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喜欢读书 我所见闻的爸爸桑:封闭的场域,身分决定一切

我所见闻的爸爸桑:封闭的场域,身分决定一切

written by 李阿明 2019-04-09
我所见闻的爸爸桑:封闭的场域,身分决定一切

同样渔工口中的「爸爸桑」,远洋渔船上是「顾船的」,吃喝拉撒睡都在靠港渔船上的台湾老人,二十四小时日薪一千元的临时工。在近沿海渔船上,却是「船长」的尊称,百吨以下的小渔船,通常只有三至四位外籍船员。

一位远洋渔船的爸爸桑越俎代庖,主动替生病的渔工向资方反应,家里穷希望继续工作到期满。船长口口声声说没问题,隔天下午马上被上机遗返。不杀伯仁的爸爸桑,只能买个行李箱和些许日常用品送他,聊表愧疚之心。

近沿海的爸爸桑,有些人把「蕃仔」挂在口头上,却不打不骂吃喝一应俱全,我还看过船边倒了些吃不完的软丝。远洋船长丰收时分红可近千万,一航期一聘。近海船长大都家户型,船就是全家生财工具,为家计与海搏命。仗义每多屠狗辈?

远洋渔工靠岸时间短暂,船员大都极尽吃喝玩乐,酒精为最普通的「饮料」。近海渔船三两天航期短,不少船员坚守不菸不酒不嫖的宗教信仰。封闭的场域,身分决定一切。主因:经济优劣,次因:国族、教育和语言等等。

同人不同命,同船不同等级。资方为刀俎,渔工徒具人形的网具,却沦为随时被宰杀的鱼肉。快刀斩乱麻,极大利益化屡见不鲜。现代黑奴?吁天无门!

讨海人,大都教育程度低,陆上谋生不易,航程多远苦牢就蹲多久,船难不会分种族阶级财富,存活也只是乱数下的机率。都在求生存,海人全方位贴近大自然,所得却极不自然,什么样的社会,决定如此悬殊的财富分配?人底,大自然最不自然的物种?

经济优位,有目如盲?心盲!优位者偶尔察觉,短暂的「良心美容」消费?同为异乡人,但不被视为金发碧眼的「老外」,只因母国发展较慢?一切的一切,所有的所有,他乡存在可能故乡,记忆底鲜活。到哪都可能是移工,无分国别人种和社群,永远移不动的就只是边界:财?

各有各的现实刑具,渔工何尝不是?唯有诚恳,以人相待。同为蓝色星球上的有机体之一,何来无物以报天,忘却先辈胼手胝足的台湾「洲」,只剩造七杀碑?

文|李阿明
毕业于国立艺专影剧科技术组,担任过自由时报、联合晚报、时报周刊摄影记者,以及时周多媒体数位影像组组长、资讯室副主任、中时网路影像副总监等。资深摄影记者,退休后跑到高雄当远洋渔船的顾船工,自称职业摄影黑手。四年来每天二十四小时和来自各国的渔工混在一起,亲身体会一般人无缘接触的生活,用镜头捕捉他们在海上拚搏的人生。以最长时间的相处,拍摄出渔工们最真实的样貌。著有《这里没有神:渔工、爸爸桑和那些女人》。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