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藝文行事 【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從專業譯者角度看「台灣文學在日本」

【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從專業譯者角度看「台灣文學在日本」

written by 倉本知明 2020-01-21
【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從專業譯者角度看「台灣文學在日本」

2009 年 9 月由國家文化藝術基金會(簡稱國藝會)主辦「『新』十年小說論壇」,談千禧年以後的台灣小說概況。2019 年 11 月剛落幕的「協作時代──台灣長篇小說跨領域論壇」,由國藝會與臺灣文學館聯合主辦,會議援用「協作」二字,提綱挈領台灣長篇小說的脈動、跨媒介合作與國內外推廣。「十年」是回顧及展望的良好時點,台灣長篇小說能多元發展,背後有個重要推手,便是國藝會。故論壇之後,《聯合文學》雜誌與國藝會聯合策劃【長篇始動:國藝會與新十年小說】專題,從國際推進、傳播形式、教育應用與文學通路 四個層面,聚焦近十年長篇小說的發展……

自從從事台灣文學的翻譯工作後,不少台灣朋友問我:「日本的台灣文學到底紅不紅?」我只能委婉地回答:「每年平均都有10本台灣文學被翻成日語喔。」接著說:「但出版社把大部分的書籍直接送到圖書館和研究者的書庫裡去。」

日本國內的台灣文學究竟從何時開始發展呢?大概 1970 年代起,日本國內的台灣研究者進行台灣文學的翻譯,從此台灣文學的譯本數目每年不斷增加,至今已高達 230 本以上!只看出版數目,會感覺日本的台灣文學好像發展順利,但仔細檢討譯本的銷售量及其出版結構,日本的台灣文學之前途其實不太樂觀。

當低薪遇到研究者的使命感

日本的台灣文學以思潮社、國書刊行會、草風社、白水社等專門出外國文學與學術書籍的中小規模的出版社為主出版。實際上,除了童書,日本國內的台灣文學主要讀者是以研究者為主的知識份子。因此,多數的譯者來自於學術界的相關研究機構。根據赤松美和子的調查,自 1998 年至 2017 年的 20 年間,在日本出版的台灣文學高達 194 本,其中近 70% 的譯本是由日本台灣學會的學員進行翻譯。

學術工作者翻譯文學作品的優點何在?因日本研究者對於台灣文學具有深厚的知識修養,且深入研究內容,譯稿品質極其優良。加上,研究者提供的後記、註解讓讀者更容易了解台灣文學的多元世界,經常博得各種媒體的好評。但反過來說,出版社因只顧讀書人的小圈圈,不太考量到一般大眾市場的需求。到頭來,台灣文學的流通度只侷限在特定市場,成為日本書市的冷門商品。另外,日本譯者經常帶著「研究者使命」之責任感,積極承包 低薪工作,反而造就譯者圈的低薪環境。我曾經在某場研討會上,向別的資深譯者報怨,台灣文學的翻譯工作的 CP 值 實在很低,除了學術工作者之外,誰願意翻譯台灣文學?當時那位譯者責備我說:「我在年輕時,根本沒有收過翻譯稿費啊!」我真的佩服他們的職業倫理,但他們高貴的使命感,使得日本的台灣文學翻譯圈失去正常的市場機制運作,亦剝奪非研究者參與市場的機會。這使得日本的台灣文學市場變得極為獨特,利弊交雜。

保障譯者,不僅是維護作品,也是開拓市場

台灣文學在日本已受到各方面的肯定,我相信未來仍有機會在市場保有一席之地。但這幾年,日本政府對人文社會系所大幅度地削減預算,以及對年輕研究者不穩定的雇用狀態,難以確保兼職翻譯的研究者,能專心投入翻譯工作。在台灣,因學術機構不將翻譯列入學術業績,屬於學術機構的研究者,經常對於進行文學翻譯感到遲疑。若是現在台日兩國的學術機構,短期間內無法改善年輕研究者的雇用狀態,以及對翻譯業績的評估辦法,將無法確保與以往一樣,學識淵博的譯者,繼續投身翻譯產業。再者,目前日本的台灣文學研究者多為台灣作家與日本出版社之間的橋梁,假使未來這些出身研究背景的優秀譯者逐漸退出出版圈,那台灣文學勢必失去一個重要的海外版權推廣管道。

為了推動在日本書市的台灣文學持續性的發展,我個人認為日本的台灣文學需要台灣公部門的兩種支援。一來,為了維持譯作品質,希望台灣公部門能夠保障每況愈下的譯者最基本的收入。二來,希望他們與日本相關單位合作,努力開拓更大的台灣文學書市。

據台灣公部門統計,2015 年的出版補助為 242 萬元、2016 年的出版補助為 460 萬元、2017 年的出版補助為 315 萬元,補助金額並不足夠支付所有的譯本出版費用。值得一提的是,台灣公部門曾經提供的是「出版補助」而不是「翻譯補助」。然而,譯者往往要花費更多心思,投入對文本的研究才進行翻譯,但 譯者並不會隨著出版社獲得補助因而得到更高的報酬

資料來源://grants.moc.gov.tw/Web/PointDetail.jsp?Key=35&PY=2019&PT=2464

借鏡韓國:由公部門從上而下推動翻譯事業

對比台灣, 2001 年成立的公益法人韓國文學翻譯院以「透過韓國文學翻譯,促進韓國文學的發展與世界化」為使命,如今在 37 國達成 1500 本以上的翻譯補助。每三個月在網頁上募集試譯,經過單位審查後,正式決定補助作品。補助對象包含譯者與出版社,譯者個人能獲 500 萬韓幣(約 16 萬 台幣)的稿費,直接保障譯者最基本的收入。

除了補助稿費,韓國文學院強烈支援日本國內的教育事業,他們設立翻譯學院及翻譯工作坊等專門的翻譯研究機構,盡全力培養下一代的韓國文學譯者。除此之外,為了推動韓國文學,他們還設立韓國文學翻譯新人獎,鼓勵日本國內的韓國文學譯者。他們的譯者培養計畫已有不少收穫。2015 年,日本的海外文學譯者共同設立「日本翻譯大獎」,該獎表揚國內優秀的翻譯文學作品,鼓勵國內活動的譯者。韓國文學似乎每年都被提名,例如:朴玟奎《卡斯提拉》(2015 年)與金英夏《殺人者的記憶法》(2018 年)都獲大獎,韓江《白》(2019 年)亦被提名到最後候補作。

韓國文學的興起也影響了實體書店,如東京神保町成立韓國的書店咖啡館 CHEKCCORI;不同於東京日本橋剛開幕的誠品書店,他們直接販賣韓文的原文書,店內具 3000本以上的書籍,並與日本出版社合作辦韓國文學的翻譯教室,邀請國內著名譯者,一面享受韓國文學,一面培養下一代的韓國文學譯者。從此可以看出韓國文學院藉由推動翻譯事業,積極向日本推廣韓國文學。台灣若要培養精通台灣文學的優秀譯者,可將韓國在日本推廣韓國文學的經驗作為借鏡。

日本的台灣文學畢竟是邊緣的非主流文學。我個人認為,現在台灣文學的譯者應該努力將作品翻成簡潔平易的文章,讓大眾讀起來容易感到共鳴,才能開拓更大的讀者市場。為了培養這樣的譯者,希望今後台灣官方能提供更適切的經濟補助。台灣文學登上國際舞台的發展成敗上,譯者與公共機構扮演關鍵的角色,然而目前雙方都仍有很大的進步空間。

【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簡介】

2018年,國藝會透過「專題資料庫研究計畫-長篇小說專題」,以專案作品為核心,擴及常態補助之長篇小說作品,進行資料調查徵集、統計分析、研究撰文、影像觀察,追蹤補助作品後續發展和影響,並與國內第一線教育工作者合作,共同創造補助成果延伸運用價值。2019年完成「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建置。

👉👉👉更多資料,可點擊前往點擊前往:【長篇小說專題資料庫

文|倉本知明
生於四國的海灘小鎮。日本立命館大學博士班畢業,專攻比較文學。目前於文藻外語大學講授日本語等課程。兼職寫作與翻譯,致力於台灣文學的譯介,已出版蘇偉貞《沉默之島》、伊格言《零地點》、王聰威《生之靜物》等日譯。另外,亦出版高村光太郎《智惠子抄》中譯。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