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鲜推荐编辑室报告 十二月编辑室报告|忘记传脸书讯息去骂维菁

十二月编辑室报告|忘记传脸书讯息去骂维菁

written by 王聪威 2018-12-03
十二月编辑室报告|忘记传脸书讯息去骂维菁

维菁过世前一周,拒绝了我们邀请她当网站十二月份驻站作家的企划,编辑有点难过,我说:「好啊,敢拒绝我咧,我等下传脸书讯息去骂她。」结果开完会忘记了。

她的散文新书《有型的猪小姐》十二月要出版,我们早早得知了消息,编辑马上就说:「啊啊啊,想要李维菁老师做驻站作家!」我没立刻答应,要他们先想想别的人选,因为我觉得找她也太便宜行事了,我们做过维菁的「当月作家」单元,大大小小篇幅采访过她好多次,她也为我们写过一整年的专栏,编辑们很爱她几乎成了传统,连续几个月企划单里老是出现她的名字。不只是编辑部,活动专案部门也爱找她当评审、当文艺营老师,「找李维菁老师好了!」我老是听到这句话,「怎么又是维菁!」虽然被我这样唸,但结果维菁还是漂漂亮亮地出现了,捉着我瞪着眼睛问我最近有没有什么八卦,说自己宅在家里很少出门,什么文坛消息都不知道,要我多说一点,为了讨她开心,我就加油添醋地猛说,她总是一脸惊讶的表情。

没多久,编辑磨磨蹭蹭地来跟我报告十二月她还是想找李维菁,我心里虽然百分百乐意,脸上仍装出一幅「怎么搞的,妳是只会找维菁吗?」显得很为难地同意,但居然被她拒绝了,「好啊,敢拒绝我咧,我等下传脸书讯息去骂她。」我这么说。

我跟维菁算不上熟,只有每年在各个文艺场合见上几次面的程度而已,有次她邀我去某个基金会办的什么南向政策的艺文座谈时,我连她在讲什么都搞不清楚就答应了,反正她要我去我就去,但她是个太过认真的人,不放心我到时候胡说八道的,还慎重其事地约了我做会前讨论,约在一家叫「跳舞山羊」的咖啡馆,大部份时间都是聊与正事无关的事,她津津有味地听我讲别人小说的坏话,有时候说点自己的小说意见,有时候说点家里猫的事情,「老了要好好照顾啊。」她说,「你家的猫。」我没跟她说其实我不太喜欢《生活是甜蜜》,有点过度散文化,人物稍嫌刻板,太白了,小说整体结构处理起来也有些力不从心,说不上是洗练的作品。她写文学作品出道较晚,虽然长年培养的文字技巧,生命经验锻炼的思路都厉害得要命,但小说太复杂了,需要更多大量的实际练习与挫败才能成熟,所以即使我同样喜欢《我是许凉凉》与《老派生活约会》,我还是认为她的散文要比小说好上许多,可以专门地世故苍凉,锐利又温柔善体人意,她是个懂太多的人。

最后是有关猫的事情。当我知道维菁过世的消息时,马上想起的是:「那猫呢?」2016年年底,我们与上海《萌芽》杂志合办的「上海—台北小说工作坊」,我当然邀她一起去,(好吧,我也属于编辑部很爱她的传统成员)她一开始不愿去,原因就是放不下家中的老猫,「猫现在除了吃饭,平常也要陪……单亲妈妈很可怜啊」她这么说,去不了六天那么久,我说:「没关系,那妳提早一天回来吧。」于是她就开开心心地跟我们一起去了。我不知道后来那猫怎么了,我没再问过她,我早早知道她身体的状况,也从来没问过她怎么了,每次想开口的时候都会迟疑:「啊,我又跟她不熟,不该问这种私事吧。」

但是好啊,这一次不管了,维菁,「敢拒绝我咧,我等下就传脸书讯息去骂妳。」我是这么想妳的,「或许也会问问妳猫怎么了。」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