及绘本中提及各星球的大人,「好像是在提醒我们,一不小心就会成为盲目追求权力、财富,迷失在形式化、机械化的生活里面。」她得保持警觉,莫要成为一份子。

话虽如此,本书的深远,也随其成长过程慢慢浮现,特别是近期因翻译之故重读,发现自己竟然还能看见更多。

她过去看的仅是怪诞本身,但「为什么这些星球的呈现都如此怪诞?」她找到的答案是:「因为小王子带着一个全然天真的本性,才能够看出这些。看出这个世界中的大人盲目追求而不自知,把自己关进亲手打造的牢笼里。这是作者想要呈现的,却不是带着一种批判的眼光,而是透过小王子的天真善良、想要去和善的理解他们。」

此书中暗藏的深意,郑丽君说是「存在主义想要凸显的思考」,而存在主义亦是影响她最深理论之一。

「我们活着,同时思考为什么活着?」她说,「我常爱提一件事情:当初从公职身分卸任,回北一女演讲,有人问我高中毕业三十年,这段时间都在追求什么?我会说在追求自由。学生时代追求做自己的自由,上大学参与学运以后,追求自我实现的自由。但我到了法国,念了政治哲学,里面最核心处理的就是:个人的自由如何与社会一起共生?如何维系让每一个个体,都可以自由实践他们理想的社会?」郑丽君说,从那时候开始,她深刻体会到其所追求的自由不仅是自己,而是更多人的,那范围庞大到「这一辈子有可能不会完成,但是你有了追寻的目标──让每个人拥有追寻的自由,是我内心的政治。」

她的目标明确,却是走得踌躇谨慎,言谈中经常穿插几句:「回头来看,我不一定有成功。」但是本心仍旧是在的。

如是看来,《小王子》某种程度而言,似乎正具象化了郑丽君的「本心」:无论走得多远,都盼望有个良善的本质不灭,她再次强调:「不敢说做到多少,只觉得这本书仿佛一直提醒我:不要成为过去你不喜欢的大人。」

翻译的困难:法文简而深的哲学语汇

谈到哲学背景,不得不绕回她负笈法国求学时的经历。

刚开始学法文时,郑丽君就对语汇中「思辩的语言」与「日常语言」的相通性感到惊奇。过去念的诸多理论,归根究底,仍是于西方世界长出的,若没有从最初的语言进入,经常充满隔阂,因此接触法文,对她来说似乎也就是探触了某些哲学的本质,从思想的根本认识起。同时,因为法文的这层特性,她说:「法国的高中念哲学,考试也会考一两题思辩题。其实不是在考哲学家的知识,而是透过念哲学的过程,让你去『锻炼思考这件事』。思考就像是健身一样,需要练习的。」

语言的哲学性渗透日常,也流入原著圣修伯里的笔触,亦影响了郑丽君的翻译角度。

「过去我们都期待翻译是信雅达,我想它依然是个很重要的原则,但是当再次翻译的时候,书写其实要具备一种可能性:就是忠于作者。也就是说,我选择的中文,里头呈现出来的风格与阅读原著的感受,至少要能够与法文世界里的哲学性相呼应。」

郑丽君举例,原著的语言相对简洁,同时清晰,却无处不见深刻的哲学意涵,「他就是一个这样的作者,在圣修伯里另一本书《风沙星辰》有提过,作为一名飞行员,他热爱的不是危险,他知道他爱的是什么──是生命。」

她从文字感受出作者借由诗的语汇、哲学性的思想,童趣的眼光,将个人生命经验以及对于时代的反思句句呈现出来。为此,中文写作有时强调「避重出」,意指同样的词汇,避免频繁使用,然《小王子》其实经常出现重复的字句,郑丽君几番思考,决定保留,以此逼近原著的心意。

为孩子朗读,也为成为大人后的你们

另一方面,如所周知,每一本《小王子》开头最先印入眼帘的,并非其故事,而是作者欲献予的对象:「雷昂˙维赫特」他是一名大人。随后作者又注明:「所有大人都曾经是孩子(虽然很少人会记得这件事)。所以,我会将献词修改成这样:献给小男孩时的雷昂˙维赫特。」

从最后一句来看,这仿佛是一本童书。为一本童书翻译,是否有必要花这么大的力气去诠释?郑丽君说:「在为孩子朗读的时候,也许不需要诠释这么多时代性与社会性,更或是作者的人生。但我知道这本书虽然具有童书的形式,却也是献给每一个人的现代寓言。」

况且,她并不认为儿童无法理解,「我的孩子还小不识字的时候,透过朗读,我发现他什么都听得见。听见自然、听见情感,听见数学与科学,包括故事中的各种虚幻角色:精灵、天使、魔鬼……,这些都是很自然地活在幼儿的生命里,锻炼他的感受力。」

她非常明白,这是一本童书,又不仅只是童书。里头对于现代性的反思,无论是资本主义的思考,或者是战争带来的残酷,以及生活中可能面对的艰难处境,「那些都是每个人生命中永恒的课题。如果深入的诠释,能够让大家更接近这个作品,其实也就是我作为一个翻译者能够进行的工作。」

真实无法再现,亦如翻译能做的,也只是竭力靠近原著的心,难以完全抵达。

然而面对经典,如开头所言,比起「新」译,郑丽君作为翻译者现身之目的,更像是一种邀请──邀请曾经读过、尚未读过《小王子》的读者,有机会拿起这本书,无论是初次,或者再来一次。

既有文本不朽如树,那么阅读的过程毋宁说是种攀上枝藤的体验。始于足下,翻开新页,探问自己这回能够摸到哪一根枝蔓?

采访撰文|郝妮尔
宜兰人,东华华文所创作组艺术硕士。「向予书苑」负责人。出版散文集《我家,或隔壁》、长篇小说《卡西与他们的瓦斯店》。创作范畴横跨散文、小说、剧本、童话;同时耕耘评论与采访写作。

摄影|YJ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