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新鲜推荐当月精选 【当月精选】宇多田光的时代 我不知道我会成为摄影师/汪正翔

【当月精选】宇多田光的时代 我不知道我会成为摄影师/汪正翔

written by 汪正翔 2022-12-07
【当月精选】宇多田光的时代 我不知道我会成为摄影师/汪正翔

会喜欢宇多田当然有一个原因是她与我的年少时光是重叠的,我至今都记得我在参加联考的中午,广播里面正放着她的歌。但是另一个原因是,她是那种技巧与生命感受合而为一的歌手,谁会不喜欢这样的创作者呢?她同时证明了艺术与人生都是有价值的,或至少在他们携手合作的时候。还有一个原因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当她从一个要进哥伦比亚的天才高中生,变成一个饱经风霜的中年人后,我也差不多走到人生的一半了,看到她仍然在创作,我就想说,人生总有些事情是不断前进的,总有一些不是徒劳无功。

如果要特别挑一首歌,我应该选一九九九年宇多田光的 first love,我知道全世界应该有几百万人都是这个选择,可是我有特别的理由。高三的暑假我为了买宇多田的 first love,一个人骑车杀到玫瑰唱片。隐地刚好在现场举办签书会。我买了唱片,心满意足的骑车回家,就在骑到大安森林公园的时候,我被一个背着相机的中年男子拦下,大约跟我现在差不多的年纪,很斯文的样子。

他问我刚刚是不是在玫瑰唱片,我说「是」。他又问:「是不是去看隐地?」我说:「不是,我有看到他,但是我是去买专辑」。他有点狐疑地看着我,接着又问:「你知道隐地不是影帝吗?」我说:「我知道啊,是个写诗的」。后来我们讲了几句我忘了,总之他要我骑脚踏车从远方骑过来让他拍一张照。我照着做。但是他觉得我骑得有点慢,要我再来一次。于是我重来骑一次,然后他似乎颇满意。临走的时候他告诉他是中时艺文版的摄影记者,但是我忘记了名字。他还跟我要了电话。几天之后家里有一通电话,就是那位大叔,他要在艺廊办展览,说里面有我的照片想邀我来。但是那时我很闭俗,所以就没去。

现在想来觉得一切都非常奇妙。不只是因为现在我成为一个摄影大哥,而是因为那一年夏天一切都停留在最好的时候:宇多田的第一张专辑、高中快毕业的闲暇、对于隐地以及其它所有艺文知识的模糊向往,还有脚踏车以及大安森林公园的阳光。所有稚嫩而美好……

我不禁有一个俗烂的想法,那个拍照的大叔,会不会就是现在的我,他知道这辈子最好的时候是什么,所以他穿越到了过去,把年轻的自己记录下来,然后邀请年轻的我来参观自己的展览。如果以后我成为大师,我指定纪录片一定要拍这一段。不知道那张照片现在在什么地方。但如果有人知道也不要告诉我,我觉得某部分的自己留在那里很好。

文|汪正翔
台湾大学历史研究所硕士,波士顿美术馆艺术创作硕士(肄业),接案维生,也从事摄影评论与创作。著有《My Scenery Only for You:那些不美的台湾风景》、合著《认同的例外:他们的飞行纪事》、《摄影泡沫红茶》。目前看得见,会按快门。相关著作:《旁观的方式:从班雅明、桑塔格到自拍、手机摄影与IG,一个台湾斜杠摄影师的影像絮语》

■ 2022 十二月号|458 期  ■

五月天玛莎即将出版散文作品《昨天的孩子》,初次拿到的书稿,作者简介栏只写了六个字:五月天贝斯手。如此单纯。葛大为称他是音乐圈的福德正神。在书里他倒是细细追索了自己的音乐起点。本期专访他谈他的寂寞与孤独,音乐如何成为他生命里最重要的小事。围绕着这个文艺青年所产生的一切,究竟是什么样貌呢?除了选刊新书内容抢先看,更揭晓他的品味清单,以及特邀玛莎的音乐伙伴,与我们分享他们的今昔情谊。赶在昨天的孩子之前,先看今天的玛莎先生为我们叙述他的第二人生。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