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鮮推薦編輯室報告 十二月編輯室報告|最豐沛的讚美與最尖銳的針鋒相對

十二月編輯室報告|最豐沛的讚美與最尖銳的針鋒相對

written by 王 聰威 2019-12-03
十二月編輯室報告|最豐沛的讚美與最尖銳的針鋒相對

上月,朱宥勳為我們寫的書評專欄文章〈「投降」是文明的最終形式嗎〉引起了風波不斷的論戰,從環繞著駱以軍《明朝》這本小說的好壞開始,擴而廣之到了文學思想審查是否可行、書評的意義與功能、書評與作家的關係、評論者的資格論、作家精神狀態是否該於書評內「客觀」考量、作家給薪生產機制的優劣、台灣文學處境為何敗壞、文學團體對寫作有沒有用處,甚至文壇私人恩怨和針對雙方的人格攻擊等等。我們做了整整兩年的書評別冊,從來沒遇過這般激烈的情況(寂寞的時候真的非常寂寞)有熟識的作家友人私下傳訊給編輯說,不該刊登此文,編輯們有些擔心自己做錯了什麼,也怕傷害了誰,問我該怎麼辦才好。

我對書評與小說本身有個人看法,但只對他們說了關於專欄文章,編輯最重要的是要協助作家做好事實校對,至於作家採取的立場、觀點、研究工具,或是刻意營造的口氣與氛圍,是專欄作家在此處的權利與義務,我們總共邀請了八位擅長領域各異、個性獨特的書評專欄作家,正是要呈現給讀者多樣解讀文學的方式。若再加上接受投稿的「開放書評」,往往同一本小說會有截然不同的評價,僅僅以駱以軍的作品為例,從《匡超人》到《明朝》,我們大概是登過最多相關書評的媒體,這裡頭有些評論我也無法認同,但越熱門的作品越該這樣:既擁有最豐沛的讚美同時也擁有最尖銳的針鋒相對這是媒體可以給努力完成作品的作家最好的支持

話雖如此,我想每個人都想被說自己很厲害,很少有作家會被寫了不好聽的話還能平心靜氣地說聲「謝謝指教」,作家本人要怎麼對評論者惡言相向或表達不信任大概可以想見,或者像我是個孬種,只要嗅到一點點有人寫我作品的壞話,我就立刻停止繼續讀下去,假裝沒這回事。不只是作家被批評不開心,出版社也會不爽,例如我曾經在某篇文章裡,提及自己不喜歡某位作家的舊作,結果引來該出版社的長官下令不准提供該作家的新作公關書給我們。那我們怎麼做呢?沒問題,我們還是開開心心地報導了作家的新書,因為真的寫得很棒。

今年小說市場景氣很糟,大家似乎都去追劇了,但其實除了《明朝》,還有許多好小說、散文、現代詩值得一讀,您可以在本期看到一整年的文學作品回顧。比方說,您讀過四十歲以下最傑出的小說家之一,連明偉的新作《藍莓夜的告白》嗎?我想還沒有,那麼您知道同樣是上月《聯合文學》書評別冊裡,童偉格專欄〈「我」的封緘〉一文,重重批評了《藍莓夜的告白》的核心主題與技術嗎?(童偉格應該夠資格評論吧)您不知道因為您只關心朱宥勳和明朝》。

現在知道了,不妨找來讀讀。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