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藝文行事 閃閃發亮的時刻 —2019打狗鳳邑文學獎特別企劃

閃閃發亮的時刻 —2019打狗鳳邑文學獎特別企劃

written by 編輯部 2019-11-18
閃閃發亮的時刻 —2019打狗鳳邑文學獎特別企劃

文學可以撫平躁動的心靈,亦可挑起困乏的靈魂。賦予抒情性的讀寫,使人們可以度過徬徨時刻,文字如鑲金的筆跡,面對世間種種糾結、苦澀或是感悟,創作者可以刻縷在書頁,轉化成為永恆的發亮時刻。本文節錄分享2019打狗鳳邑文學獎散文組首獎作品〈零餘時刻〉與小說組首獎作品〈辭土〉。〈零餘時刻〉以感性聲腔,記錄旅行時的片段感觸;〈辭土〉將視角拉到過去的事件,1944年12月1日「神靖丸」自高雄港出發,歷經戰火沒入海中,藉由作者細緻梳理,提供一個角度得以回望歷史。

 那一年夏天,在戰後不久的薩拉熱窩,一個當地青年對我嚴肅地說:「為什麼你只看見我們的百孔千瘡。」這不是一句問話。一對老夫老妻,為妻的蹲下身子摩挲一頭深灰虎斑,為夫的駐足,回頭,望著老伴和貓,眼神溫柔。一隻烏鴉飛過,兩隻,三隻。黑夜,或者命運,即將從我背後擁抱上來,讓我在今天最後的光裡多坐一下下,一下下就好,我用目光撫摸眼前的人事物,感覺彷彿有無形的線索把我們連繫在一起。

—  〈零餘時刻〉熊佳慕

旅行,除了方位移動,更多時刻是心靈的挪移,旅行者藉由遠方的事物,與自己深度溝通,思維脫離生活圈的限制,異鄉客有更敏銳的神思,辨別每個所見事物。當地青年訴說的提問,或許也是旅者的提問,亦可能是作者期待讀者自問試答的謎題。

我讓他們永遠留在這個夢裡,希望那株九重葛永遠守著他們。然後有一天,路過那個亭子的時候,發現那株九重葛不知道什麼時候鋸掉了,心裡某個角落空空洞洞的,彷彿有什麼被連根拔起。但它在我回憶中永遠密密匝匝盛放著,當我發覺世界變得荒謬而無法理解的時候,我會回到樹下留連片刻,彷彿這裡,是提供我庇蔭和認可的秘密基地。

—  〈零餘時刻〉熊佳慕

旅行過程中,觀察他人互動,不免與自身的經驗結合,作者旅經曼谷,看見一對同性戀人的日常互動,默默給予祝福,九重葛的花語:熱情,堅韌不拔,頑強奮進。回望我們生活周遭,文章裡淡而真摯的情感,使人也想傳遞良善的信念,給予任何需要被祝福的生命,但願他們被陽光與溫暖照料。

男同志旅行各地,遭遇不同種族、年紀的男子,或在生活之中,見識美麗與美麗如何被擦拭,那些無法整除卻祕密形塑自己的一瞬,以「碎片」彼此鑲嵌,而有了萬花筒般的美。(節錄)

日後,他下火車,走在高雄城區轟炸後的廢墟間,許多人收拾著要重建,他怔了一下,彷彿聽見燒夷彈刮玻璃一樣的聲音,看見大火熊熊燃燒,他彷彿聽見有人在尖叫,他想,高雄被炸成這樣,死了多少人呢?這個問題無解,他慶幸直到戰爭結束,他真正見過的火光。

—  〈辭土〉李璐

同一片土地,不同時間端點的故事,藉由作者的歷史考究,拉開另一個書寫觀點,引領讀者進入時光旅程,寫下「神靖丸」事件中,戰火下的倖存者,寫戰爭時殘酷、掙扎的時刻,也寫書遺族如何繼續生活,而主角所看見的火光,似乎是和解的光照。

人們得到解答就走開了,他卻還是鎮日坐在診所,思考一個他並不十分明瞭的問題,他追問戰爭的意義,「神靖丸」上的人們因何而死,他又為什麼那次違抗了老師,是因為老師也拿不定主意嗎?他反覆想過幾輪,這個選擇是對的嗎?他無由問其他人,只對自己的幸運滿懷感激。

 —  〈辭土〉李璐

義大利作家卡爾維諾說,「如果時間要有個終點,它就可以被一個瞬間,一個瞬間的描述,但每個瞬間描述時都會延展,因而再也無法看到它的終點。」文學作為一種敘述,針對時間軸上的事件,重新挖掘嶄新的意義與可能性,無情災難之下,經由作者溫柔地描繪,寫下戰後的生活,令磨損、缺角的心靈,有光束可以進駐。

種個人在集體歷史之外的那種帶著細碎的、一晃而逝,被往事喫咬的傷感,哀傷而詩意,且作者的敘述壓抑而克制,讓哀傷停頓在眺望海洋船隻的凝視上,同時藉著老醫生的孫女寫的部落格,持續招喚歷史亡靈與連結其他的倖存者,這個觀點讓這篇小說有了新的當代感。結尾也結得好,倖存者醫生往後在診所坐鎮,坐到天荒地老,老到不能動為止。小說最後,給了希望的一瞬之光。(節錄)

0 comment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