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px
Home 新鮮推薦當月精選 【當月精選】2020 東京奧運,是《阿基拉》的預言,抑或《韋駄天》的寓言?

【當月精選】2020 東京奧運,是《阿基拉》的預言,抑或《韋駄天》的寓言?

written by CharMing 2020-01-08
【當月精選】2020 東京奧運,是《阿基拉》的預言,抑或《韋駄天》的寓言?

從確定由東京接下奧運主辦權後,鋪天蓋地的宣傳不禁猜想,1988年導演大友克洋在動畫電影《阿基拉 AKIRA》,除了神預言 2020 東京奧運以外,奧運主場館底下說不定真的暗藏祕密軍事設施,以及可以摧毀新東京的神秘力量。是「預言」還是「詛咒」依舊有待觀察,但是這些以 2020、2021 年的近未來作為故事舞台的導演們,《麻雀放浪記 2020》白石和彌、《啊,荒野》岸善幸、《天氣之子》新海誠,拍出的是日本奧運停辦與 AI 取代人類、爆炸事件不斷下年輕人的迷惘、因極端氣候東京成為一片汪洋,接連透過電影摧毀妄想透過東京奧運創造新的經濟高峰的日本社會。

說到底,奧林匹克運動會在電影人、創作人眼中又是什麼?

「跳吧,游吧,日本女性走向世界的時代來了。」-《韋駄天》第26

2012 年《永遠的三丁目的夕陽 64 年》甫以1964 年東京奧運為故事舞台,隔年日本便宣布東京申奧成功,富士電視台迅速改編《把奧運喚來東京的男人》以日裔美籍企業家和田勇,為了實現在日本舉辦奧運的夢想,在各國奔走、無私奉獻的真實故事。而中間一長段的宣傳空白期直至里約奧運結束後,2017 年《東京妄想女子》第一集開場兩分鐘,三位好姊妹回想著當年宣布 2020 東京奧運時,仍做著七年後帶著老公與孩子一起看奧運的白日夢,沒想到一晃眼距離奧運只剩下三年,她們依舊是單身、未婚的剩女,決定朝著「 2020 東京奧運之前找到另一半絕不孤單一人看奧運」的目標前進。本劇不僅點燃許多單身女性戀愛恐慌,這炬奧運聖火也開始接棒傳遞,在第 96 部 NHK 晨間劇《少女的時代》,描述 1964 東京奧運時期的舉國歡騰,即便是住在茨城縣偏遠鄉下的人們,仍在村內舉辦奧運聖火傳遞的大型活動。而後,日本面臨的卻是 1965 年,奧運經濟失效、工廠倒閉與裁員的不景氣,使得日本政府首度發行戰後第一次建設國債。日本在高唱奧運之美好的同時,《少女的時代》不忘以戲劇為國人打一劑預防針,關於繁榮後可能面臨到的經濟危機。2013 年朝日電視台也曾在《奧運會的贖金》,以1964東京奧運前夕為背景,帶出政府為了奧運趕工視人命如草芥,是風光奧運以外所不見的黑暗面,關於惡劣的勞工環境與城鄉貧富不均。

「我們一定會拿下所有金牌。運動會帶給日本光明,運動能改變國家。 」-《韋駄天》第 30

綜觀以奧運為題的日劇,多數皆圍繞於讚揚 1964 東京奧運的「風光偉業」,尤以日本公共電視台 NHK 製作的單集 SP 日劇,重點已不在劇本的品質,而是貫策「前人種樹、後人乘涼,2020 將再次重寫 1964 東京奧運偉大歷史」的置入宣傳法。改編有殘奧會之父之稱的中村裕醫生的真實故事《熱愛太陽的人:1964 年那天的殘奧會》,描述他如何在對身障者不友善的年代,推廣1964 年東京帕拉林匹克運動會;1964 東京奧運的選手村,300 位廚師如何解決來自世界各地 7000 位選手的「伙食問題」,以美食作為盛情款待的《夢想食堂的料理人:1964東京奧運會選手村的故事》。即將於 2020 年初播出、第 102 部晨間劇《エール》則以寫出1964 東京奧運會開幕式的運動員入場曲《奧林匹克進行曲》的古關裕而為原型,作為2020奧運宣傳最後的衝刺。

透過1964 東京奧運之所以會成功,作為劇本號召,聚焦於小人物對於奧運的貢獻,由上而下地洗腦觀眾,2020 東京奧運將再創高峰,是這些電視人當務之急、為宣傳國家大事而寫的劇集。

「日本就是這樣的國家,政治和運動無法分開,已經是個軍事國家了」-《韋駄天》第 37

偏偏就是有人反其道而行。由NHK大河劇製作的《韋駄天~東京奧運故事~》表面上是為了慶祝2020東京奧運,骨子裡卻偷渡編劇對於「戰爭」的控訴。擅長多條支線並進、時空交錯,有鬼才編劇之稱的宮藤官九郎,以首位代表日本參加奧運的馬拉松之父金栗四三、為日本爭取首次奧運主辦權的田畑政治,兩人的生平事蹟為主軸,輔以「落語之神」古今亭志生作為承上啟下的引言人,講述1912年斯德哥爾摩奧運至1964年東京奧運,日本體育在大環境下與歷史、政治間的興革。作為大河劇時隔33年再度以近現代歷史人物為主角,雖然成功開創嶄新的敘事模式,卻也創下大河劇有史以來最低收視率,只因不敵保守、傳統尤以年長者居多的大河劇觀眾。

或許編劇宮藤官九郎仗著收視率超低、應該沒什麼人看的想法,《韋駄天~東京奧運故事~》很明顯在進入以田畑政治為主角的「第二部」後,故事開始加入「反戰」與「政治」的歷史元素。接連以日本首相犬養毅被刺殺、二二六事件、滿洲事變、1962年雅加達亞運拒絕台灣參賽…等歷史事件反諷,所謂的體育歸體育、政治歸政治只是口號,宮藤官九郎透過一句句「在開槍的國家,舉辦和平的慶典?」、「蘇聯在接收中國東北後對日本人做的事、美國人在登陸沖繩後對日本人做的事,其實就是日本人在中國對中國人做的事。」直指日本二戰前後的罪行。並以時而幽默風趣、時而發人省思的筆鋒下,將日本奧運歷史寫成一部警世寓言。收視率差的原因,無非是少了那些左翼人士觀眾群吧。

「奧運會,奧運會,光是聽到這三個字我們就歡欣雀躍。」-《韋駄天》第 40

宮藤官九郎巧妙地以佛教中擁有飛毛腿的護法天神韋駄天,象徵為了馬拉松而付出一生的金栗四三。而關東大地震之時,金栗四三從老家熊本,運送救援物資到東京的一幕,將「韋駄天為了佛陀而四處奔走、收集與搬運食物」的傳說金栗四三化,關於奧運與運動不只是選手們的盛典,更是激勵人心與振興國家的強大力量。同樣以馬拉松為題的《馬拉松武士》,不僅是「東京2020参画プログラム」由奧運官方認證的參與計畫項目之一,本片由英國導演柏納德羅斯(Bernard Rose)執導,日本史上第一場有紀錄的馬拉松比賽「安政遠足」,連結過去與現代的運動家、武士道精神,可謂意義重大。

一路跑回東京的不只是韋駄天,2020 東京奧運就像聖火隊接力返回東京。而此次火炬手陣容,領跑者為實境戀愛真人秀《雙層公寓:東京 2019-2020》、暖胃暖心的《深夜食堂:東京故事》,不僅將拍攝地拉回「東京」,前者的贊助車輛從過往的小型普通車,三級跳成為豪華轎車 JAGUAR,可見贊助商前哨戰,早已在奧運前悄悄開打。此外,奧運的魅力搭配2020具有跨時代意義的年份,紛紛讓過往的影視作品決定以此做個了斷!曾開創 1973 年日本災難片先驅的經典之作《日本沈沒》,2020將由動畫導演湯淺政明改編成動畫作品;2003 年《半澤直樹》終於得已加倍奉還的續集之作,也將於東京奧運前夕推出;PTT流行語「給開司一罐啤酒」的來源《賭博默示錄》系列將於2020年初迎來最終章。

不管是讚揚日本萬萬歲還是借題發揮,2020東京奧運之於創作者與觀眾而言,都像是日本人吃完飯後合掌說著「ご馳走様でした」,是感謝韋馱天、感謝人們到處奔走的付出。

文|CharMing
用電影看日本,在日本看電影。喜歡用文字型追星族,大過於自稱影評人。不喜歡長話短說,立志透過「CharMing 的投幣式置物櫃」成為日本影視推坑大神。

圖|慢熟

0 comment

You may also like

發表意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