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Author
Author

李維菁

  • 想寫的慾望開始往上竄,我沒走到電腦前,卻走進了廚房。 刨掉黃瓜的皮,切正方塊,等待高空彈跳,解凍的排骨燙過,煮湯唱起歌。 紅椒黃椒一條一條,點點額頭開始跳舞,牛肉塊旁邊晃著頭跟隨節奏。 陌生(閱讀更多)

  • 辦公桌上的書一直消失,我察覺最近書從桌上不見的速度比以前都快,這偷書的傢伙太誇張了,這種偷書的速度太明目張膽,太不把人放在眼裡了。 一直有人偷我辦公桌上的書,以前通常是一個月一兩本,偷書的人(閱讀更多)

  • 怕鏡子。 床腳正對著鏡子,夜夜驚懼不敢睡覺。 只要一翻身一坐起,或者早上起床,怎樣都會看到自己的樣子映在鏡子上,那裡頭的人影看起來蓬亂陌生,並且有種恐怖的入侵意味,像是除了自己以外,其實還有(閱讀更多)

  • 在周刊上班的可兒告訴我一段往事,隔壁組的女同事做個專題,必須採訪醫師意見,可是周刊形象不好,沒什麼醫生願意受訪。那女同事託了關係,終於訪問到一位大醫院裡頗為有名的年輕醫生,對方見到面又發現來(閱讀更多)

  • 天花板上咚咚轟轟地一陣行進的聲音經過,周圍的人和我一同把頭抬起望著上面,又默默低下頭面對自己眼前的電腦。而我還不能低下頭回到工作,仍然望著天花板以及天花板上密集的紋路,有點可憐我自己,也有點(閱讀更多)

  • 深夜酒吧裡沒有人,只有正在發呆的值班小妹和坐在吧台喝啤酒的胖姊,我也點了啤酒,笑嘻嘻說我們來看世界杯足球賽吧,今晚剛好有場轉播。我肩膀痛背也痛,整天痛,每天痛,很痛也不想回家。不想回去面對那(閱讀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