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艺文行事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卑南族小说家巴代 谈 台湾小说的外译、机遇与限制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卑南族小说家巴代 谈 台湾小说的外译、机遇与限制

written by 巴代 2020-01-20
【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卑南族小说家巴代 谈 台湾小说的外译、机遇与限制

2009 年 9 月由国家文化艺术基金会(简称国艺会)主办「『新』十年小说论坛」,谈千禧年以后的台湾小说概况。2019 年 11 月刚落幕的「协作时代──台湾长篇小说跨领域论坛」,由国艺会与台湾文学馆联合主办,会议援用「协作」二字,提纲挈领台湾长篇小说的脉动、跨媒介合作与国内外推广。「十年」是回顾及展望的良好时点,台湾长篇小说能多元发展,背后有个重要推手,便是国艺会。故论坛之后,《联合文学》杂志与国艺会联合策划【长篇始动:国艺会与新十年小说】专题,从国际推进、传播形式、教育应用与文学通路四个层面,聚焦近十年长篇小说的发展……

作品通过另一种语文的转译、推广,使不同语种、文化群的读者有机会阅读与理解作家所意欲呈现的文学艺术与核心议题,其重要性不亚于作者直接以英、日、法、德等外文书写作品直接面对世界,且难度更高。然而,以台湾高密度的出版数量,以及我们一直以来自诩为中文文学世界翘楚的创作品质,并没有为台湾文学在世界知名的文学奖占有一定的份额,或者拥有中文世界以外更多的能见度与讨论声量。显见「外译很重要」这个几乎已经是共识的事,即便在部分作家自发性的筹资寻人翻译、出版,以及国家资源透过不同机构与管道投入了不少资源的情况下,其效果或在具体落实上,可能存在一些误区或者应更加着力之处。

按理说,撇开刻意操作的积极企图,作家个人的作品能否推广,除了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市场能不能接受自有其主观与客观的因素,随缘欢喜。但考虑国家资源可能的支援下,我想卑微的,轻松不严谨的嘟嚷叨述自己近几年极少量的「被外译与推广」的经验,来想像国家资源在鼓励创作与外译推广的几个可能。

图片来源: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员会

文学作品 vs. 台湾文化作品

个人最早的外译作品是短篇小说〈姜路〉的日译,由日本「草风馆」株式会社主动征得同意后,在 2004 年翻译几位原住民作家十八篇短篇的小说与散文,并合辑出版《台湾原住民文学选》卷 4:《海ょ山ょ》,由柳本通彦先生主编。另外在 2008 年又翻译 26 篇并合辑出版《台湾原住民文学选》卷 6:《晴乞い祭リ》,由下村作次郎先生主编。个人短篇小说〈沙金胸前的山羊角〉、〈比令的树豆田〉、散文〈母亲的小米田〉、报导文学〈山地眷村〉收录其中。选辑的作品多为原住民作家们在「山海杂志社」发表或参加「山海杂志社」办理的原住民文学奖得奖作品。

根据反映,这些合辑作品在日本出版发行之后,大受台湾研究学者与读者青睐,但并未得到日本文学界的注意。其关键在于,「草风馆」出版的书籍大多是台湾原住民文化研究为主,所以出版 9 卷的《台湾原住民文学选》时,一般仍以出售民族志或台湾原住民文化研究的书店为舖售管道,这个情况一直到 2012 年翻译出版拙作《笛鹳》、《马铁路》时,情况大致没有改变。据说近年拙作《暗礁》与夏曼•蓝波安《天空的眼睛》日译本已经可以在一般文学作品通路较大的书店看得见踪影。2017 年个人随「文讯杂志社」访问日本时,在图书馆发现吴明益、甘耀明等日译作品是摆设在「文学作品区」,与拙作摆设在「台湾文化区」的是不同的对待。

我理解,这是大致跟作者身分译者专长作品题材的直接划分有关系,心里却也难免产生一点点的怪滋味。

个人最早的英译作品大致是以上述的短篇作品为主,分散在各自的合辑中。单一的英译发行本 “Sorceress Diguwan” 是长篇小说《笛鹳》在 2013 年出版的英译本,由 Catherine Hsiao(萧淑菁) 申请台湾文学馆的翻译与出版补助,由 Serenity International 在国内出版发行。目前除了个人出国作为交换礼物,没有在国外上市上架与流通。另外,还有一本拙作长篇小说《白鹿之爱》的捷克文译本 “ Láska bílého jelena” ,是由来台留学的捷克姑娘 Jana Šimonová 申请文化部的翻译与出版补助,2018年在捷克少量出版。

上述看来,个人外译作品还算有点收获,但这其中藏着的一些限制,可以作为推广翻译的参考。

首先,谁来翻译?

翻译经常是再创作的过程,除非原作者就已经是很有名的作家,在外译语种的当地,也颇有阅读群众的慕名与支持,否则,译者的功力、以及他在当地既有的名声地位,通常决定你的外译作品在第一次面对阅读群众的门槛信誉。当前,绝大多数的国内作者,无论自费或是申请补助,能遇到有市场保证的外译者,如同中彩。基于推广因素,被动性的被选择翻译,恐怕是一个常态。 

 

第二,谁来出版销售?

出版是个市场行为,在哪里出版就决定了出版品的行销通路。出版品的跨国行销须要谈判签约机制,国内一般出版社应该没有编制跨语种、跨国出版的部门与资金,这时,经纪公司便是一个不错的机制。借由专业的单位执行授权签约的出版行销,对于推广作家与作品有很大的助益,但通常经纪公司选择的作品与作家一定得考量市场性与作家的未来性、可持续性,不是任何作家与作品有这样的幸运受青睐。有些国外的文学奖甚至要求必须为其国内出版的书籍,在台湾翻译的作品基本上是为了让不同语种的读者阅读,在台湾出版外译作品,所遇到的限制可想而知。

 

第三,申请补助的限制

这一点,基本上也影响了前述两点。公部门的补助款项基本上是有限的,十万二十万对于翻译长篇小说来说,勉强以「稿费」来自我解嘲是可以接受的,但拿来在翻译语种的当地出版恐怕就会遇到困难。拙作《暗礁》在日本出版,让出版社贴了钱,再加上公部门核销的繁琐,也是让译者鱼住悦子女士遭受出版社责难,基于过往对台湾原住民族的传统情谊,后来还是忍痛割肉出版。这些衙门的繁文缛节,那些细琐的,重复再重复的官僚作业,我认为可以再研究改进,金额可以高一点,作业可以再通情达理些。

 

第四,外事单位可以再多做一点

文学是一个国家软实力的一环,好的作品远比烟火、嘉年华式的宣传更深植人心。我们无法左右国外图书市场,也不需要外事人员花大力气作文学的整体推广,但可以针对国内已经外译的作品重点式的布局。除了尽可能在外事馆设置图室摆置中文或当地语种的书籍介绍台湾,图书架特别标示出台湾文学作品的翻译书籍,也可以邀请国内作家讲书。甚至将书本当成致赠礼品的选项,推广文学,这些在外事经费中占不了多少比例的。

上述这些,其实不少识者在不同的社群媒体有过议论与建言,其用心无非是期待更多的国家机构投入、整合并给予足够的资源,或者,大家共同研议找出一套运作模式,可以真正产生实质效益,帮助国内作品向外推广而助益作家、出版社与整体文学环境。也有网民式的不负责任的话语,说写作是极个人的事,没必要浪费国家资源,但我们如果正视文学是国家软实力的重要一环,是被世界更多看见的机遇,是现代国家、民族精神文明内涵的尺度,那么国家资源的挹注是有必要的,公部门在协助的同时限制少一点是有必要的,如何推广外的讨论才是有意义的。

【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简介】

2018年,国艺会透过「专题资料库研究计画-长篇小说专题」,以专案作品为核心,扩及常态补助之长篇小说作品,进行资料调查征集、统计分析、研究撰文、影像观察,追踪补助作品后续发展和影响,并与国内第一线教育工作者合作,共同创造补助成果延伸运用价值。2019年完成「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建置。

👉👉👉更多资料,可点击前往点击前往:【长篇小说专题资料库

文|巴代
巴代,卑南族小说家。作品外译有:英译《笛鹳》,日译《笛鹳》、《马铁路》《暗礁》,捷克译《白鹿之爱》,短篇小说多篇译有英文、德文、蒙古文。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意见

这个网站采用 Akismet 服务减少垃圾留言。进一步了解 Akismet 如何处理网站访客的留言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