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主题特辑 【金马 56】被小说耽误的电影人:专访《阳光普照》编剧张耀升

【金马 56】被小说耽误的电影人:专访《阳光普照》编剧张耀升

written by 郝妮尔 2019-11-21
【金马 56】被小说耽误的电影人:专访《阳光普照》编剧张耀升

以小说家为人所知的张耀升,与钟孟宏共同编剧的《阳光普照》入围金马奖最佳原创剧本。身兼编剧与作家的创作者并不罕见,「文学圈有很多人会想要投入影视产业,所以这几年我好像就变成那些人的某种指标,觉得我是一帆风顺走过来的。」但张耀升说:「可是从考进电影所算起,我也是走了十年。十年不是一个很短的时间吧?」

写小说,是因为不小心转错了弯

「我一直都是想走电影的。」张耀升说。过去没有电影系,他观察那些新电影导演,几乎都是先读外文,再到国外学电影,便一样画葫地走入外文系,就是在那个时候他开始阅读大量文学作品,也差不多在同一时间,张耀升提笔写作。

起初他并不觉得自己特别能写,只是「不小心」得了文学奖,真要说哪里突出,大概就是相较同龄的人更关住身外之事--「很多人太关心自己了,所以写的都是自身的情感。」那么张耀升当时关心的是什么?自第一本小说《》来看,着眼的全是现实世界。在他笔下,邪恶与善只是商业电影的老套情结,真实人生是卡在善恶的缝隙里那儿没有真正的好人或坏人仅仅是生而为人努力存活的样子

摄影|安比

》一推出就为人惊艳。「小说家」的称号牢牢黏在他身上,文学奖一个接着一个拿,看起来就是所谓的「新锐小说家」,是以文学为志业且幸运成功的文学院青年。可是,等等--「我想做的其实是电影啊!」张耀升说这个念头没有变过。小说成名以后不是没有导演主动询问改编事宜,但经常不了了之。在没有人脉、没有管道的状况下,走进圈子里的捷径就是学院了。于是张耀升考进电影所,从头学起。

晃眼十年,他身上挂著不同的身份,包括编剧、导演、制作人等等,只是大家还是无法忘记张耀升是个小说家,尽管他的原创小说绕来绕去就是那两本:《》与《彼岸的女人》,且两者还相隔了整整八年。

然后,我就不写小说了

「少年得志」,这四个字不适用于处于电影圈的张耀升,但以作家身分来说,应是恰如其分。年少总是轻狂,特别在同侪之间更为显眼。「就在我快要骄傲自大的时候,我读到了袁哲生。」张耀升在许多场合都曾提过袁哲生对他的影响性,「在那之前我读到的东西大多都很技巧取向,但是一本好作品,技巧是基本的。袁哲生的技巧当然不用说,可是情感也很真实,他完全没有考虑到出书是怎么回事,所以把很多祕密情感释放出来。」

张耀升也是等出书以后才明白这回事。他仍然写作,只是认为若对创作者来说文学是重要的,就不必非得出版才行。他说:「诚心写书对创作者来说是很大的伤害。因为你这么真心的东西,这个世界是不会珍惜的。倘若你的书真的对某些人造成影响,对方也不太会跑到你面前告诉你,他会偷偷放在心里。多数时候,出版这件事,就像你给某人写了封情书,世界却把情书贴在布告栏上让人指指点点。」他说:「感受到这件事以后,我就不太写小说了。」

摄影|安比

好作品倚靠的绝不是灵感

小说暂先搁笔,编剧的路途则持续向前。儿时的电影梦陆续成真,先是考上电影所、作品第一次被改编、第一次与名导演合作、第一次到片场,或者是今年,他第一次入围了金马奖。「面对这些『梦想成真』的当下,心情还是会有一点亢奋,可是过了就过了,不能一直留恋。」他说。如同一个好的创作者不会留恋灵感,灵感是最需无缥缈的东西,好作品生成的重要条件之一,应是严实的田野调查才对。

以《阳光普照》为例,为了刻画电影里的少年犯一角,他们找到过去曾待过少年辅育院的人进行访问。「少年犯受到个资法保护,非常难找到当事人。我们当时访问的都是十几年前从辅育院出来的,他们讲的故事非常精彩,可是我们总觉得不太对……。」最后还是透过基督教的关怀团体找到刚假释的少年犯,访问后惊人地发现辅育院这十几年变化之大,刚假释出的少年所透露的真情实感动人无比,「所以我们一回去就把剧本全部重写。」

张耀升说,整个田野调查重新访问的时间加总起来快要一年,以文学圈来说很难有这么漫长的资源提供作者,是以多数写作者无法走出书房,有大量的篇幅均是靠想像力写作,如斯恶性循环,使得文学推展的深度行经地更加缓慢。

摄影|安比

必须闪闪发亮的剧本

谈到与导演钟孟宏首次合作编剧,张耀升说最特别的经验在于钟导是位几乎完全照剧本走的导演,「我以前会觉得剧本要留多一点想像,给导演发挥的空间,可是钟孟宏不这么做,他会写出很多细节,精准到所有工作人员拿到剧本都知道自己那场戏要做什么。」

举例来说,有个角色在剧本里被写着「一脸邪气」四字。「这若是上剧本课,一定会被老师划掉。什么叫一脸邪气?怎么拍?可是到了钟孟宏手上,他反而会把这四个字用粗体字框起来,甚至把『逆光』都写上去来强调那个邪气感。」「一般导演就是要求拍出来的东西要好,钟孟宏则是要求好,而且独一无二,更重要的是:要有神采。」与钟孟宏合作对张耀升来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阳光普照》最后以 11 项金马提名,回应他们的努力并无白费。

讲到最后,张耀升说起钟导的一个口头禅:「必须的。」

「无论是入围了金马奖,或者分享任何好评,他的回应都是这三个字:『必须的』。」张耀升说:「某种程度而言这其实很激励我,每写一场戏就会问自己,『这一章节能不能听到他这么说?』、『里头的每一句话是否闪闪发亮』?」作为《阳光普照》的编剧,张耀升当时的信念便是要让光芒透进字里行间,在银幕上,普照观众的凝视。

摄影|安比
摄影|安比

文|郝妮尔
东华华文所艺术硕士,现从事艺文采访、剧场评论。喜欢全世界的狗,以及特定的几只猫。

摄影|安比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